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山庄前的讲真象


【明慧网2001年10月26日】99年的那个七月,我第一次来到国会山庄抗议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发动的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那时只觉得国会山庄很有气派,还没有意识到这里将是向世界,向大陆同胞讲清真相的一个重要突破口。二年后的七月,也就是DC国际法会结束后的第一个星期六,DC大法弟子开始在这里设电视向从世界各地来的游客讲真相。

国会山庄位处美国中心的中心,是外来游客必经之地,特别是每天都有大量中国代表团前来参观,最难得的是,所有人必须在外面排队入场。一位功友听说我们真的能在那里设电视,很是吃惊,因为以前在那里发资料都不被允许。两个月来,自发组织的一个包括西方学员在内的小组轮流去国会山庄,轮流去接送电视,从未间断,我们也逐渐发现了比当初想象多得多的可做之事,更好更全面地揭露邪恶,展现大法真善忍风采。

邪恶的谎言在阳光下消散

两年前,在这里遇到的中国代表团简直象凶神恶煞,不但不接材料,还对我们破口大骂,完全被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所控制。时隔两年,还是在国会山庄,邪恶完全失去了它的强势,虽然还有对大法不礼貌的,可是绝大多数对大法本身不再有那种恶意,只是对江氏制造的某些谣言和其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情况不很确定,这也正是我们国内外大法弟子在尽全力向他们讲真象的重要原因。当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看‘自焚’真象录像时,当他们主动向我们要资料或不听领导话仍把资料塞进包时;当他们聚精会神看西方学员炼功时;当他们看我们的真象展板时;当他们竟有人从同行中站出来说:“我支持你们”时,我知道了,江氏集团对大法的迫害已经宣告破产。

海外的华人大多数不相信江氏的谣言,一位来自新泽西的中国同胞签名支持我们;两位从大陆来的先生在队伍中压低声音说:我们看了明慧网,我们支持法轮功;山东来的教授不仅反对江氏对大法的镇压,还为我们分析江氏制造自焚的阴谋;三位大妈,在他们儿女不赞成的情况下,竟然坚持要拿我们的资料;最让人肃然起敬的是那位从大陆来的年轻人,他不顾队前同行对我们讲真象的不礼貌,大声说:我支持你们,如果不是打死人,谁会出来讲?一腔正气,感染了他的周围。诸如此类的例子,我们讲一天都讲不完。一位游客看完自焚录象后说的一句话足以羞杀江氏的谎言,“当时中央台放得那么快,谁看得清呀。”是的,一旦看清了,邪恶就象黑暗见到了太阳。

中国代表团成员中多数是国内当官的,他们明明知道江氏对大法的邪恶迫害,却故意装作不知道。最不负责任的一句话就是:你讲的我也不相信呀。为了帮助他们面对现实,我们DC学员已经根据“法网恢恢网”上的恶人榜做出了一本恶人录,按省,县为类索引,记载作恶人名字,地址甚至电话和简单作恶情况。再碰到这类情况,我拿出厚厚的恶人榜名单,严肃说道,江氏为非做歹,还要掩人耳目,我们大法弟子要尽力记下他们的每一笔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日后作为昭雪凭据,……你们如有亲戚在做这事,一定转告他不要再助纣为虐!闻听此言,他们大多一下忘了狂妄,转而关心是否有他们认识的人。恶人榜以其独特的形式镇摄了中国同胞背后的邪恶,从一个角度打破了他们对江氏一手遮天的纵容。

紧跟正法进程

911以前,我们在国会山庄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现在从早上9点多到下午2点多,每次结束后,我不知什么原因,总想再多留一小会,希望还能等到一群中国代表团,经常就在这一小会,一辆满载中国代表团的旅游车开来,我赶紧上去散发资料,看到他们回来时还拿着资料,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隐隐觉得里面有玄机。最近突然悟到一个“等”字,师父等待着我们圆满,而大法弟子在圆满的路上等待着还能挽救的众生。我们的国会山庄讲真象点就象一艘“诺亚方舟”,等待着未来的生命。

