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罗流氓政治集团逼得我有家不能回


【明慧网2001年10月25日】我是哈尔滨法轮大法弟子,今年60岁。自九九年七月以后,邪恶的江罗流氓政治集团对法轮大法进行栽赃陷害、编造谎言、欺骗蒙蔽世人,对法轮功的修炼者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和镇压,在全国到处是白色恐怖,对我们这些善良的法轮功修炼群众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和虐杀。使千百万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我们就是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死也不放弃“真、善、忍”,邪恶不论使用什么招数也休想动我们对大法坚定的心。

我在教育部门工作,我被区教委骗去送进他们组织的“洗脑班”。他们一看毫无效果,两周后送我回学校把我软禁了起来。白天由学校出人看管,晚上派13所学校都是主任级以上的人员看管,形影不离。上厕所,吃饭都有人跟着,不准炼功,不准回家,完全失去了自由。他们每天交接班都作假记录、假汇报向上级交差,还逼迫着我写什么学习心得,我始终不配合他们,根本拿我没办法。他们非法软禁26天后,将我放回。

99年我进京上访,为师父为大法讨回公道。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执行公民的义务和权利,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他们不容我申诉,把我强行关押在驻京办,然后通知学校领导和当地派出所来人将我押回去。我履行公民基本权利,却被当作犯人一样押送回去,这是什么法?我真不敢相信发生的这一切是真的。学校领导佟继平、刘某与派出所片警刘向东坐飞机来京接我,他们住进高级宾馆,吃喝游玩,他们来回一切费用都威逼我的家属承担。后来我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有一天我教一卫生员炼功,被管教左淼看见后把我狠狠骂了一顿,然后对我进行惩罚,让我两头扣一头窝得我喘不过气来,罚了2个多小时,本间管教来了之后才算罢手。将我非法超期关押35天后方可放出。家属来办手续,道里区教委宋某逼着家人交5000元押金才能给盖章,家人被他们里外勒索了1万元才算了事,给我们家生活造成极大经济困难。就因我向政府说了一句真话,就这样对待我们。中国的人权何在?中国的法律何在?中国的正义何在?

99年7月我又一次进京上访。我在天安门打横幅正法被恶警抓到前门派出所。晚上把我们拉到通州派出所,把我关进铁笼子里,在潮湿的水泥地上蹲了一宿。第二天来提审我,问我姓名地址,我没告诉他们。他们就对我进行毒打,揪着我的头发往后猛撞,我死也不讲。他们没办法就把我送到通州派出所,关了两天后又将我转送到廊坊,当天由廊坊的警察把我们两人带一副手铐又推上警车带到香河公安局,由香河分别给我们送回当地派出所,这样又把我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由于亲朋好友多方面活动,10天后再次使我走出这人间地狱般的牢笼。

2000年春节之前正阳河派出所5名恶警到我家强行抄家把我带到派出所,庄志明、刘向东等恶警对我进行威胁、恐吓,扬言说:你不说这些材料是谁给你的,今天就押你。在派出所纠缠7个多小时,我没有配合他们,阴差阳错地把我给放了。到家已是下半夜3点多钟,没睡上几个小时,七点来钟接个电话,说区教委给我办什么班。我想我不能被邪恶带走,我有我的事要做,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在外至今。

我在这里不禁要问是谁给我们善良的修炼者带来如此的灾难?是谁想把人类推向死亡的深渊?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江罗政治流氓集团。造假、栽赃陷害、谎言欺骗等就是江罗邪恶集团的本性。什么“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什么“代表人民根本利益”等等等等一切都是欺骗蒙蔽世人的谎言。看到他们幕后所干的一切,就一目了然。

我们在这里呼吁世界人权组织、各国政府、社会团体及善良的人们救援中国法轮功修炼群众。让我们共同制止江罗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停止镇压和虐杀法轮功修炼者!解散邪恶的“610”恐怖组织!法办邪恶之徒!!还法轮大法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