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妹妹的一封信:我在正法中的修炼过程

【明慧网2001年10月24日】

妹夫,妹妹:

你们好。

以前你来信叫我把我们的修炼故事讲给你们,你们有机会也把你们的修炼故事捎回来,咱们互相切磋,切磋,共同提高。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那真是铺天盖地,乌烟瘴气的。当时就觉得不让修炼,不如死掉。七月二十二日早五点左右,我们炼功点的人都到市政府,其他炼功点也都去了好多人,当然公安是不让去的。警察就往外拖大法弟子,一直到8:30后才平息。第二天早上,我们继续到炼功点炼功,有15人被抓到派出所,其中有我。后被集中到辖区办事处,有上百人,谁写保证就放谁。最后就剩下我们4人,有的送派出所,有的单位领走。我是被单位带走的,我还是不写保证。最后没办法,单位的人说:你先回去考虑考虑。就这样在晚上快9点了,才放我回家。紧接着以后二三天,单位居委会来人到我家继续做工作,他们提出电视放的假象的几个事例,我就把师父怎么讲的说给他们听,他们听后说有道理。有道理,我就不能签你那个字。当时我心想: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你摸过的东西都会留下能量,都是闪闪发光的。”你那个保证(他们提前打印好了的)上黑糊糊的,我这个名字能签在你那上面?笑话!他们没办法,一批批地都走了。

后来的日子也是挺艰难的,我们只能在家学法炼功,只有几个坚定的功友有时在一起切磋切磋,相互鼓励要以法为师,坚定信心。后来我们几个都悟到应该去北京正法。而且师父又明显点悟我:“挖掉人心,心证。”在梦中就知道是:挖掉所有的常人之心(执著),用心身去证实大法好。就这样我从99年12月第一次去北京证实法到2000年12月共七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好,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事。其间共被拘留六次,多则一个月,少则2天,只要放出来都主动做大法工作,讲清真相,悟到该去北京,说走就走。就这样来来回回的参与正法修炼,不断提高。7月份又开始做大法资料工作,同时向世人讲清真相。做着我们应该做的事。

再给你们讲讲我在护法证法中真正体悟到大法的威力,真正体悟到师父在《排除干扰》经文中讲的:“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这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也不是对常人而做的。”

记得在九九年十二月的一个下午准备要在我家开个法会,有外地的4名功友参加,加上本地的功友共30人。后知道由于有个学员修口不好,露出有长春学员参加。公安局接到的消息是:长春大法弟子在该辖区活动。区公安局分管法轮功的局长就在我们辖区派出所坐镇现场指挥。先是片警,再是公安局一科副科长,正科长,不断地到我家干扰,从下午1:30到4:30,敲门声,电话声不断。我一直没让他们进家。后来我索性把门锁上,下楼去了,他们没办法也只好下楼了。事后,局长命令派出所所长叫我小儿子回来开门,我说:“儿子,你如果上楼开门,我就撞死在一楼。”他们听后都没敢动。这时公安一科科长说:看样子怎么说你是不让我们进屋看看了,那我们就走正道。说完就开车走了。当时我知道他们所谓走正道肯定是回去开搜查证。我马上回家跟大家说大家要有个准备,这时大家一致认为马上离开冲出去,我说大家先穿好鞋,在家先等五分钟,我先下去缠住警察,你们再下去。一切都是在师父的保护之中,等我下去一看,刚巧就一个片警在场,就是这么安排的。我把片警引到面朝北,背着楼梯口,我再给他弘法,他无意中一转脸,发现好多人从楼上下来了,就急了,想过去抓人,这时我一只手把着他的肩膀,一只手拉住他的手,我说你不要管这事。我们两人就拉锯式的来回拉,他就是挣脱不了我的手,就这样大家在他的眼皮底下安全地离开了。就只有一个学员被片警一手抓住不放。后来知道是她修口不好。她自己悟到该她承受。看大家都走了,我才松开我的手。这样我和另一学员就被抓到派出所了。局长,所长,两个儿子轮番跟我谈。局长说这是七二○以来最大一次非法聚会。我只是给他们洪法,告诉他们“你们是错误的”,最后法警又录口供,问到底有多少人?我说就我和老王两人。法警说:“要不抓住老王是不是就你自己呀?”我说:对呀!他说他看见了好多人,我说:你敢说好多人?他说:你为什么不说?我说:我为什么要出卖大法弟子?杀我头也不说!就这样把我们关了一晚上一天,就把我们给放了。这次法会给我提高很大,也是人人显真性的好机会,真是难得。

