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不遗憾


【明慧网2001年10月3日】林林,今年18岁,东北人。同学、老师、甚至亲友都觉得他有些木讷,但他心明的一面却是不为人们所知的。下面是他的几个修炼故事。

(1) 缘到法已成

97年5月的一天,我在家写作业,来我家一个亲戚,向妈妈和来串门的邻居讲着法轮功是最好的功法,怎样做一个比雷锋还要好的人。我听得入迷,但开始时她们可能觉得我不能学,没理我。可是邻居不相信,认为不可能那么好;妈妈因为当时信教,也顶牛,呼呼睡大觉。这时,我才趁机对亲戚说:“我能学吗?”她说:“行啊!谁都可以。你学习不好,老花钱补课,要学好,最起码你应该每天完成作业。”她刚说完,我就看见一团白色的影像从她的身后飘过来,落在我肩头上,接着我拿笔的指缝处,象被一只手牢牢地把住,开始不停地写作业。往常我最不爱写作业,总是拖拖拉拉,可今天竟一气做完。晚上,我和亲戚比抱轮,胳膊又象被人托住,一个头前抱轮竟抱了半个点,感觉到一个大法轮在我的两臂之间左转右转,就这样我决定修炼大法了。

(2) 大法之超常

头次听师父济南讲法录音。听着师父那悦耳的声音,想起好像曾在梦里听过。当时我不知道尊重大法,躺在床上听、我竟发觉我飘了起来,离开了身体,飘到云彩上,亲戚在我下面半空中,而我妈妈和邻居在地下忙着什么,一会我又飘回了体内。此后一天放学回家,因补课回家晚天已经黑了。可我一进楼洞,眼前忽然明亮起来,周围清清楚楚。进屋后、看见怎么还有一个我坐在床上?我吃了一惊。进了厨房也看到一群古装打扮的小孩对笑,我有点紧张。写作业时,我又看到在我后上方有个很大的魔,张着双爪,做出要掐我的样子,我又有点怕。到同修家,老学员告诉我说:“不要怕!你体外有师父下的罩,魔想伤也伤不着你。你层次一提高,你就看不见它了。师父什么都讲了,你要多学法。”后来真是这样。再听师父讲法录音。我看见满屋子都是天兵天将护法神和数不清的佛、道、神。一天,我想亲戚在家干什么呢?眼前一黑,马上就看到了。我知道出了遥视功能。有一天,妈妈强迫我戴“清脑助学器”,我看到一双动物的眼睛,身后还拖着一条大尾巴,我有些害怕。知道妈妈过去有过癫痫病症状,心想:“如果她能修炼大法就好了”。后来妈妈缘份也到了,得了法,这种现象再也没有了。随着学法炼功,我又出了宿命通,比如提前几天看到妈妈在心得交流会上念稿的景象,期未考试成绩早知道,足球比赛谁先进球……,还有现在不稳定地出现的他心通。比如别人往往还没说话。我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了。在一次大型修炼心得交流会上,我看到讲台上一个土黄色旋转的大法轮。我还发现,当同修带着很强的执著、叨叨不休地唠常人嗑时、脸上就不断变换着不好的形象。

(3) 提高心性

一次和家人上街,家人摸了几百元的奖券,也没中什么大奖。家人非要我摸一张,我玩似地随手摸了一张,还没打开,天目图象就告诉我是头奖:一辆红色夏利小汽车,于是我把奖券放了回去,说:“不摸了。”我不想得白财。贪图便宜的人其实都要拿人生最珍贵的东西——“德”去换的。

98年冬季的一天,我和一个同学骑着山地车去上学,在一个拐弯处被一辆120货车给撞了,摔在地上,车前轱辘被轧得报废了。我的左手,膝盖都受了伤。那个司机主动要塞给我二百块钱了事,我知道这是我自己的业力在还,坚持不要。可我的同学不干,说二百块钱都太少了,要上医院,陪车子。我告诉他不要这样,最后司机硬塞给我30块修车钱跑了。为这事,有的老师、同学或明或暗地笑话我,爸爸、邻居更是气得骂我:“怎么养了这么一个傻小子!打电话找你爸解决呀!怎么让他跑了!你的手要是骨折了,两千元也不够!”当时我的手表现伤得的确很重,整个黑紫肿胀,手指勾也勾不上,伸也伸不直,晚上睡觉时,家人都说疼得直哼哼。但我知道好坏出自一念,没事!第二天早晨起来炼功,三遍佛展千手法,手指就能伸直了。但还勾不上。车子骑不了,就走着上学。天很冻,因手肿又带不上手套,只好光着手走。路上,耳边有个声音说:“把手慢慢握上。”我前后左右看看没人,随后悟到是师父用天耳通在点化我。我就慢慢地把手握了起来,一直走到学校。中午回家吃饭时,让家人看手,肿胀已经全消了。

(4) 逆水行舟

99年7月21日晚为抗议20号邪恶势力全国性的对法轮功辅导员大抓捕,我也和数不清的同修去市府广场静坐,凌晨大批带着钢盔的防暴警察开始清场,坐在前边的学员一排排被强行拖走、驱赶。有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小弟子面对着凶恶的警察,一点不怕。站在那大声念着《转法轮》。警案清到我面前时,大声说:“起来!别让我动手!”同修在后面搂着我的腰,我不动。它就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拎了起来。后来我们被装进大客车,拉到体育场。我们悟到不能这样被关押,就和一些同修找了出口走了出来。

