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血腥的罪恶 明天接受严惩的铁证

记山东莱芜钢铁集团的邪恶势力


【明慧网2001年10月25日】自4.25万人上访以来,政治流氓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借政府之名对全国法轮功修炼者进行疯狂的镇压,其各地爪牙们大打出手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山东莱芜钢铁集团(以下简称“莱钢”)的邪恶之徒们也暴露出了其狰狞的面孔。

师父在《我的一点声明》中说:“中国法轮功只是个群众性炼功活动,没有什么组织,更没有任何政治目的。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反对政府的活动。”事实确实如此。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健康了身体,净化了思想,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在单位里不计名利、兢兢业业;在家里孝敬父母、尊老爱幼、与亲邻和睦相处。师父在《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中还说“可是大家确确实实在真正地做好人,你说我是邪的,你不在伤了大家的心吗?你这个地方不讲理,讲不清楚,那么我们就向中央领导去讲,做法上没有错!”

然而莱钢首恶姜开文(莱钢党委书记)及张文德(莱钢副总经理)、张灿国(610办公室负责人)、朱立新(银山公安局局长)、刘培胜(银山公安局副局长)、丁强(南岭派出所长)、焦玉其(莱钢政保科科长)等邪恶积极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采用残酷流氓手段穷凶极恶地迫害大法修炼者。

99年4.25后大法学员晨炼时他们把130车开进炼功点,高分贝放着魔性音乐干扰炼功,又是泼水,又是挖坑栽树破坏我们的炼功场地,并且每天尾随晨炼者所谓记考勤,出勤最多者迫害最重。面对铺天地的邪恶,大法修炼者仍按照师父的要求,以大忍大善之心向各级领导反映我们的实际情况、弘扬大法,但他们仍执意迫害。在这种万般无奈的情况下,7月20日莱钢70余名大法弟子走上了去省城上访的路。接下来迫害迅速升级,上访人员全部被抓回。原莱钢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王德贤父子被抓回后又被非法判为监视居住,不准回家,在莱钢客房部被非法隔离关押一个多月,期间由公安和单位数人共同看管,门窗钉死、空气污浊,每天十几小时的大音量播放电视中诬蔑大法的报道,采用车轮战似地不让睡觉等等精神折磨法逼迫王德贤父子背离大法。迫害期间莱钢公安处亓建华曾说过:“上头有指示,不管用什麽法,只要能逼得他们写出保证书就行。”多邪恶呀!对其他坚修大法的学员同样逼迫写“三书”、揭批材料、上电视,大有天塌之势。邪恶之徒们曾逼迫一女学员上电视攻击大法,这位女学员哭着说:“你们要叫我上电视,我就跳楼。”

由于邪恶的迫害不断升级,99年12月底莱钢38名大法弟子被迫踏上了进京上访的路,向中央领导反映我们的真实情况,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我们修炼宇宙大法没有错。其实莱钢在北京专门设了办事机构,派遣恶人焦玉其、孙东升等人天天在天安门转悠,堵截上访大法弟子。对此次上访的大法弟子,被各单位分别派人单间看管,时间最长达半年之久,期间“看护人员”的“看护工资”、住宿费全部逼迫大法弟子承担,强行逼迫大法弟子放弃大法修炼,胁迫大法弟子的家属交纳5000元保证金,声称如下次再上访那么这些钱就充公,其实这些钱都被公安内部私分。此次受迫害的有6人,全部被停发工资,其余的停发工资只发200余元的生活费,并再次被逼迫写保证书。有一女大法弟子因拒绝写保证书,拘留期满后仍不准回家,被继续非法关押在莱钢刑警队。同时被关押的还有一男大法弟子。在巡警110值班室里没有床铺,从早坐到晚,夜里在破沙发上靠一会还不准俩人说话,每天只有两个约二三两重的馒头和半份菜,却要交十元钱。男大法弟子被饿的头晕眼花、脸色发青、皮包骨头,其父都不忍与其相见。更有甚者,恶警们规定每天只准上三次厕所,致使女大法弟子两腿浮肿、肛裂便血,由于长达三四个月的折磨,留下的后遗症至今未愈。但是这两位大法弟子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也得到了外面大法弟子的紧急救助。莱钢大法弟子联名紧急呼吁,要求总厂立即停止对他们二人的非人折磨,信中说:“如果不立即停止对他们的迫害,莱钢大法弟子将再次进京上访,向中央讨公道。”此信被恶人焦玉其扣下了,在非法的迫害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2000年5月初,莱钢近40名大法弟子又一次进京上访。对此次上访的大法弟子,邪恶公安冷冻、张杜坤、李丽大打出手,疯狂的大打大法弟子的脸,有一女大法弟子被打了四十多巴掌,脸肿的变了形。他们对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搜身,抢走大量的现金和大法书籍。公安李丽将所有女大法弟子的衣服强迫扒光进行毫无人性的野蛮搜身,逼迫此女大法弟子在众目睽睽的审讯室赤身裸体地站了一个多小时,邪恶公安冷冻、张杜坤也强迫扒下男大法弟子的衣服进行搜身。一女大法弟子被邪恶之徒用棍子狠揍双腿及臀部,女大法弟子发出一念:“我是修宇宙大法的,怎能被邪恶之徒如此凌辱。”她一头撞向了墙壁,嘭地一声响,她的身体倒下了,邪恶胆怯了,立即将此大法弟子送回了家。其余的大法弟子被关在各厂的民警队,然而大法弟子坚修大法的心金刚不动,坚决不向邪恶妥协、不向邪恶低头、不配合邪恶,集体绝食抗议,被关押在巡警队的两大法弟子也绝食抗议,最终全体大法弟子战胜了邪恶堂堂正正地回了家。其中一大法弟子从进京到被拘留、绝食前后9天最终战胜邪恶后回家,此后邪恶还是不放过对该大法弟子的干扰,又先后三次对其进行非法关押,但该大法弟子以绝食方式拒不配合邪恶,并对邪恶说:“对我的不敬就是对大法的不敬,如果我的行为能使你清醒的话,死而无怨。”说完一头向墙撞去,邪恶胆寒,随即放该大法弟子回家。

