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回到大法中来了

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

【明慧网2000年8月5日】 尊敬的老师好,各位同修好!

非常高兴有机会向老师和大家汇报一下我修大法以来的体会。

我是1998年3月得法的。过去我在工作岗位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干了30多年,结果积劳成疾,得了各种各样的病。先是肝炎,心脏病,脑血栓,胆囊炎,糖尿病等,后因子宫肌瘤又做了大手术。全身几乎没有好地方,每天都在痛苦中度过,每年春秋两季都要住进医院去治疗。每次都是因为针扎不进去了,病还没好就得出院,不得不回家吃药治疗。自己遭罪不算,亲人也跟着操心难受。

每年花费国家大量的医药费(自己也要花一部份),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但病情也不见好转,因此就成年吃着药并参加各种健身活动,比如打太极拳,太极剑,散步,也练过一些气功,但没有效果。又每天早晨溜达活动活动胳膊腿脚,就是这样依然不见效,每年必须得住一、二次院。

98年的一天,我们单位的一位领导说,他老伴炼法轮功都来例假了,可好了!你为什么不到我家串门,跟她学学法轮功?她啥病都好了!因为我了解他老伴,她从20多岁就有病,这回全好了,这对我来说,特别震惊。

第二天,我就到他家去了。我一见到她啊,真和老师书上说的一样,从外观上给人感觉很年轻,看上去这个人和实际年龄相差很大,没有皱纹,脸上光光的、白白的,这哪象60多岁的人啊!接着她给我介绍她怎么消业、怎么过关等等。她原来上楼手里不拿东西,还得中间休息一下,现在拿30斤东西中间不休息一气就上来,这对我来说触动很大。

后来我又到我们的老邻居家去了解一下她炼功的情况。她也来例假了,满面红光,精力特别充沛,病都好了。这些活生生的例子教育了我。从此我每天早晨5点钟就出去炼法轮功。有一天,炼功点上的负责人说,光炼功、不学法就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这样我就参加了集体学法,每周早晨学两次;后来听说还有小组学习,在辅导员家里,白天学习,都是退休的人,每天学一讲,学完了就双盘打坐。那里我岁数最大,可是得法最晚,人家都盘1-3小时,我只能盘半个小时,这时我才感到自己得法太晚了,我得赶紧学,于是我就又找到开始去的那个同事家看老师的讲法录像,每天看一讲,共去了9天。从此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心脏也不痛了,也不咳嗽了,精神状态也好多了,走路轻快了;不需要住院、打针、吃药了,给国家节省了医药费,大法真好啊。

可是好景不长,去年7月22日开始,政府不让炼法轮功了,炼功点被解散了,谁也不允许去炼了。紧接着每天电台、电视台都播放对法轮功诬蔑的节目,单位还找我去开会。我心想,就为这点事吗?我也没去。心想不让炼就不炼,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听政府的话,政府让干啥就干啥。但是我认为法轮功是一种很好的功法,祛病健身、教人向上,做个好人,有啥不好的?有百利而无一害,为啥不让炼呢?我不就是为了有个健康的身体吗?炼这个功有啥不好呢?他也不反政府,就是让我们去反我们也没有精神头儿去反啊!都老掉牙的人了。我就想不通为啥不让炼法轮功。但是我学法不精进,对法也不坚定,就象老师说的那种“中士闻道”,炼也行,不炼也行。我就不去炼了。

因为每天早晨起早都习惯了,还得到外面去锻炼身体,那干啥呢?还是打拳练剑吧。但还是舍不得放弃法轮功,回家我还炼法轮功,心想:炼就比不炼强,活动活动身体。可是身体却越来越不好,一天比一天消瘦,老伴、孩子都让我到医院检查去,我不情愿地去了。住院后一检查,把大夫吓坏了:血糖的指标达到了18.9!又做了个全面大检查,包括肝、心脏、眼睛、肾脏等等,结果问题都不大。我松了口气,心想:这还是炼法轮功炼的。因为当时我认识两位同志,他们的血糖指标才16,有一个就眼底出血,尿里有铜体,说不行了就不行了,总哭;还有一个也是血糖指标16,一年就发展成综合症,很快死了。我的指数比他们高3个数,却没啥大问题,那不是炼法轮功炼的吗?我很高兴,于是住院打针治糖尿病,打着针心脏就痛了,因为这药是很贵的,每一针250多元,也不是治心脏病的,就又换打心脏病的药,最后打到血管都扎不进去了,病也没好出院吧。刚出院又做一次检查,结果心脏有3样不正常,住院时心脏才一样不正常,那时还不痛。这时我想到了老师说的话:“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