再一次是2000年4月去北京正法,在天安门广场升国旗的地方炼功,被抓回来拘留1个月,在这一个月里,大法显神威,我带的手铐自动开过七次。

六月,我们去外地做大法工作,我和小张两人,不知叫谁举报了,加上本地的十几个人都被抓到当地派出所。开始我们不报姓名,他们就打我,打得可够狠的,我差一点失去生命。当地政保科王科长和派出所所长又把我的法轮章抢走。我说他比我的生命都重要。他们揪着我的头发转,往水泥地上摔,把我拖倒在地,用脚踩着我的右侧太阳穴部位,使劲搓,致使我右眼周围当时都发青。他们嘴里还在恶狠狠地说:看你生命重要还是这个东西(指法轮章)重要。我当时心里一直在背师父《洪吟》中写的《真修》:“心存真善忍,法轮大法成,时时修心性,圆满妙无穷”。嘴上只是说“还我法轮章”。他们没办法把法轮章又拿回来了。后来他们听说我儿子在公安局工作,把我打成这样不敢放我回去拘留,只好在当地拘留15天。他们发现我又把法轮章带在胸前,就这样我用生命保护了我的法轮章。同年七月,我们又踏上去北京正法的路,在天安门广场升国旗的地方,打出我们自做的横幅:还我师父清白。被抓上警车拉到天安门广场分局后院。每次都是抓到这个地方,大法弟子都是高声背诵《论语》,《洪吟》,一会就有200多人左右,由于大家都不报姓名,住址,不吃饭,他们就开始往北京郊区看守所分,我被送到北京市朝阳区拘留所,到那里我们仍然不报姓名,住址,不吃饭,警察问:你们为什么不报姓名,住址?我说:第一、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不想单位,家庭被警察找麻烦。第二、师父说我们就是大道无形,“没有任何记名册,张老三啊,李老四啊都没有;你是谁啊,多大年龄啊,在哪住啊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再说了你们在天安门广场抓我的时候,并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抓我就因为我是大法弟子。他又问为什么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我说我们法轮功是上访无门,上告无路,逼的我们没办法只好到天安门来说句公道话,用自身来证实大法好。大法受着万古奇冤。警察说:噢,找不到说理的地方所以到天安门。我说:你说的太对了。就这样我一直也没报姓名,地址,绝食,被关到第四天时,我听北京大法弟子说可能七月十九日天安门有大型活动。我当时想,我能参加就好了。这样在傍晚把我和上海一个学员放了。后来我觉得可能就是那一念起了作用。由于当时天色已晚,警察都下班了。扣的东西也没法要出来。我们就在看守所的门口待了一晚,刚好给门口站岗的保安洪法。第二天早上,我想我们是修炼人,在哪都得炼功,我们就在看守所门外炼功,上班的警察看到了问保安怎么在这里炼功?后被警察叫进去,说再炼给你们抓里边,胆大还敢在这里炼功,拿东西赶快走吧。

七月十九日我们又去了天安门广场,结果没看到象有什么活动的样子,后来我想在天安门广场我几次来也炼功了,也打横幅了,是不是该上城楼了。我想:天安门,天安的门,我们不上谁上,于是我们就上了天安门城楼上开始炼功。我们炼了一会就被警察带走了。带到天安门广场分局后院,我们还是不报姓名,住址,绝食。这回又给我送到北京市延庆县看守所,这里的警察特别凶,很多大法弟子都挨打。后因马上到七月二十二日了,他们怕来护法的人多,就把北京所有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分流到其它省市,我被分到河北省某看守所。这里的警察还不错,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是全国先进,我们这里不打人。北京打人,他们说是“心脏”坏了。

