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坚定正念,就能破一切邪恶的安排


【明慧网2001年10月27日】一天中午,公司保安部派人来找我。当时我就有一种不祥之感。果然,走进保安部办公室就看到有几个警察在里面。警察骗我跟他们去派出所,我坚决不肯。于是,他们十几个人围住我要强行带我走,我想看来跑不掉了,就上了车。后来想到其实当时不该配合他们。

到了派出所,我想我一定要离开这里,不能被邪恶继续迫害。但是他们寸步不离,上厕所都有三个人跟着。他们搜我的身,我不配合。他们叫我蹲下,我就站着,叫我站着,我就坐着,他们就把我毒打了一顿,抢了我身上所有的东西,然后把我关进一个铁笼子里。我好多次想掰开钢筋跑出去,但都没有成功。

他们提审我,问我什么我都不回答。后来来了两个我家乡的警察,他们说明来由,这下我才明白,原来半个月前,有人往我家乡公安局寄了几份大法真相资料,他们就为这事,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抓我。他们在单位的配合下非法抄了我的宿舍,找到真相资料、双面胶等,他们问我这些是从哪来的,并说炼法轮功要讲真话,我一声不吭。他们又恶言相激:“原来炼法轮功的做了事不敢承认。”我看透了他们的险恶用心:想利用大法弟子的“真”来迫害我,我决不上当。

第二天要给我照像,我很严肃地说:“我不照”。这次出乎意外,他们说:“好好,不照就不照。”第四天,我被转到了拘留所。三天来我一直找机会走出去,但都没有机会,现在,手上的铐子打开了,他们叫我进号子里,我趁他们不注意转身朝大门口跑去。我三天没吃饭了,跑起来他们都追不上,可是门口的警察拦住了去路,十几个警察把我按在地下一阵毒打,我丝毫没有害怕,只是可惜没能冲出去。我仍然不配合他们,不肯进去,并和他们大声理论,他们强行把我带上脚镣,费很大劲才把我关进号里。进了里面,牢头对我很好,我想这可能是我不配合邪恶的结果,他们端来饭菜给我吃,也不让我干活。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有一天一个管教在窗口外叫我,问我法轮功是怎么回事,自焚是怎么回事?我一看是个好机会,就大声跟他说(当时牢里关了大约60人)。我讲得有理有据,他听后笑了笑,并点点头。管教走后,牢头笑着对我说:“法轮功好。”很多犯人也转变了对大法的认识。

几天以后,家乡的两个警察带我回家。在火车上,我想不能错过任何一个讲清真相的机会,就站起来大声地对乘客讲真相,他们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变。有一个对我说:“我真佩服你有那么坚强的意志,你们老师了不起,有你这样的好弟子。”我笑了。

在家乡拘留所里,我耐心向犯人讲真相,但开始时大部分人都不接受,于是,我就发正念铲除那里的邪恶,后来几天就好多了。一天早上我炼完功,管教来问:“法轮功在这里有没有炼功?”他们帮我打掩护,都说:“没有。”

自从被抓开始,我一直百分之百地认为能走出去,不放松丝毫机会。十一天之后,我又被送到“洗脑班”上。机会终于来了,一到那里我就察看地形,选好离开的路线。他们对我看管特别严,我想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走出去,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事情,是不该遭受这种待遇的。第二天,我双脚的脚背脚指突然开始发肿潰烂,当时我悟这是邪恶的迫害,让我走不了路,不让我离开,于是发正念铲除邪恶。可是第三天脚烂肿得更厉害了,几乎走不了路。看管我的恶人放松了对我的看管,并且带我看医生,医生说这么严重要打吊针。

这里关了11个大法弟子。他们完全采用软办法,想以柔克刚,给我们好吃好住,好像住在宾馆一样,当然费用很昂贵,且要我们自己承担。管教人员看起来也比较和气而有耐心,特别对我尤其关心。我很清楚他们伪善的目的就是要让我放弃修炼。如果他们真的善良为什么把我抓来关在这里,使我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家庭,而且还威胁说我不放弃修炼就送我去劳教所消消业。真是口蜜腹剑。我彻底看清了他们美丽的画皮后面隐藏的是狰狞的邪恶面孔。我主意识很明白,完全不为所动。

我决定明天早上4点离开,让其他功友帮我发正念。这时我突然悟到我的脚烂肿实际是老师在帮助我,让邪恶认为我走不动,肯定跑不了,邪恶就会放松对我的监视。当我悟到这些,这天夜里醒来,我发现脚在五个小时的时间里奇迹般地好了80%。我感到了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慈悲,更加坚定了信心。我马上翻过墙头,穿过稻田来到大路上,没有出租车,只有路过的货车,我十几次拦车都没有成功,我没有泄气,一直走了一个小时左右。这时,后面一辆小轿车停在我身边,我马上意识到是警察,拔腿就往小路跑去,谁知前面是厂房,又有很多围墙,我又冲过马路,往农户家的方向跑,两个警察紧追不放,我尽最大努力往前跑,但是越跑越慢,我心里不停地喊:“师父帮我啊!师父帮我啊!不要让邪恶追到我”。(当时忘了发正念)后来我再也跑不动了,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钻到小河边的芦苇丛里藏了起来。(我突然想起一个月前做的梦,警察追我,我藏在芦苇丛里),追我的那个警察比我还惨,有气无力地叫着:“快来呀,他在这里啊!”我休息了几分钟,又出来往前跑。这一次我专挑小路往相反的方向走,渐渐地后面警察的声音听不到了。后来一路上遇到了很多狗,它们朝我叫,我就对它们说:“我是神,你敢叫,不许叫。”开始我一说狗就不敢叫了,可能我心态不稳,后来遇到几条狗,再说就不管用了。由于道路不熟,我迷了路。但是我一直坚信我能摆脱邪恶走出去。我一路发正念,几经周折终于走了出来。此时天已大亮,马路上不时有警车开过,我一边回避着他们,一边注意着过往车辆,终于有一辆大客车开来,我快速地冲到马路上招了招手,车停了,我上了车。一路上我不停地发正念,闯过了警察设的几个关卡,最后一个关卡,警察上车查身份证,这时我又想起前面说的那个梦,在梦里警察也在车上查我身份证,我把身份证给他,他拿着我的身份证,用手抓着我的腮帮子说:“你就是XXX。”清清楚楚,历历在目。我突然悟到,这一切是邪恶事先作好的安排,我应该破除他,想到这我没有配合他,不给他身份证,同时不停地发正念,就这样顺利闯过了这一关。

通过这件事情,我深深体悟到对我的迫害是邪恶的安排,幸而师父在梦中点给了我,让我届时能清醒过来,坚决破除它。也悟到讲清真相和不配合邪恶在另外空间的表现就是在铲除邪恶,保持沉默和配合邪恶就是承认邪恶的安排,结果只能是被邪魔加重迫害,最后极有可能承受不住而被迫邪悟。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一定要认清今天邪恶的本质,他们的目的已经不是要为大法建立威德而是要毁灭大法弟子和众生。所以我们别无选择,唯一所能做的就是运用大法给予我们的智慧和神通彻底铲除一切迫害大法的邪恶。

只要邪恶还没有灭尽,我们就决不会停下正法的脚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