2000年7月6日,邪恶势力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他们采用封闭式的强化“洗脑班”,原准备办三期。第一批9人被关在烧结厂旧办公楼,大家集体绝食拒不写保证。总厂书记姜开文等层层领导多次到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做洗脑工作,都被大法弟子们义正词严地驳回了。虽然邪恶们采用了打针和强行灌食、强制住医院等邪恶的手段,但大法弟子们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绝食35天后全部被无条件释放。后两期“洗脑班”也宣告破产,邪恶不得不承认自己又一次失败了。这期间一男大法弟子一直大量便血,裤子经常被浸透,邪恶仍不放人。

面对绝食到人体极限的大法弟子,邪恶的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焦玉其暴怒:你们别想死在这里,等你们饿的只剩一口气,就抬你们家去,要死就死在你们家里。由于大法弟子王德贤一家8口人有7口人修炼,王德贤又是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受迫害最严重。王德贤所在的单位莱钢接待处分管保卫的恶人孙东生,伙同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焦玉其,带领数名全副武装的巡警,在光天化日之下,非法闯入王德贤的家中将其父子绑架,随即失踪,谁也不只他父子俩去了哪儿?抓走时五花大绑,像扔麻袋一样被扔上车。当时王勇身上只穿着裤衩和一双拖鞋,衣服都没让他穿,围观的群众被惊得目瞪口呆。过了两个月以后,才被告知已被非法判劳教,关押在王村。

由于大法弟子坚决不向邪恶低头,2001年2月21日,邪恶又开始策划恶毒的阴谋。他们在莱钢宾馆租下了房间,关了被他们从家中抓走的大法弟子,单人单间。邪恶又专从王村招来7个邪悟者。每天4~5个邪悟者围攻一个大法弟子,车轮战式的不让睡觉。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就被送去劳教。有个别大法弟子由于没放下执著被迫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事后痛悔不已,重新声明自己在邪恶的迫害过程中,由于自己神智不清而所对大法做出的一切不利的言行一律作废。5月中旬邪恶更加穷凶极恶,一次抓走7名大法弟子送到王村劳教所进行迫害,不放弃修炼大法者就被劳教,前后几次共抓走13名大法弟子。在王村采用的手段更加残酷,用电棍电、用迷魂药、不让睡觉等手段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一女大法弟子血压高达200汞柱,王村怕出人命,要莱钢把人接回,莱钢邪恶之徒们拒不接人,留在王村继续摧残。

在此次迫害中另有9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邪恶之徒们四处追捕他们,据说为追捕一女大法弟子,邪恶之徒们已挥霍资金十几万元。几个月来,莱钢不断加大力度追捕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他们采用蹲坑、监视等手段骚扰大法弟子的亲属。邪恶从下属单位抽调炼铁厂保卫科李文龙、烧结厂保卫科聂力华、医院保卫科的苏海卫及接待处的孙东升等组成一专职追捕小组,对一男大法弟子追捕到其子女的学校盯梢数天,对一女大法弟子追到其亲戚所在的县城盯梢数天,还阴险的换了车牌,被其亲戚识破上前质问,邪恶极力掩饰自己,掩盖其丑行。还有一女大法弟子,在其父病故期间,莱钢邪恶派人到其父所在的单位,与该厂保卫科相勾结。在其父家门口埋伏了两名的保安,等待该大法弟子奔丧时进行抓捕,后又尾随至火葬场,被职工发现,这一丑恶的行径激怒了该厂的干部职工和家属。他们质问这些邪恶:“你没有爹吗?”在众怒之下,莱钢的邪恶之徒们灰溜溜的走了,这位功友说:“我有一个上高三的儿子,饮食起居无人照管,我很想回家,可是他们逼得我无法回家,老父命归黄泉被逼得不能去送终。到底是谁没有人情、没有人味呢?”

莱钢的邪恶之徒自充当流氓的邪恶之徒江泽民的帮凶以来,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中有15人被送往王村劳教所进行迫害,11人被除名,30多人被分别开除厂籍、留厂察看,停发退休金,上班不给发工资。现仍有6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他们只不过是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对“真、善、忍”的追求,就遭到如此的迫害,但是面对残酷的迫害,他们真正按照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严格要求着自己,无怨无恨的承受着这一切,这是在当今社会任何一个团体所无法做到的。这是洪大的佛法再造生命在人间的伟大体现。

但是邪恶的江泽民疯狂的叫嚣:“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我们既为江贼的恶毒感到愤懑,又为其邪恶的逻辑感到荒谬。“打死算白死”这只能是江贼与其帮凶们在自欺欺人,“善恶必报”的天理谁也躲不过,文革中那些穷凶极恶的疯狂迫害老干部的衷心“追随者”们,最后不还是被分成“三等人”得到了各自应有的惩罚了吗?莱钢烧结厂的保卫科长刘永路由于积极充当江泽民的帮凶,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于2000年11月10日被货车撞死在大门口,而肇事司机说根本就没有看到门口有人。

在道德急剧败坏的时代,李老师又一次将伟大的佛法洪传人类,面对宇宙大法每个生命今天对大法所做的一切,体现了每个人最真实的品性,从而就决定了自己将来所应该得到的位置。

“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

“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们面前。”(《再论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