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佳木斯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七日】2000年6月23日下午3点,片警王越仁到单位找我,问我:“还炼法轮功吗?”,我说“炼。”于是他们就以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将我非法关押。同时又到我家非法搜书,抢走师父讲法带、炼功带30余盒及书和法像等,并非法关押我母亲(向家里索要300元钱后一周释放,后又关押49天)。当时家里只剩我16岁的女儿,孩子正要中考。我要求派出所放我回去,但他们却以放弃修炼为条件,我不答应,被送往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送劳教所劳教。

从2000年7月24日到2001年9月11日,我经历了8个月的严管。由于不配合邪恶进行的强制洗脑,不许炼功、不许学法、不能见到家人、不能与被关押的坚定同修见面,长期与外界隔离,大小便在室内,空气极其恶劣,几个月没有户外活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强烈要求见所领导,解除严管,恢复学法炼功,无条件释放。所长以各种借口不见。2001年1月23日下午(大年三十),三大队教导员祝铁红把我们要见所长的十二名大法弟子带到了南楼。没见到所长,却见到二十几名气势汹汹的男干警。大队长刘洪光说:“这是劳教所,不是你们家,你想干啥就干啥,不许学法,不许炼功,不服就严管。”我们十二人被二十几个干警强行铐在床上。第二天又有三名功友被送来上铐。我们被分在三间屋内,轮流坐铁椅子,坐时间最长的达30多小时,一名叫杨玉波的功友坐了三天三夜。手、脚、腿都坐肿了。当一位叫金丽红的功友对他们讲这是迫害时,有一个男干警用棉被堵住了她的嘴。有一个高个子男干警说:“所长是谁都能见的吗?这回好好给你们过个年,好好给你们过个周年。”这一次我们十五人被铐了九天。

三大队对我们进行的迫害说是司法局批准的,可后来才知道他们为了过年好管理,造谣说我们要集体自杀,美其名曰,“为我们安全着想”。

2001年2月因为搜经文,我们集体绝食后又被铐在床上。北京功友张连英再次被送到南二楼严管隔离两个月。

2001年4月干警牟振娟抢大法弟子赵雅贤(62岁)的经文,致使赵的左掌骨骨折。

2001年4月下旬,大法弟子刘淑玲被骗到楼下强行治疗,刘奋力拒绝,教导员祝铁红找来刑事犯把刘按在床上,用毛巾堵嘴,用胶带粘嘴。

2001年5月23日,大法弟子金丽红、王玉红、宋慧清、范希荣被劳教所管理科男干警殴打,坐铁椅子,用电棍电,金丽红被铐约20天,王玉红至今未解除严管。

2001年,大法弟子门小华、安宏被打,坐铁椅子,被电棍电,目前,门小华、安宏仍被严管。

2001年7、8月份,大法弟子严凤华、宋慧清等人被强迫灌肠治疗拉肚,身上被迫害的到处青紫。

以上这些事实是我知道的,不知道的还不知有多少。

虽然有的干警很邪恶,我们还是善意的告诉她们大法真相和善恶必报的天理。可她们有的迷的太深了,甚至扬言不怕下地狱,不怕形神全灭。可怜的生命,像木偶一样被邪恶操纵着,却不知道,也不相信大难就要临头了。

“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 (《再论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