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 堂堂正正正法 安安全全回家

记我的第四次北京之行


【明慧网2001年10月16日】我虽然分别在99年7.22、10.28、非法判研究会成员时,凭自己的正念与丈夫、儿子三次进京护法,但都是被无理强行抓回来的,又感到自己没有真正站出来,心里总觉得自己还应该进京护法。但由于自己的怕心始终没有再走,一直在家做讲清真相的工作。当我看到小同修写的“我们与主佛签下了誓约”的文章时,自己控制不住地失声痛哭起来,就好象自己感受到了当时的一切。但过后还是一直没有下决心走。

最近,当我在网上看一位同修写她的护法经历时,我这次真的动心了。她是二次进京,但也是感到自己没有真正站出来,便再一次进京,却安全返回。当时看到此文章对我触动很大。说来真巧,没几天,一位同修来说:“有一个没进过京的同修要去,想找个伴一起去。”当时心动了一下,也没说自己要去。晚上与丈夫、儿子说:“我决定要进京。”当时我儿子就哭了(他8岁),哭过之后他说:“妈、我给你画张像。”他就画了一张我手举大法条幅的像,并写上“好妈妈,妈妈好棒,妈妈真伟大!哇!”我就问他这“哇”是啥意思?他说:“就是你回来了。”第二天给同修打电话说我也要去。这样我们决定10月4日进京。

4日下午两点多,我们与送我们的同修一起到了某地,到了之后,那位同修买完票送我们进站。当我们往上走时,送我们的同修被警察叫住,让他拿出身份证,这时我们就在警察身边上了电梯,当时我们一点都没动心,感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有惊无险,就这样我们上了进京的列车。一路上我们一直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让出去正法的弟子堂堂正正地正法,当天去当天回,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在我们证实法时,一切邪恶都被定住,一切邪恶都看不见我们。”

到了北京,我们一边走一边看到了警车、警察、便衣。但当时一点怕心都没有,出奇得冷静,我们在天安门前站住,打开横幅向人们喊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喊完,觉得在这做完了一直想在正法中做的事,我们收起条幅就走了。

我们买票时座已经没有了,买的是站票,我当时想,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一切都是最好的,我们一定会有座。在我们检票上车时,我在13号车厢停住,列车员说没座的往后走,我们没走,后来我们真的有了一个座位,这再一次体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在车上,我在旅客留言本上写下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牢记真、善、忍。”就这样我们安全回到家。

我之所以把经过写的详细,就是要告诉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其实我们什么都没做,只要你正念一出,师父法身就会悄然而护,让我们做好正法的事;而如果你稍有一念不正,邪恶就会钻空子,因为那时你就是在求了,就已经在难中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这个宇宙中还有一个理:你自己求的,你想要的别人不愿干涉。”。所以只有心正,师父才能保护我们。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在我回来的第二天早上,我看《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的最后一段说:“弟子们,精进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进程中产生。你们的誓约将成为你们将来的见证。”当时我就哭了,我感受得到那是我本性的一面在激动地流泪。

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同修的帮助,使我了了那千万年的愿,我要勇猛精进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