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实况


【明慧网2001年10月24日】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的伊春大法学员程秀春只因炼功被管教科徐恒基(科长)拳打脚踢,将胸骨踢成骨折,到医院去看。大夫一看是炼法轮功的,就把左胸写成右胸,写上什么“未见异常”。回来后程秀春让好几个干警摸支出来的骨头。

一次集体炼功,恶警徐恒基打大法学员李日秀,把电棍当场打坏;恶警徐恒基还用脚踢大法学员林秀茹,致使其当时发出惨叫。恶警徐恒基当着二十多位大法学员的面说:“中央有文件、有指标,打死一个二个无所谓,算自杀。”并说大法学员吴玉丽是带头的,打其大嘴巴并罚坐地砖3个多小时,罚大家在地上坐一天,大法学员半夜起来摸身体还冰凉的。以上是发生2000年4月份的事,天气还非常冷。

2000年3月23日,大法学员认为把法轮功定X教是千古奇冤,我们被判劳教也是冤枉,但我们师父告诉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所以大家以绝食抗议迫害,在绝食第五天开始被灌浓盐水。哈尔滨尚志县大法学员孟庆敏已经非常虚弱,被强制灌食时,管理科恶警于大龙的拳头雨头般朝头部打来,当场被打昏死过去。恶警一看事不好要出人命,送到医院抢救,两个多小时以后大法学员孟庆敏才苏醒过来。七台河大法学员张丽萍只因不吃饭,用电棍将其脸部电无数次,满脸起大泡。南岔大法学员任淑贤,一顿饭的功夫竟被恶警察用电棍电4次,打嘴巴,用手提两腮,使肉离骨,半个多月后还疼肿。恶警还说看不出这弱女子真抗打。有一次南岔大法学员时秀珍只因炼功被恶警孙丽敏拳打脚踢电棍痛打一顿。横头山大法学员高庆华,只因炼功被恶警蒋佳南痛打一顿。双鸭山郭洪霞因绝食弄到卫生所不由分说按住后连打九针。

双鸭山大法学员王鹤、伊春郑洪年只因绝食被铐在床上半个月不让动,郑洪军和其他五个人因绝食插鼻管72小时,绑在床上不给被盖,大小便只好便在裤子里。张丽平等4人因拒绝灌浓盐水,被强行灌,她们只好撞墙抗议迫害,但恶警照灌不误。大法学员王玉红大法书被搜,她说人在书在奋力抗争,被绑在床上近半个月,手铐在床头。七中队张小丹队长打大法学员姚远大嘴巴十多个,还多次打其他学员。郑队长打大法学员张岩大嘴巴(因绝食)。在许桂华有病期间,恶警周佳惠将其绑在铁椅子上一天。

恶警周佳惠利用小卖店搜刮大量大法学员钱财,比如:大法学员任淑贤100元交给她,自己记帐只花了60元左右,应该找回约40元,可到算帐时不但没找回,说还欠她30多元。象这类例子几乎80%以上的大法学员都经历过,你只要说我没买那么多东西就会招来一顿大骂。

恶警宫春波打大法学员是家常便饭,因她是严管队队长,她中队几乎都是坚定的大法学员,要炼功就挨打,她几乎天天打学员。

绝食期间管理科恶警于大龙打大法学员的次数最多,揪头、拳击头部,并且用老虎棒把双鸭山一位大法学员宋修云的胳膊打成骨折,因当时没医治,现已残疾(骨头弯曲)。南岔大法学员付丽华也挨打多次。

能够从佳木斯劳教所出来的人,好比走出了鬼门关一样!希望全国乃至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她们是最善良的好人,善恶必报是天理,法轮大法平反昭雪的不会长久,希望每一人都在这次正法中摆放好自己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