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六日】我们全家从98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虽没有什么超常体会,但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自从7.22以后,公安几次要我们写“保证书”,要我们说不学了,不炼了,我们全家从不配合邪恶。因为我们知道大法好,师父是来度人的。以前也曾听过很多修炼故事,知道不坚定者修不成。所以对邪恶的一切从不承认,一直是堂堂正正的。师父的大法像、大法书在屋里摆着,谁来都能看见。电视新闻不让炼法轮功,我们就把录音机放最大声听师父讲法。我们悟到不能被邪恶吓倒,让我们家永远有师父的声音。谁在我们面前说法轮大法不好,我们就向他洪法,摆事实,讲道理。警察问我们还炼吗?全家坚定地回答:炼。警察说:我们都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没办法,我们也是上指下派,你们愿意炼就在家炼吧。县里都知道我爸最“顽固”(坚定),全家都炼。

修炼的路是曲折的,同修们都多多少少有过不去的关或悟不到的地方。我们也有悟不到的,比如公安局怕我们上北京,把爸、妈的身份证收走了,而我到了年龄新启的身份证被公安局扣了。那时我们想:收身份证也没用,没有身份证也能上北京。我们虽然知道公安局这么做是不对的,是知法犯法,但是对这件事一直没有重视。

直到2001年9月的一天,我们全家早上起来,打开录音机,听着法轮大法电台9月3日的广播录音。听到一篇同修的心得体会,文章中说的大意是:她因炼法轮功而被公司停职,每月只给一点点的生活费,身份证被扣,她凭着对大法的正信、正悟,要回身份证,重新走上工作岗位。听后我们觉得同修做得好,同时我们对这件事重视起来,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师父在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中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公安局扣我们的身份证就是不对,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们也纵容了邪恶,我们三个人切磋了一会儿,决定马上去要身份证,去正法。纠正一切不正的,同时铲除公安局背后的邪恶因素。我们穿着整洁的衣服,坐车去往公安局。路上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心里坦然,感到有一股很强大的正的力量随着我们一起去除恶。到了公安局,那里的人用惊奇的目光看着我们,因为我们三个人都在胸前戴着光焰无际的法轮功徽章。到了办公室屋里有五、六个人,局长也在。爸爸就问:xx片警在吗?一位警察说不在。局长认得我们,对我们说:你们是一家,全都炼法轮功。我们说是。我们坐下后局长问:找xx有什么事吗?我爸说:xx扣了我女儿的身份证,我们来要回身份证。局长问:要身份证干嘛。我说:身份证是我的,当然得要。妈妈说:你们扣身份证是不对的。法律规定任何人都不能扣身份证,公安局也不可以。坐在一边的警察问:要身份证上北京吗?我们说:没有身份证也能上北京。坐在爸爸对面的干警睁大眼睛看着爸爸胸前的法轮章,大声念着“真、善、忍”。局长说:这三个人全戴着呢!问我们法轮章哪来的。我们说:从开始修炼就有,一直戴着。屋里的人都注视着我们。我们又问xx片警什么时候能回来。坐在床上的干警说:前些天出去旅游把脚扭伤了,正在休假。我们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上班。局长说:半年,伤势严重得一年才能回来。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警察,他以前去我们家的时候看起来很严厉,可今天听我们的来意后,他态度很好地说:身份证应该还给人家。他还主动帮我们找xx片警的手机号,让我们和xx片警联系。就这样聊了一会儿后,我们堂堂正正走出公安局回家了。虽然我的身份证没有拿到手,但公安局的人同意给我们。在公安局谈话时,我们默念师父的口诀,整个屋子被正的力量笼罩着,同时也窒息了邪恶。公安局的人说话态度很好,没有说一句诽谤大法的话。

