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布鲁赛尔SOS步行回顾(译文)


【明慧网2001年10月25日】从十月八日至十月十七日,我们进行了从阿姆斯特丹至布鲁赛尔紧急救援步行。总共有四名步行者。其中两位分别来自荷兰和爱尔兰的学员走完了全程。另外一个荷兰弟子和一个爱尔兰弟子,分别完成部分行程。

出发前,我们准备好了新闻声明和给市长的信。但是因为细节没有计划好导致了后来的一些干扰和问题。

活动于十月八日在阿姆斯特丹开始。我们得到了洪法和会见媒体的许可。这给了我们一个及时的机会,向包括很多中国人在内的人们讲清真相。我们也让人们知道这次步行,他们提供了支持。一个记者采访了我们,她还拍了很多照片,同时学员们向她详细介绍了迫害真相。

大约3点,六个学员开始了这次步行。我们接到了另一位记者的电话。他问是否能和我们一块儿步行一小时,并拍一些照片。他和我们同行超过3小时,拍了几十张照片。学员们再一次详细地阐明真相。当我们步行时,另一位爱尔兰学员接受了电话采访。在这期间,我们只有两面横幅,没有一面是关于我们的紧急救援步行。

第二天,我们到达乌德勒兹。在去市长办公室的路上,我们遇到了一名记者。他给我们拍照。我们让他知道这场迫害,并给了他一些真相资料。我们正好及时赶到市长办公室,见到了市长秘书。我们递交了给市长的信,并送给市长一些资料,以及荷兰文的《转法轮》和《法轮功》。

那天晚上,我们做了两个关于紧急救援步行的牌子,一个是英语,一个是荷兰语。我们后来做了一个法语的牌子。

这些牌子使我们步行的目的对路人和路过的汽车来说更加明确,更好地起到了讲清真相的作用。我们最大限度地利用它们,有时我们转过身去,以便近处的路过者能看见。两家不同报社的记者偶然地看到我们行进中举着的横幅便采访了我们。更多的行人和过往的车辆因看到我们的横幅,向我们表示了他们的支持。另外,我们也接受了一个因特网报纸的采访。

有一次,一个骑车的人拿走了一张传单。后来,当我们坐下休息时,那个人带了一些食物和饮料回来。我们告诉他这场迫害,他深表同情。

在这段时间,我们发出很多传单。而且很多人被我们的精神和决心所打动。在第一周的周末,我们参加了鹿特丹的集体活动,并接受了一个记者的采访。三个学员和记者做了详细的交谈。我们告诉他,修炼者通过按照“真善忍”的原则生活从而拥有力量,以此向他介绍大法,讲清真相,证实大法。

集体炼功后,我们在晚上从海牙出发开始步行。但是,超过六小时后,我们只离开海牙九公里。我们花了四个多小时转圈子!当我们靠近一个附近的火车站时,我们遇到了三个大学生。他们跑向我们,并问我们在干什么。我们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什么,并让他们知道这场迫害。他们中的一个说了“我敬佩你们”好几次。我们这时才明白我们“迷路”是为了与这些年轻人结缘。

随后的那天,我们遇到了一些十几岁的孩子。我们又一次讲清真相。他们表示了同情和支持,并且高兴地签了呼吁释放赵明的请愿信。我们也拜访了鹿特丹的一个无线电台,他们表示将在第二天的新闻中报导我们的步行。

在从布瑞达至安特卫普的旅途中,我们再一次遇见了给我们拍照的记者。我们有几次机会向警察讲真相。我们利用每一个机会告诉人们我们在干什么。有一次我们在高速公路上步行,因为我们认为高速公路是最近的路。不久,一辆警车停在我们身边。警察告诉我们,按照规定,在高速公路上步行是要罚款的。但是,鉴于我们步行的理由是好的,他们决定不罚我们的款,作为他们对法轮功的“捐款”。一个学员马上悟到“修炼无捷径”。

在安特卫普,我们再一次会见了媒体,和市长助理。当我们向市中心走去时,很多人好奇地看着我们。他们好像在等待我们的到来。传单飞快地发出去。

因为我们步行的步伐较缓慢,大多数时候我们落后于我们的步行计划。但是从另一方面,这给了我们一个机会使我们能发出更多的传单,以及和更多的人交谈。

在布鲁赛尔,我们见到了正在欧洲紧急救援步行的美国学员。听了他们的计划,我们意识到我们应该计划得更充分些,也许因为我们忽视了一些细节,使一些有缘人没有机会在这次活动中听到大法。

通过和其它国家的步行者交流经验,我们强烈地意识到很多缺点,同时感到我们应该在正法的洪流中更加勇猛精进。 我们到达布鲁赛尔的那天,一个学员听到了另外空间的大法音乐“普度”。我们感谢师父为我们安排了如此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