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双合女子劳教所滥施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1年10月28日】劳动教养(简称劳教),在中国目前的所谓的法律规范解释中,其目的主要是加强对被劳教者的思想教育,且可适当地参加一般体力劳动,但要同工同酬……云云。法律条文还严格规定对被劳教者不准打骂、不准体罚、不准虐待、不准刑讯逼供等等。然而在江政权统治下的今天的双合女子劳教所,却完全违背了法律的规范,对原本就是无罪的,善良的,被迫害的,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处处施以酷刑。它们为了完成其主子给下达的所谓“转化率”天天都在想尽花招,残酷地折磨大法学员。

法轮功学员贾忠华、国燕被关押在女子一大队,2000年8月某日,劳教所召开所谓的“揭批会”。因为“揭批会”都是照搬照抄“中央新闻”那些歪曲事实,胡编乱造的瞎话,谎话,违心的话,害人的话。所以贾、国二人拒不参加,因此惹恼了管教人员。贾、国二人被反铐“小号”三天,并连续二十一天不让吃饱饭,每天只发给两块如手掌般大小的小发糕,并不准洗漱、不准睡觉,两人的手腕被手铐磨破多次脱皮。至今很久了两人的手还经常麻木、肿痛。这还不算,两人又分别被无理加刑三个月。

2000年9月某日,法轮功学员张丽娟,因在监号里炼功,被大队长王梅给带上了手铐,铐在暖气片上罚蹲一宿,然后又被铐在门把手上,三天两宿不让睡觉、并被无理加刑三个月。

2001年7月法轮功学员刘瑞,因在监号里传看师父的新经文被发现搜身,然后被管教带上手铐,连续铐了七天七宿,并不许与别人说话,也被无理加刑三个月。

2001年10月10日在劳教所女子二大队有一名法轮功学员惨遭毒打,还从一大队调去几名刑事犯去参与看守。目前这名女学员还处在磨难中,人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我们还不清楚,因为这里凡是要对法轮功学员施酷刑,都要把人弄到“小号”,关上门窗并严密封锁消息。有的学员就是被在“小号”里折磨死的,这里真是惨无人道,恰似地狱。

在劳教所女子一大队,大队长王梅是个毫无人性的狱警。作为一个“人民的警官”本应该是一个有教养有道德、奉公守法。然而她却魔性十足,动辄对被劳教人员抬手就打,张口就骂。并扬言说“在双合这儿,多添几瓢涮锅水就够养活你们的了,有什么了不得的!”2001年10月十日,她安排劳教人员收拾菜窖。为了显示她的威风,她下令抬土不许两个人合抬一个筐,必须一个人一个人自己背。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学员有60多岁的老人,有刚出校门的学生,由外企的文职人员等等。然而王梅却不管你是谁,她无视法律的尊严,不管人类的道德,她心里有的只是如何折磨人,如何显示她的淫威。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在劳教所,法轮功学员家属来探视,劳教所的干警就挡在大门口。手里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骂法轮大法、骂李老师的话。让探视的家属照着上面写的话去念,去骂。否则一律不准接见。执法人员教人骂人,这真是世界奇闻。

他们的第二条规定就是要把探视家属随身带来的东西全部搜遍,就连棉衣也要撕开棉花看。搜完了有许多东西却并不让你往里送。而是张手向你要钱,他们帮你在他们开办的小卖店买高价的东西,据说一盒低劣的牙膏有时要卖到五、六元钱,比市面上的商品贵出一倍多。

他们的第三条规定就是被允许探视的法轮功学员,只准家属隔着两三个管教人员相互对望几眼,却不准相互交谈。而其他刑事犯被探视时却可以交谈。这时管教人员口里还会念念有词说“你们都看到了吧?这不好好的吗?行了,快回去吧!”这就算探视完毕了。而他们的墙上却明明写着可以交谈……等等。而那些被毒打致伤,致残的法轮功学员是绝对不允许被家属探视的。他们会随意编些理由就是不让你看。因为在这里没有什么法律,他们一手遮天。这就是双合女子劳教所目前的黑暗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