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邪悟


【明慧网2001年10月5日】昨晚一杨姓同修打电话约另一陈姓同修交流,可陈没时间,晚上有事走不开,于是我就去了。到了杨家后,告诉我,最近有几个邪悟者从广州洗脑班出来了,写了“四书”,而且一回来就找些没进过“洗脑班”最近刚走出来的功友散布“邪悟”。我当时一听明白了今晚为什么要我来。因为这事情我经历过,对我的教训、印象太深了。今天炼动功时,我突然觉得应该给写出来,让那些刚走出来在法理上还没有完全理解“正法”与“个人修炼”的功友有所警惕,在这最后的时间有限的正法进程中走正自己的路,少走弯路、错路、邪路。

“学法修炼是个人的事,但是往往有很多学员总是把别人作为榜样,看别人怎样做,自己就怎样做。”(师父经文《路》)如果刚走出来的功友中有如师父《路》中所说的这种把别人做榜样的思想,那么在遇到邪悟者时很可能就有被其欺骗的可能。

我曾经在广州打工,期间去找一坚定的功友取7.20上北京去前放她那的书,一去就遇到了她的女儿,她当时也是修炼的人。当时我在广州一个人,很少联系上功友,于是象找到了亲人的感觉,聊了起来。慢慢的知道她及她附近还有一夫妻都是写了“三书”出来的,当时我就想和她们交流一下,去帮助她们再一次回到正法的进程中来,由于我平时学法不深,没有理解透“正法”与“个人修炼”“做好人”的法理,慢慢地,我的头脑空了,师父讲的法理想不起来了,开始还有一些反驳,越到后来就越坏事了,回到住宅后,我的思想波动起来了,对不对啊,是不是我们没有顾及家人、亲人、朋友,没有做到“善”啊,“忍”啊,发真相传单是不是在搞政治?(现在的认识:在修炼人的思想中不应有常人社会中形成的任何观念存在,只有符合或顺应“真善忍”的和背离“真善忍”的这两种人和事,对于背离的只能去用大法纠正或铲除。)最后有点接受“邪悟”了,可是明白的那一面又觉得不对,师父讲的法都是指导弟子实修的,按着师父的话去做是决对不会错的,怎么会如“邪悟”所说,是反话呢?是用来勾人心的呢?就这样进行着正与邪的思想斗争,相持不下,很痛心,只好去找功友交流(这期间还差点做了“邪悟”的扩大者,现想来可笑,只要真正完全对照法衡量,他们什么也不是。当时真是危险至极,正与邪一步之遥呀!)还是不行,到后来看了明慧网的心得,泪流满面,那些功友实在太伟大了,用言语是难以表述的。终于我又回到了正悟,明白了“正法”与“个人修炼”、“做好人”的关系:无论在这以前你做过什么,做了多少,你即便达到了个人圆满标准,但对大法要求我们达到的正法圆满相距甚远,那么你就应该去做“作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况下就是要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从而维护大法。”(师父经文《建议》)

从受“邪悟”的影响到重新回到正信正悟正念的正法中来浪费了约20天的时间,所以当“邪悟”找到你们的时候,不要被动摇了自己走出来坚定的正法之心,在思想上一定要非常地清楚什么是“正悟”什么是“邪悟”。

师父在《转法轮》“悟”那一节写道:“我们真正指的悟,就是我们在炼功过程中师父讲的法,道家师父讲的道,在修炼过程中自己遇到的磨难,能不能悟到自己是个修炼的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炼过程中能不能遵照这个法去做。”(《转法轮》P319/320)我理解你信不信师,信不信法,信的程度有多大这就是正悟。师父又说“有的人干脆怎么讲他也不信,还是常人中的实惠。他抱着固有的观念不放,而造成他不能够相信。有的人就想治病,我这里一讲气功根本不是用来治病的,他思想就反感了,从而再讲的东西就不相信了。” (《转法轮》P320)我理解如果你在法中只想求点好处,得到了,但在根本上还是抱着人的“固有的观念不放”,这样当磨难来时而又不符合了他根本上“固有的观念”时,他就可能“为了执著、为了开脱自己,顺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经文《建议》)那些走上“邪悟”的,很多没有走出来的或有些走出来以后又变化了的人,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对师父讲的法不相信或不能理解,从而不愿遵照法坚定地去做。

“正一切不正的”“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那么在正法的进程中,要做好,做得更好,那么就只有多看书,多学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在此我想对还在彷徨、还把自己认为是大法弟子的功友说:站起来吧!走出来吧!我们的伟大,与师同在、与法同在;不要怕,有师在有法在,正法的路该如何走,你神的一面非常清楚,不要让人的观念限制了自己真正的生命!只要我们自己不想打倒自己,那么这宇宙中任何的邪恶都别想动了我们半分!

以上仅为个人所悟,不对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向伟大慈悲的师尊致以最崇高的敬礼!感谢师尊对我及每一个弟子无法言喻的慈悲!

在此向所有帮助我又重新回到正法进程中来慈悲的同修们表诚挚的感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