有游客问我:你对师父讲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吗?我直言相告:找不到怀疑的理由,但是的确有悟得不够的地方。现在回想起来修炼的路,师父在《拜师》经文中的这句话:“实修者不执于求而自得……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多少次参加法会听师父讲法,多少次读师父讲释迦牟尼佛49年传法,向世人讲清真象这句话一直挂在口头,到国会山庄放电视以来,我们几个功友同时对师父讲的这层法理有了全新的认识。师父每次都是即兴回答学员的提问。原来师父早就为我们今天向世人讲真象作出了典范,给我们留下了最关键的开启,那就是师父经文《清醒》中提到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我们不断地给世人讲,也在不断地找到自己的不足、去掉它,这正是实修呀。

SOS的一个组成部分

今天,全世界大法弟子为紧急救援国内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发起的环救步行向世界展现了一部波澜壮阔的大法弟子助师人间正法的旷世之作。我们悟到,每天来到国会山庄讲真象就是SOS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份。在这里,每听到一个不同国家的名字,我的心里总是不由得一震,我该为他们做点什么?有了这颗心其实也很简单,印世界各国语言传单。现在每天我们都能发出几十份多语种传单。看到人们因惊奇地发现了本国语言而高兴,我们的心里也由衷地为他们高兴,而看到大法还没传到的国家的游客,我也为他们祝愿,祝愿他们能成为大法的使者,将大法带回他们的国度。

911之后,国会开放时间大大缩短。一对佛罗里达来的夫妇当场向我学功,临走时,他说:国会看不成了,但你们的功法更值得看,并表示回家要去找当地学员继续学。一家从巴拿马来的游客听我们说了中国对大法弟子的无理迫害,她们马上表示了要帮我们把中文资料及真相VCD转交给他们国家的中国朋友。一位希腊的教授,一位英国的教师都主动要把中文资料带给他们手下的中国学生,并要让尽量多的中国学生看到。

一次,三位从大陆来的游客一来直接就走到电视前面要看录像,可录像刚放了不到5分钟,电源竟没有电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就在此时,一位从未在国会露面的功友突然出现,手里拿了一个小录像机,于是大陆游客干脆坐下来看个够。临走时,一位功友陪着他们走了好长一段路,解决了他们头脑里面的很多疑问,分手时,他们说这次见面,受到很大启发,他们要重新思考对法轮功的看法。

破除自身与游客变异观念

因为出来讲真象时间久了,我自认为语气,善心有很多提高,可是还是经常碰到不少回答不好的场面,有时很为没能回答好问题难过,因为我看到了提问的人有些并非刻意反对大法,但有些问题就是不明白。而我也经常没能让他明白。正见网上大量关于破除变异观念的文章让我很受启发,我意识到了,这是游客和我自身的变异观念对正法的干扰。所以再碰到这类问题我首先找到他变异观念所在,迅速突破自己在这方面的变异因素,救人救已。比如,好些中国同胞指责我们在国会山庄讲真象是不爱国的行为。同修们经过交流,充分意识到这类指责完全是出于一种对爱国观念的变异理解。古人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哪有舟载水的道理?爱国是爱一个国家和他的百姓,真正为他们好,而不等同于爱江泽民或其一手操纵的迫害民众的恶势力。

最近一群又是只来听了我们的真象录音就离去的中国代表团,他给我出了一道他认为我不可能回答的问题:你们宣传中国遭灾是因为破坏大法遭报,好多老百姓并没有破坏大法呀。当时我也没说出什么,因为我也没想明白。后来打坐时,我突然意识到里面又是一种长期以来的变异观念在影响着世人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理解和接受。现在的人认为在正邪斗争面前什么都不做就没有罪了,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在对大法的态度上每个人都有立场,要么支持,要么反对,面对邪恶的肆虐无动于衷就是对邪恶的纵容,一样属于站在了邪恶的一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达不到客观真理认同的好人标准,真正的好人就应该站出来扬善抑恶。后来我就告诉人们:那是因为他们默许了这场邪恶迫害,而这又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江氏集团迫害大法的真象,这就是我们用自己的时间,用自己挣的钱来向世人讲清真象的原因。另一功友后来和我交流说:这是对世人的警告,每个人必须认真选好自己的位置,并且不得不选择。为了更好地挽救世人,我们必须首先全面破除自身的变异观念,这也许就是一位功友悟到的“正法先正自己”吧。

国会山庄讲真象的故事还有很多,大家指出我们的不足,让我们在正法与修炼的路上走得更快更好更稳。

(2001年10月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