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王村“洗脑班”里发生的罪行


【明慧网2001年10月31日】山东省对法轮功学员强制办的“洗脑班”开在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臭名昭著的王村劳教所所在地),门口挂着“山东省法制培训中心”的牌子,是一个劳教分所的旧址,四周是4~5米的高墙,两道大铁门,住宿的楼上设有铁栅门和铁护栅。该“洗脑班”从八月初开办,每期时间一个月左右,里边的学员都是来自各市、县的法轮功坚修者,每人都有一名陪教人员(有的是单位同事、有的是家人或亲属。)学员们有被强行抓捕的,有先骗后强制送来的,有从看守所、派出所直接来的,也有从家里直接骗来的,没有一个是自愿来的。

洗脑班有严格的“纪律”,坚定修炼者不准互相交谈,晚上睡觉不准关灯,进出宿舍楼都要站队报数,不准出院,不准打电话,不准家人探视。尽管如此戒备森严,国庆节前后,仍有一男功友和一女功友先后神奇地脱离了魔窟。因此洗脑班又重新加固了铁窗棂,管教人员夜里清点好几遍人数,院里增加了流动岗。

他们的“洗脑”步骤是先将法轮功学员送到劳教所进行初步“洗脑”,男学员被送到男劳教所,女学员被送到女劳教所。先由三名邪悟者(叛徒)包一个人进行座谈,实际上就是灌输他们邪悟的一些黑东西。有坚定信仰的或他们认为态度不好者,就进行一种难以忍受的精神折磨,他们叫“熬鹰”,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修炼。每个劳教队有近二百人,每三个人为一班(两小时一换)熬一个人,白天灌,夜里熬,把人熬得头晕呕吐、没有知觉,直折磨到大法学员妥协为止。

有一女功友熬到七天七夜时,眼前产生幻觉,被魔钻了空子,写了所谓“四书”,明白后痛悔不已,伤心痛哭,所有在场的人都暗自流泪。另有一女功友熬到六天六夜时,其陪教人员实在支撑不住了(六天六夜陪教也不准上床睡觉,只可坐在高木椅上打个盹),苦苦哀求管教人员,才批准暂回洗脑班休息。两天后又被送到劳教所继续熬。

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口口声声说劳教所是大学校,管教人员不打人、不骂人、待法轮功学员象亲人一样,而实际上这种精神折磨要远比打骂和各种刑具毒辣得多,长期不让人睡觉,可严重破坏人的中枢神经,就是被熬死也检查不出是什么病,没有任何伤痕,他们随便说一句因心脏病等造成死亡,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家人给哄骗了。

在“洗脑班”上听到的故事:

1、有一女功友,因坚定修炼,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进行迫害。在拒绝吃药的情况下,被绑到床上强行打破坏中枢神经的针,其药量都是加倍的。一个整月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后经家人托关系送礼才允许把人抬回家。身体刚有点恢复,就被“610”强行绑架到“洗脑班”。

2、有一大学教授(夫妇俩)都是坚修大法者,在上班时间被610绑架,二人不配合,被带上手铐,勒上嘴,强行推上车,折磨6个多小时才拉到“洗脑班”,直到一个多月后,手上还有手铐勒痕。

3、有一男功友,在地方“洗脑班”上绝食抗议“洗脑”迫害,被反绑双手,强行插管灌食。邪恶之徒们为防止他拔管子,睡觉也不给他松绑。他只好侧身睡。邪恶之徒为怕胶管与食管粘连,每天要来回抽动几次,使他痛不欲生。因受不了折磨,他撞墙反抗,头顶撞裂,鲜血四溅,后被送医院缝合了十一针,刚拆线,又被绑架到“洗脑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