我们从在家决定去公安局正法,到从公安局走出来,没有一丝的害怕,因为我们是最正的,“怕”是不好的思想与行为,不是正的生命应该有的。是我们应该修去的。我们是大法弟子,是最正的为什么要害怕,为什么怕邪恶,邪恶是渺小的,我藐视它,它不值得让我们去怕,它也不配。师父在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我们真正达到遇事不害怕,站在邪恶的面前不动心,那么我们的正信、正念就会让邪恶害怕,让邪恶胆寒。师父说过很喜欢看小孩儿,因为小孩的一举一动一念都很纯真,而且如果让小孩儿面对邪恶,面对警察他不会害怕,因为他不懂怕,也不知道怕什么,甚至他的思想中根本没有“怕”这个字。如果我们达到这样的话,一定能在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方面做得更好。自从大气候变过来以后我们从没向邪恶低过头,在每次过关时,我们凭着对大法和师父的坚信和自己的正悟还有对自己的自信,我们堂堂正正的走过来了。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中,师父是考验我们的心性,只要我们坚定,一切都是假相,就象窗户纸一样一捅即破,只有真正走过来的才能体悟到。师父在《转法轮》﹙p.332﹚中说过:“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

我还有一个小妹今年11岁,她有时听师父讲法,看大法书,她很贪玩儿,不喜欢炼功,但不管在什么时候,她都说她炼法轮功,是师父的弟子,她消了好多次大业,从来不动摇,对师父,对大法坚信不疑,大人有时说错话,她就用师父的话说他。大气候变过来以后,亲戚、邻居和她的同学、老师都问她还炼吗?她说:法轮大法好,我炼。她有时还和大人一起去送传单、贴标语。真是小大人一样。

她经常被老师叫到办公室问一些法轮功的事,有一次她被校长和主任叫到办公室,屋里有很多老师,她一点也不害怕,向老师们讲清真相,证实大法。主任问:你还炼法轮功吗?她说:炼。主任问: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她说: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主任说:祛病健身有啥好?在一旁的老师说:祛病健身有啥不好?校长问:你家还有谁炼?她说:“我的爸爸、妈妈、姐姐全都炼,我也炼。”校长问:让你在家炼吗?她说:怎么不让炼,公安局允许我们炼。校长吓唬她说:我有一个同学是公安局局长,我给他打电话问问,你们聊聊。她说:行,你打吧!有的老师说:炼法轮功上北京自焚了。她说:那是假的,不是大法弟子。校长还威胁说:上边说了炼就开除。她说:开除就开除。回家后问爸、妈这么说对吗?爸妈告诉她说的对,做的好。我们都为她高兴。这件事学校的老师、同学、学生家长都知道,有的说小孩子都这么坚定,更别说大人了。

还有一次公安局的人到我们家来,小妹坐在窗台上,看见窗台上有一本书,她就慢慢地向书的一边移动,慢慢地拉开窗帘挡着大法书,不让公安局的人看见。局长看出她在干什么,就问她:你家有大法书吗?给我看看。她说:有也不给你。局长问:为什么不给我?她说:给你你就拿走了。公安局的人都笑她。警察对我们说:我们一到这就头痛,那么多炼法轮功的,连小孩都不怕我们。

师父的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是最正的。感到害怕的应该是邪恶,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都积极主动的找对大法有利的工作去做,全身心投入。师父在经文《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说:“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地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我们这儿村、镇、县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大法弟子贴的、喷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不同颜色的小标语。讲清真相的传单老百姓天天可以看到。有时大法条幅几十、上百的在路边的树上飘扬。大法的标语、条幅、传单放射着万丈光芒,使邪恶见了就害怕,不敢靠近。碰到法轮功的事县里的领导说:法轮功遍地都是,我们也管不了。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和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使邪恶没有存留的一点余地。

师父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师父给我们美好的那么多,那么多……而师父只是要我们对大法坚信的一颗心。邪恶最最害怕的也是大法弟子对师父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写了这些我总是不能把当时悟到的心情那种体会写出来。我也想不出用什么语言能够更贴切的形容,我写完后自己看,觉得和我们过关时和悟到的那种心情、那种味道、那种境界、那样壮观、那样伟大相差很大,写出来觉得很浅白。就说这么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