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因参与取缔法轮大法而心力交竭的中共官员


【明慧网2001年10月20日】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有一种梦和你有直接关系,这种梦我们不能把它说成是梦。你的主意识,也就是主元神,在梦中梦到亲人到了跟前;或者确确实实感受到一件事情;看到什么东西或者做了什么事情。那么就是你的主元神真正地在另外空间里做了什么事情,看到了什么事情,……”

官员们:你们知道取缔法轮大法的整体局面和最后的结局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来告诉你们。

[一]取缔大法 自取灭亡

1999年7月22日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给我修炼的心造成疑团,被迷雾笼罩四、五天之后,师父以梦帮我揭开疑团。梦境:

硕大的简易炼功棚里,满满的炼功人整齐地排列着。有的炼功有的学功。我站在刚进门处[我是1998年才正式修炼法轮大法的]。一台高大的机器从外面拐进我们集体炼功棚的大门。机器上电视机形的头,机械地对我们一点一点,示意友好和问候;中间只有一只一米多长铅灰色的铁手臂,机械地一伸一缩来跟我们握手。那只单臂是多么恶心哪!碰到谁就伤到谁。一个大饼子脸形的司机表情分不出是善是恶,身后还有一个隐形指挥者。两个和压路机一样却大出几倍的大碾子直向我们轧来。人们有的被推倒,在大碾子边翻着跟头躲闪不及。司机趁势旋转着开,追压我们。我没有看清人们被伤害得怎样就被挤到了窗口,被迫跨出窗外。很快,偌大炼功场地上没有了人,也没有了空间,那台机器已经零落不堪,独自夹在两面墙里,变成了一堆废品垃圾。司机歪斜地瘫痪在烂铁框里,也奄奄一息了。

醒来,我恍然大悟。迫害大法的全局历历在目——镇压者穷途末路、自取灭亡的结局是那么顺应天意,罪有应得!事实不正是如此吗?罗干一张大饼子脸,伪善的面孔下一只铁爪——“610办公室”,无情地伸向修炼群众,抓到谁就往死里整谁。穷凶极恶、惨无人道。他背后的隐形人能是谁呢?众所周知,不就是那位遇事不敢出头露面、善于装腔作势、制造国家恐怖的江泽民吗?

官员们,你们呢?你们不过是那只铁爪上的五个指头上的几个指甲而已。那指甲是丑陋无比、肮脏无比、恶心无比、罪恶无比、而又可怜无比!在生命的法则中,指甲是残渣败物。瞬间利用一过,就沦落到灭尽的地步。你们感到吃惊吧?师父有言:“正法传,万魔拦,度众生,观念转,败物灭,光明显。”奉劝你们:赶快离开这只灭绝人性的魔爪吧!谁在为你的生命负责?正是你们乱抓乱打、恩将仇报的大法弟子;正是你们疯狂迫害的法轮大法;正是你们抢在手里而有毁掉的《转法轮》;正是你们逼诱乘客上车前踩在脚下的法像上的李洪志师父!

师父讲:“目前所有对大法犯过罪的恶人,在对大法弟子所谓的邪恶考验中没有利用价值了的已经开始遭恶报,从现在开始会大量出现。”“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地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毁灭众生。”(经文《大法坚不可摧》)

回去静心读一遍《转法轮》吧,你明白真相时会痛心疾首地谴责自己的良心、敬重大法弟子、向往法轮大法。那时,我会衷心祝贺你。

[二]高压线上硕果累累

1999年10月始,中国大陆镇压法轮大法高潮迭起,有一天,听说某单位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回来后被拘留、罚款、开除工职。当时生来就胆小的我极度恐慌,不相信有那么多社会主义优越性、古老文明的国度,政府会无故抓人,怀疑是坏人在捣乱。但是,自己的内心却按捺不住要呐喊:不要打法轮大法了!你们搞错了!我们的点点滴滴都至纯至正的,思想道德是高尚的啊!正当我焦躁不安、是非难辨、被恐怖封闭之时,师父又一次以梦开释。梦境:

一棵果树,主干上几个分干。中间正对着主干的分干,根部猛然生高一截,这个分干上所有的枝条都上升到树头上面高空的高压线上,平行向远处延伸。根部先结了几个大果子,接着密密麻麻的红果子依次结在高压线上,还在不断地向前增加,越是后上来的果子越红得耀眼。而其余分干上的果子都自己跃上那个高压线的高枝上了,所剩寥寥无几。