2000年4月的一天,去一同修家看网上材料,刚到不久,警察就闯了进来,后来听说有人告的密,当时有很多同修被抓。我们都被带到公安分局。做笔录时,警察问我:“国家禁止,你为什么还炼?”我心里明白,可不怎么会说,就说:“好呗!”他问:“好在哪?”我说:“你去看书就知道了。”然后我被关在精神病院,那里也关了很多同修。在那里我什么也不想,该吃吃、该睡睡,该炼功就炼功。第四天,我就被放了出来。

(5) 大法弟子不遗憾

在这大法被邪恶打压的日子里,我虽然一有机会也出去贴一些小标语,往住户送一些真相材料,但总觉得缺了点啥。从明慧网材料上看到很多同修们放下生死证实大法的壮举,他们叫人感动。早在一年前我就想去,可是心性没到位,一直没最后下决定。认识到正法时期,我应该去兑现我那千万年前的誓约,到狱里告诉同修不配合邪恶,走出来。然后当天就出来,为了不让家人担心着急我谁也没告诉,心想告诉也没用,他们肯定不会让我去。我决定先去同修家,如果她能借我一百块钱路费就好了。到了那她真的借了我一百块钱。在火车站我呆了几个小时,找找自己还有什么心没放下,是不是那么坦然,觉得自己可以了,就在2001年6月5日晚上了进京的火车。在火车上,只能坐着睡,就在我迷迷乎乎的时候。耳边就听见有声音说:“我的弟子不遗憾!”我一下子就清醒了,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精进。

早晨到了北京,这时我的兜里只有八块多钱,买了一张地图,找了几个小时才走到天安门。吃了两个小饼,买了一瓶水,然后坐在纪念碑台阶上,看到广场上有一个小女孩在讲着什么,围了一圈人在听,不一会警车来了,把小女孩抓走了,我想肯定是同修吧!看着广场上人不多,就发了一会正念,又走回火车站。晚上在候车室里睡到半夜,被警察叫醒,我一看那么大的候车室怎么没有人了?警察把我带到好些警察那,问我:哪里人?来干什么?我什么都不配合他们,他们翻了我的背包,翻不出什么,就把我放了。白天在一家一元店买了支红色记号笔,就在天安门广场周围写“真、善、忍”。我在天安门地下通道写时,刚写完,保安来了。我想:我的誓约还没有完成,不能被你带走,你不能过来,他真就没有过来。在地下停车场写时,刚写完一个“真”字,保安就出来了,我想你出来别走我这条道,他真的拐了过去。写了一天笔用完了,第二天又买了一支。晚上,我看到天安门分局外边停了很多警车,就在警车上、分局大门上、墙上、居民楼里、楼外都写上了“真、善、忍”,整晚地写。累了、困了,就睡在地下通道石台上。白天还看到一辆警车带着我写的字在跑,觉得很高兴。这支笔也很快用完了。有时一天只能吃上一个馒头,有时两根油条。馒头便宜但经常买不着,碰到了买一个在塑料袋里存着,结果第二天晚上吃时馊了。剥了皮,将就着吃了。就这样我仅有的几块钱很快用完了。我就在8号的早晨4点多到了天安门广场。我坐在纪念碑台阶上,对面天安门右边天空,显现出一个很大的佛,一会儿就不见了。

升国旗后,人们正在散开,我一看抓紧机会,就在广场上炼抱轮。可是有一辆警车从我前边开过去了,没看见我。一会听见有人说:“这是干什么呢?”另一个声音说:“炼法轮功的。”由于第一次来天安门广场,还真有一点怵头,有时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的人很多。几分钟后,警车开过来了,警察上来对我就一顿打,衣服、裤子都被扯破了。本来我想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可被他们这一连踢带打就忘了,连连喊的是:“警察打人犯法!修炼没罪!你们为什么无理抓人?”喊时,脑里很空,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自己的声音。不一会我就被弄到天安门分局。到了里边恶警问我:“什么名字?哪里人?”我不说,他就用手打我,打一气,觉得不够狠,就又找来一把锤子,打我的头和身上,虽然青一块紫一块,却不觉得疼,我知道又是师父在替我承受了。打完后就把我铐在走廊长椅上,他就进屋了。我感觉他象一只野兽,饿了出来咬人,吃饱了就去睡。

上午又进来一个同修,我和她都认为不能配念邪恶,她也什么都没说。下午又带进来一位同修,我也告诉她不配合邪恶,可她一会就被警察骗了,说出了地址。下午,恶警又来威胁我说:“你不说就给你转所。”他手里拿了一根很粗的棒子,还要打我。当时我又有点起怕心。可我马上又想师父说:“一个心不动,就能制万动”觉得目的已经达到了,应该出去了。傍晚,他们给我吃的,我说:“我不吃你们邪恶的东西!我不吃!”我决定绝食,刚下定心,一个警察就打开铐子把我带到头门口,叫我出去,就这样,我又出来了。出来后顺着铁路走,正饿着见路边谁扔的一个塑料袋里面有饼还有菜,一尝还新鲜就吃了。后来在一个好心的杂物店主的帮助下给家里挂了电话,晚上睡在那,我就跟他说法轮大法好。两天后,家里来人把我接回了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