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法弟子历尽魔难 矢志不移


【明慧网2001年10月28日】据政府内部消息,江泽民冒天下之大不韪,于2001年初下令「铲除法轮功」,并拨专款六亿元人民币。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紧罗密布,迅即在全国范围内撒下迫害法轮功的罗网。

请看中国重庆市迫害法轮功的一幕。秉承江、罗的旨意,重庆市公安部门立即对所辖区、县(市)的大法弟子实行拉网式的持续的大清剿:逐户清查、办洗脑班、处劳教、判劳改。截至今年8月份,重庆市大法弟子被强制办洗脑班的数以万计,被非法处劳教的600余人,被非法判徒刑劳改的数十人。下面侧重介绍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对男大法弟子的迫害。

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位于北碚区绫云山的东部。该所羁押劳教人员数千人,羁押男大法弟子200余人。这200多名大法弟子,主要分散在整训中队、七大队一中队、严管中队等处;他们的年龄从18至78岁不等;职业从博士生导师、教授、高工到普通工人、农民、个体户等,各行职业都有。在监管上,各中队除有充足的警力外,牢房内外都安排有劳教人员若干日夜严密监守法轮功弟子。

粗野的“文明”

劳教人员入所过的第一关是整训纪律关和「两稀一乾」的生活关。整训中队是该所主要的整训基地之一。该队围院的高墙上写有「严格执法文明管理」的大字标语。那里果真如此吗?请看老干警刘期斗是怎样的文明便知。2000年8月,刘强制大法弟子雷绍全(45岁,沙坪坝区人),易春华、张志虎写所谓的「三书」(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雷等不从,刘即勃然大怒,狠狠地左右开弓,打了雷绍全十多个耳光,然后愤愤地将雷、易、张三人用手铐铐在牢房门上;结果,大法弟子易春华的脚都被吊肿了,而大法弟子雷绍全竟被黑心的刘期斗连铐了三天三夜。众所周知:刘期斗干这种坏事是不分时间、场合、老少病残与否的。今年5月份有两天他值班开饭时,硬逼迫大法弟子成德富(58岁,垫江县人,四级残废,在看守所,严管中队被拷打时又多处受重伤)、唐知福(71岁,潼南县人,腿脚有病)蹲下,成、唐二人无法下蹲,刘干警也是左右开弓,打他俩的耳光,直到在场的大法弟子和一些有良知的其他劳教人员愤怒地吼了起来,刘才住了手。这位打人成性的刘干警非但未受到上司的批评,反倒调去七大队专管大法弟子。

2001年6月1日,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在整训中队召开所谓的揭批大会。被关押在整训中队、七大队、严管中队中部分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劳教人员「二夹一」押至会场。会上,龙副所长恶毒毁谤师父与大法,大法弟子郑筑(28岁,沙坪坝一中教师)、陈建波(30岁,长寿县人)、李文龙三人举手要求发言,当即被蜂拥而至的警察、劳教们捂住嘴,打倒在地,拖出会场毒打致伤。龙副所长声称:对他们三人要“严惩”。

如此粗野的“文明”,难道又是“中国特色”?!

水牢

阶段性“整训”结束后,坚定的大法弟子多数被押往七大队「教育」,一部分被押送到严管中队严管。在严管中队,大法弟子被捆绑吊打是常有的事,前面曾介绍到四级残废者成德富在这里被打成重伤,那是用鸭儿棒打的。说严管,关小监也只能算较轻的处罚,较重的要算坐水牢了。水牢里,终日不见阳光,地面积水一尺来深,老鼠、蛇、脏物不少。被囚禁水牢的人,双手被铐在牢顶面,身子不能直立,也不能坐下,屎尿都只能拉在裤管内。关水牢期限,每次为7~15天。大法弟子抗洪(30多岁,江北区人)、韩易明(30多岁,西师大教师)、李向东(30来岁,江北区人)等十余人被囚禁过坐水牢。大法弟子抗洪从水牢放出时,眼极惧光,双手不能送食物入口长达几天,身子都似乎变形了,下肢部份已严重溃烂了。