后来得知,每天都有数百、数千、数万名大法弟子走出来进京上访、讲清真相,而迎接他们的是你们的警棍、皮带、狰狞的面孔以及精神病院、劳教所、五花八门的酷刑。这不正是极端高压政策吗?原来,上访根本不是政治斗争,而是一场严峻的正邪斗争考验!利用你们的恶性考验大法弟子,在生死存亡关头是否讲出“法轮大法好”这句真话。师父讲过:“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苦其心志》)。在这种环境里,有人修成正果了!师父讲:“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我为在能否圆满的考验中走过来的大法修炼者祝贺。你们生命不灭的永远以至未来所在的层次,那是你们自己开创的,威德是你们自己修出来的。”(经文《位置》)。他们的果位结在血腥的环境里、结在狰狞的面目下、结在常人无法承受的“高压线”上、结在广袤的天体!

神不跟人斗。所以他们严格按大法的要求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大善大忍之心向你们洪法;以金刚不动之躯抵挡你们的毒害。我知道你们不能否定大法弟子圆满的佛果,因为许多神迹展示给了你们。而那神迹不是显示、不是较量,却是点悟你们:法力无边啊!

一念之差轮回苦。你们能正念,则得度;否则,你们在常人中要捞取的政绩、地位,就与大法弟子圆满的同时牢牢地定位在地狱里了!有师言为证:“众生魔变灾无穷,大法救度乱世中;正邪不分谤天法,十恶之徒等秋风。”(《善恶已明》)。

[三]编演“自焚”做贼心虚

2000年世纪之交,多么伟大的时刻!“精彩”得令人作呕的“天安门焚人剧”,鬼鬼祟祟、遮遮掩掩、不伦不类地在电视屏幕上亮了相。俗话说:“丑媳妇难免见公婆。”这个丑剧蒙骗常人或许有效,拿来蒙修炼的人,岂能得逞?很快师父就借梦将所谓"自焚"的骗局为我揭穿了。梦境:

与一位功友在剧院里看春节联欢节目。有人说另一处高级大剧场里正在演春节最精彩的节目。绝大多数人都纷纷去看了。这个剧场里只剩了很少的人数。

走进剧场大门,原来是一套普通单元房间。不见人。客厅里一张床,床上一张席,席上一床被。我掀起被子,看见席子正中间似乎有一道缝隙,细线一样,围成电视荧光屏形状的封闭曲线。我试着一揭,果然,是个盖子,下面露出只容一人出入的洞口。盖子和席子交接处,席花纹路编的很精细,难以觉察。洞里就是别人所说的高级剧场。我探头看看,极其黑暗、深不可测的偌大地坑剧场!洞口与洞底没有路径,也没有悬梯。功友试着进去了。不过2分钟,值勤的人,一个人踩着另一个人的头搭成人梯,把他顶出来。功友说,他一下去,里边的警察、导演、演员、和整个地坑剧场到处都恐慌起来,好象他对剧场里的一切都有威胁,能使里面的一切报废。警察们惶惑不安地搜查到他,就立即把他强行送出来了。

我完全明白了“天安门自焚”是一场挖空心思的导演;是一次罪大恶极的坑害!导演和演员在黑暗中干着见不得光明的事,在大法弟子面前是无地自容的小丑和可怜虫。

请看,那个洞口不就是电视屏幕吗?自焚的镜头虽然是精心编排,但是怎能瞒过慧眼?被子虽遮盖,一揭露马脚;缝隙虽细微,一揭见分晓。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师父讲:“我告诉大家,如果在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人类将要进入下一步的事,头脑中装了“宇宙大法不好”的这个人、这个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对象,因为他比宇宙中再坏的生命都坏,因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 (《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

那么导演、警察、演员以及剧场为什么都做贼心虚,惧怕大法弟子?因为大法弟子的一句真话,就足以揭穿这台丑剧的老底──自编自演,百孔千疮。一旦真相大白,还有谁会对它津津乐道呢?有的只能是百姓的指责、唾弃、恼怒、痛恨!导演一败涂地、警察劳而无功、演员无地自容,整个高级剧场──电视台不就自惭形秽了吗?国家政府不就无地自容了吗?为何一位大法弟子就威力如此之大?师父有言:“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 (《也三言两语》)

不必再绞尽脑汁了,官员们和新闻媒体,哄小孩的把戏弄穿台多了,政府的威信就荡然无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