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真相而清醒的世人


【明慧网2001年10月29日】由于邪恶疯狂迫害,我早已流落在外。近日看了网上同修写的向身边人洪法的经历,心有所动,很想谈谈我的洪法经历。

一、哥哥在人生中经历了许多生死坎坷,对我炼功一直不屑一顾。一次,他先我一天从外地回家,当晚兄弟相见还是一贯的冷漠。我放下观念,以正法弟子慈悲挽救众生的心态对他讲清真象,大法威力立显。自小到大对我一贯冷漠的哥哥竟当着两个小外甥的面泪流满面,抑制不住抱着我大哭起来,喃喃地说:你讲得确实是这样,确实是这样。又告诉我他又经历了许多坎坷,寻死不得,吃了两瓶安眠药(200粒,30粒即可致死),睡一觉后竟没事。我心里清楚,是师父在保护着他,等他觉悟得法呢,怎么会让他轻易去死。

二、同学是个对社会丑恶看得较透的人,时常为自己给学生传授一些自己也不相信的东西而内心矛盾挣扎。我刚跟他一提真象,他马上说:“你不用说,我在世上混了这些年,有一点基本可以认定,XX党说坏就一定是好的,XX党说好就一定是坏的,我虽不了解法轮功,但我决不会听其党造谣。”我惊讶地说:“你不要以这种观念去认识,作为一个有独立思想的人,历史的今天这么多人在学大法,被疯狂迫害都不易其志,这本身就应该去好好了解了解,如果能知道真象再去教导你的学生、告诉你的亲友,那真是善莫大焉。”他说:你说的确实是,都二、三年了,我早该去好好看看……当晚在同学家住。谁知快十二点了,同学的妈妈敲门进来,跟我闲聊不走,我开始没反应过来,后一看这不是听真象来了吗?马上把话题扭转过来。她听明白了后高兴地对我说:“你休息,不打扰了。”

三、父亲、母亲以前一直对大法不相信,但我修炼后家中发生的一系列奇事又让他们半信半疑。7.20后他们讲了一些对师父不敬的话。见面后,也许是看到哥哥得法的原因,他们完全被我的正念带动,竟帮我做起大法工作来,以这种形式为进入未来奠定基础。

四、姐夫一直对大法不相信,说了许多不敬的话,态度较为激烈,特别在7.20后,十分恶劣。这次我一直不理他。等我跟姐姐与几个小外甥讲完真象后,他送我去车站,临分手时我跟他讲了一句话:“世上真的有神,我亲眼所见,你自己好自为之。”他呆呆地望着我,再也不做声了。

修炼三年来,我做得并不好,属于那种相对来讲苦吃得不少、法理明白不多的人。在邪恶迫害中,又曾对自己放松、放纵,师父慈悲给我一次次机会,再不精进怎么面对那久远的誓约,怎对得住那些等待被救度的众生?

“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