我明白了,没按老师的话去做,我又回到常人的这个位置上来了。又成了常人了,整天打针吃药,非常痛苦,不但自己痛苦,家里的亲人也跟着操心难受,又花了国家不少的医药费。不光我这样,我们停止炼法轮功的老太太,一见面都说病又犯了,住院、打针、吃药,负担都很重。有的单位经济效益好的,还给报销一部份医药费,有的全部自己花钱。大家愁眉苦脸、心情沉重。很多人已经炼了3、4年,甚至5、6年,病都好了,都是法轮功的受益者,可政府不让炼了。

现在,中国政府对大法弟子又抓又打、又关又押,特别是有的被极其残酷地折磨致死,真是惨无人道、令人发指。他们都是好人呐,是真正的好人呐!一点坏事都没有干过,政府这样的对待他们,天理难容,就不怕遭报吗?!我是一辈子都听政府话的人,不让炼法轮功就老老实实地不炼了,可是身体马上回到常人的位置上来了,什么病都回来了,打针吃药,一年花了1万多元,这不是活生生的例子吗?我信任了一辈子的政府啊,你到底怎么了,我们炼法轮功有什么罪啊!

由于我多年有病,我在美国的女儿一直很惦记着我,总打电话让我来美国,我也知道来美国能炼法轮功,可是签证能签上吗?听说有的人签8次都没签上。出乎意料的是,很顺利地就签上了。当然这也不是偶然的,我知道这是老师给我一个机会来美国炼法轮大法。到美国的第2天,我就开始炼功。美国这地方环境好,没人干涉、自由自在;女儿、女婿都是修炼人,而且家里还是一个学法点,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有利的。到这没几天,又观看了华盛顿樱花节大游行,这次游行对我震动很大,大法弟子都穿着炼功服,边走边炼功,前面有打着横幅的,有拿着“真、善、忍”大字块的,还有彩车,真是壮观啊!这在中国是没有见过的。

特别是在平时的炼功学法中,这里的弟子都非常精进,他们大部份是年青的硕士、博士毕业,本身还都有工作,可是都积极地参加弘法、护法活动,对我的触动很大。特别是我了解到有的弟子学大法一天学三讲、五讲的,我想,他们真精进,我得向他们学习,多学法、多看书。特别是老师在每次讲法中都特别强调多看书、多学法,所以我每天大部份时间都投入到学法中,看书、看老师的讲法录像带、听老师的讲法录音带,没有间断过。

有一天早晨,我突然感觉恶心、迷糊,去洗手间回来,连床都上不去,就躺在地上起不来了,眼睛也不敢睁开,但神志清醒,我知道是老师在给我消业、清理身体。女儿给我拿来了录音机,让我听老师的讲法,我心想,这很好。一直躺到下午一点多才起来吃了点饭,马上象没事人一样。晚上又到商场去,买了点东西回来。我想到老师对我真是太慈悲了,我这样不修又修的,还在管我,我太幸运了。老师把业力给我推出来了,我要再打针就是把业力又推回去了,老师不是白给我消业了吗?我是个修炼人,应该放下生死,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大法的威力是无穷的。

这以后又有一天早晨起来,突然发现我的左手中指弯过去了,这只手指以前洗碗不敢碰凉水,掰也直不起来,我也没管它。吃完饭收拾完,我就开始学法。今天应该是看第7讲。拿起书来刚看了1、2页就困得了不得,想睡觉。我一想,这不是魔干扰我吗?不让我看书,我一定要战胜它!很快就精神起来了,一气看了两讲,一点也不困了。当我看到第7讲有关治病的问题时,咦!我这手好了,伸开了!我就跟老伴说手好了,老伴特别高兴,说赶紧给姑娘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手好了。

我这时又想到老师的一句话,老师说:“我的书,每个字都是我的形象和法轮”。在讲法中还说:“这部法他可以指导你修炼中的一切,白纸黑字的背后存在着无数的佛、道、神。”我想老师的话是千真万确的。从此以后,我和老伴就更加坚信大法了,学法更精进了,越学越觉得时间不够用,知道的太少,要学的太多了。每天感到很轻松,我又回来了,回到大法中来了!

同修们,如果你有象我一样的经历,请你不要再犹豫了,赶快回到大法中来吧!老师说:“法难得”,珍惜这万年难逢的机缘吧!

谢谢大家!(2000年华盛顿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