骇人的命案

大家一定会关心地问:被押往七大队的大法弟子的情况如何呢?仅举一例。今年5月下旬,田晓海中队长决定:对部份坚定的大法弟子实行突破性的「教育」。5月23日是转移出发的日子。出发前,七大队一中队干警高定(30多岁)、李勇(20多岁,所谓的五四青年标兵)对押送和执行「教育」的劳教人员面授机宜:「要不惜一切代价,在5天内把他们拿下来,打断了手、脚都不要紧,即使打死了也没有关系,你们充其量最多被延教三个月,没有什么了不起。」当天,大法弟子袁玉刚(30来岁,江北电厂职工)、吴德强(26岁,璧山人)、刘向太(30多岁,璧山县人)、刘明华(47岁,江北区人)、梅亮(18岁,沙坪坝区人)被押到「二大五」中队;大法弟子李泽涛(22岁,江津市石蟆镇人,97年得法,2000年9月8日押解到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劳教)等,被押到农业一队;大法弟子张优稿(64岁,广东人,重大教授,博士生导师)等被押到皮鞋厂中队。在二大五,刽子手们对付袁玉刚、吴德强等人的是拳头、脚尖,再加双块缠布的楠竹板子与木棒,日夜毒打,不准睡觉。

五天过去了,大法弟子袁玉刚仍拒向邪恶妥协。气极败坏的刽子手们加大力度,严酷拷打,袁玉刚从头至脚都被打成重伤。至8月份,大法弟子袁玉刚仍在西山坪劳教所医院住院。

年仅22岁的大法弟子李泽涛的遭遇更悲惨。

2001年5月28到6月2日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唆使恶人毒打几位大法学员几天几夜不准睡觉,私用各种酷刑,打出3份“悔过书”。其中李泽涛受尽毒打侮辱,长时间罚叩粪桶--脸朝粪便弯腰90度、手揪肉、绑十字架--双手横绑扁担臂膊挂粪桶、背插大扫帚、头戴尖帽,砖砸背、刀柄搅肛门,被逼写“悔过书”逼骂师父。6月2日,逼李泽涛搬运木箱上楼顶,组长黄忠志又打骂,后据目击者说李泽涛被逼跳楼。恶警看到整出人命第二天就火化毁尸灭迹,把剩下的几个法轮功学员关在屋子封锁消息。据悉是教育队要农业中队协助“转化”,恶警李本忠和李春伦与农业队长杜军、恶警张安民、胡玉银等唆使农业队的犯人不择手段折磨,许诺打出一份“悔过书”减刑期1个月,恶警胡玉银亲自动手用棍棒打烂周建屁股,5月30日晚整夜现场指挥私设刑场:犯人打手分别有黄忠志等绑李泽涛十字架、金华等毒打周建、李进月等吊打张志强、袁林等罚叩王占德。

险恶的诬陷

《中国法制报》2001年6月18日第二版下页上,刊登了一篇由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干警高定与某新华社记者合谋捏造的新闻报道:正题《不信春风XXX》,副题《记重庆大学博士生导师张优稿转化的艰难历程》。真实事实是:大法弟子张优稿坚修大法心不动,从未有什么一丝一毫的“转化”。「5.30」命案发生后,大法弟子张优稿被押送到严管中队严管。高某二人的诬陷纯属捏造与侵权!

奇特的迫害

西山坪劳教所声称:法轮功弟子劳教期满但未写「三书」者,一律延教,延教满一年者改判有期徒刑。许多大法弟子因此遭到无法无天的迫害,如:大法弟子张优稿、抗洪、韩易明、李向东、李军(30多岁,万州人)、吴德强、刘向太、陈建波、雷绍全、李朝贵(58岁,永川市人)、程礼光(50来岁,北碚区人)等,分别被无理延教6~10月不等。

一椿椿血案,罄竹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