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5日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当天返回


【明慧网2001年9月1日】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后,我心中再次产生了要去北京证实法的念头。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说:“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我曾几次去北京证实法,但是与法的标准还差得很远,做的还太少了,正念一出,势不可挡,我决定再次去天安门打横幅,讲清真相。

8月25日早晨发完正念,我乘车来到了北京,顺利地在金水桥前打开了横幅,喊出了我压在心底的呼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声音高亢响亮。喊完后装起横幅,继续往前走。

走一段被追上来的恶警拦住,翻出横幅,我继续喊:法轮大法好!我坚决不配合邪恶,几个恶警连拉带拽,鞋也被拖掉了,袜子也磨破了,脚后跟被磨出血,裤子也被磨了个洞,就这样我被他们强行拖上警车,在车里它们怕我喊,一个恶警踩着我后背,不让我抬起头来。到了天安门分局,我揭露他们打善良的好人,它们不敢承认。后来他们说:听你的口音是唐山的。我不配合它们,就这样他们误认为我是唐山人,就被带到唐山驻京办事处。他们问我姓名、住址,我拒绝回答,他们让我好好想想,说:你不说我们有的是办法。几分钟后,他们继续问,我还是不回答,心想:决不能让他们邪恶得逞。邪恶终于露出狰狞的嘴脸,一个40多岁的男恶警手里拿着胶皮棒,抡起就打,累得满头大汗,还气急败坏地说:“还没见过你这样的,真是骨头!”又换了一个恶警……我时刻默念师父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我想我不能这样消极承受,念一出,我开始上不来气,邪恶之徒就住手了,一个说拿凉水泼,一个说给口凉水喝,另一个说不行,拿水一泼一会儿就好。就这样他们停止了毒打,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我半躺半坐在地上,默念师父正法口诀。

下午2点左右,大厅里只有一个看电话的,我想我该离开这里了,这不是我待的地方,不能让邪恶继续迫害我,外面还有我要救度的人在等着我,于是发念“我今天一定要出去”。到下午5点钟,他们打开我的手铐,让我站起来(他们怕我被打得不会走路了),又把我叫到屋里写保证,说:“这回也不问你是哪儿的了,也不问你叫什么名,你就写不上天安门来。大法弟子。”我坚决不写,然后有一恶警写好让我按手印,拽我手强行按,我当时心里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拽我手的人手一点劲都没有了,我知道邪恶在另外空间被消灭了!我对它们大声说:“你这是对大法的侮辱!对大法弟子的侮辱!停止变相迫害!”最后邪恶害怕了说:你走吧。我站起来就走,刚下台阶,就听到后边恶警说:站住。我头也不回,心发正念:这回站住的应该是你们。门口就是汽车站,正好有车在等我,我上了车,顺利地回到家。就这样,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当天去当天回。


附上几张照片,这是揭露邪恶江氏集团侵犯人权的铁证。8月25日我去天安门证实法,被天安门分局恶警、膝盖被拖出血,肉皮也掉了一块,裤子也被磨了一个洞,大部分伤是在唐山驻京办被折磨的:脸部被塑料鞋底抽的,胳膊、腿是用胶皮棒打的,脚是被狠踩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