在这里又关了几天后我被放了出来。回来以后,就又投入到向人们洪法讲清真相的洪流之中,后又做大法资料工作,整天忙的一点多余的时间都没有,还要抓紧时间学法。

在十二月听说印材料的机器有点小故障,这几天没资料,我们就插空上了北京,四人同时打出横幅: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又同时从心底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此呼喊震动了天地和世人,也喊出了我们压抑很久的心声。但邪恶的警察还是把我们几个都抓到了天安门广场分局后院。里面关满了大法弟子,大家同声背诵《论语》,《洪吟》,齐声高喊我们共同的心里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窒息邪恶!”真是震动人心。后又把我分到北京平谷县看守所,这次可能由于急于回来做大法资料工作,一有执著,邪恶就来钻空子。这时警察说:你看那里关着的不报姓名的现在都一周了也不放,你要报姓名,在我们这里关1-2天就放了。我心里在考虑这个问题,不知怎的就报了姓名,第二天驻京办说警察来接我,当时我知道上当受骗了。接回去一定判劳教(因以前公安局长说:北京也去了,在外炼功也炼了,在外地作大法工作还关了十五天,非法聚集(指开法会)也干了,如果再上北京回来就得劳教)。我知道这次没做好。我不想走,心里想还得到天安门去正法。两个警察硬把我给拖出来了。后来驻京警察又好言说认识我的儿子,说你儿子叫我好好照顾你,劝我跟他回去,不要把事想的那么坏,也可能有转机,一路上我给他洪法,看来他还不太反对法轮功,就是有些事不理解。我一一给他讲明。到北京后,他在打电话联系,这时有个机会我可以跑,但当时我想跟他说一声,我看他不是那么太坏,我说你放了我,也是功德无量的,他说不行,那我的饭碗就丢了。人的一点私利还是占了第一位,这样到了驻京办,我就打电话给儿子,结果证实,儿子并没有对他说什么,儿子说:“你不是不报姓名吗?这下回来非要劳教。”我说:“我对不起师父。”后来警察问我还跑不跑走了。我说:“跑,修炼人有一念说跑就跑了。”警察说:“那对不起大姨,今晚要把你铐在桌子腿上。”我说:“你以为你能铐住我?在看守所我的手铐开过七次。”他说:是真的吗?我说:打电话回去问问。后来几个人吓得不敢睡,最后我看他们来回溜达,我说:那你们还是把我铐起来吧,否则今晚你们又不用睡了。他们说不铐,不铐。我炼了一会静功,躺下后心想:师父啊,我不怕劳教,那个罪我能受了,但是就是时间陪不起,别说两年,就两个月,两天我都陪不起,好多大法工作等着我,好多功友等着我。又一想,跑吧,也不行,东躲西藏的也不方便,在这样情况下睡着了,傍晚做了一个梦:单位叫我到佳木斯出差……第二天早晨起床后不知是什么意思。我当时准备看准时机就跑。上午九点多钟,我说另一个功友,咱们一起背法吧,她说她不会背,她第一次出来。我说:“那我背给你听。”开始背《论语》,背了一遍以后,她说大姨再背一遍。我又开始背第二遍。还没背完时那个看我们的人睡着了,我就把我的包(原来在警察的视线内)拿过来,棉包袱拿过来,后发现外面还有一个服务员。我心想这个人在这也不行,这时见她拿暖瓶装水,又到房间了。这时我很顺利地走了一条又快又近的路。(因前一天晚上,有两个人上楼,一人问另一个,你怎么从这里上来了?那人说这是内部职工走的路,又快又近,想想这都不是偶然的,能叫我听见),很快到了大厅,开门就是大街,就这样很轻松地跑掉了。几经周折我到天津坐上火车,到火车站一看还真是佳木斯到我家乡的火车,顺利地回家,继续投入洪法讲清真象的工作中。真是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之中,就看自己怎么悟,怎么做了。

以上是我在正法中修炼的过程,只能简单地说说,等有机会我再详细讲给你们听。

大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