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十一天安门广场正法记

【明慧网2001年10月5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在国家机关工作,中共党员。我于1996年4月得法,但惭愧的是一开始修炼并不知道精进,带修不修的,直至1998年10月在慈悲的师父点化下,才猛然醒悟,认真对待修炼。1999年7月邪恶开始大肆诬蔑师父和疯狂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时,我虽然内心从未怀疑过师父和大法,但由于放不下对情的执著,没有用本性的一面而是用变异了的人的观念和心理来看待和应对魔难,企图蒙混过关,从而干了一些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给自己的修炼历史留下了污点。后来虽然很快醒悟过来,但又迟迟在正法护法方面迈不开步伐,内心总在痛苦中煎熬。今年初,在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所谓自焚事件后,单位再一次以公职为要挟对我施压,于是我终于在长期的彷徨之后,毅然决然地在递交了辞职报告和退党申请后离家出走,流落到距家遥远的外地某城市安顿下来,用自己所掌握的技能做着讲清真相的事。

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正法一直是我的一个心愿,但由于自感心念不纯,一拖再拖,未能付诸行动。随着师父新经文的不断发表、从明慧网上不断看到同修赴京正法的伟大壮举和自己在学法方面的不断深入及境界上的不断升华,我明显地感到自己的各种执著心越来越淡,心念越来越纯净。在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的经文发表后,我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十月一日去天安门广场正法的念头,觉得这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是神圣而伟大的使命。此念一出,就没有再动摇过。

随着十月一日的临近,我就开始做各种准备工作,制作横幅,预订火车票,将行李托付给在住地结识的一个常人朋友保管并请他帮忙处理相关事情,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而然,一切也都那么顺利。我做好了此次赴京正法为大法付出一切的心理准备,因此而向朋友托付相关事宜;但同时我绝不承认邪恶的旧势力的任何安排,绝不允许任何人的观念在我的思想中造成裂缝,所以心情始终平静而轻松;我坚信正念坚不可摧和无坚不摧的威力,故而时时发正念除恶和保证赴京正法成功并平安返回。我见证过正念的威力,曾经用强大的正念成功地粉碎了邪恶的所谓清理出租屋的图谋,使邪恶根本就没来骚扰我的住处,尽管它们光顾了我的左邻右舍。师父明确开示了“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的法理,我要在自己所在的境界中去证悟这一层法理。

9月30日凌晨,我顺利地登上了赴京的列车。从住处出发前,我盘腿打坐,打着大莲花手印,请求师父加持我赴京正法成功并平安返回。一路上我和中途不断变换的邻座乘客谈笑风生地交谈,并运用智慧向他们讲清真相,同时尽可能地逢正点发正念除恶,心情没有丝毫的沉重。30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列车于10月1日早上6时正点到达北京西站。下车,洗漱(因车上缺水),吃饭,乘公交车,我于8时左右来到天安门广场。

由于是第一次到北京,我想先熟悉一下整个广场的环境,然后寻找合适的正法地点和时机。我从公交车站走到广场东侧,看到在靠近公厕的地方停着一辆消防车,消防车旁边放着几个灭火器,不远处还停着一辆警车。我随着一个外国旅游团往广场中心走,在进口处,我看到有许多着制服的警察和保安。广场中心被用彩色布带围成很多区域,游人如织。我就随意地在各个区域转悠,看到整个广场中心分散停着好几辆依维柯警车,有的车顶上还装有摄像机,有许多着制服的警察和军人拿着对讲机在人群中紧张地来回走动。我在广场中心转了一圈后,从地下过街通道来到天安门城楼前。只见金水桥至长安街中间的通道上也是人山人海,同样也有许多着装警察拿着对讲机忙忙碌碌地穿梭其间,而在每座桥通向长安街的出口处都有好几名警察相对固定地把守着。

我由东向西沿着通道走到差不多当中时,看到一辆依维柯警车正头朝长安街方向在人群中缓缓开动。我赶紧凑上前去,从车尾贴有遮光纸的窗玻璃中看到一位老年女同修面向车外站立着,一只手试图打开车窗玻璃但没有打开,另一只手被一个警察死劲地按在椅背上,同修的嘴在不停地开合,但听不见声音,估计是在喊正法口号。车上是否还有其他同修,我没有看清。当时大约是9点钟。车开上长安街以后,就快速地朝西开去,但未听见警笛声。我继续朝前走,在中山公园旁的公厕边,看到停着一辆大巴士,从上面陆续下来许多警察,估计是来增援的。

我沿着通道自西向东向前走,当走到没多远时,看到两个警察一左一右地各抓住一个年轻男同修的胳膊自东向西走,一个警察手里还拿着一个叠着的红色横幅。此时大约9点半。我继续往前走时,听到走在我边上的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问他的爸爸为什么警察抓着那个人,做爸爸的回答说,大概是做坏事了。我就对他们说,被抓的那个人是炼法轮功的,是好人,没干坏事。他们似乎也明白了,就没再说什么。

我就继续朝前走,看到警察用最中间的那座桥放游人进入城楼,而且是隔一段时间放一批,当游人过桥的时候,整座桥都被密密麻麻的人占满。从城楼出来的游人,走靠近正当中的那座桥的两边的两座桥。进出都是单向,不准混行。我感到这里不便于正法,就掉头往回走。走到通向中山公园的门洞的那座桥时,看到这里的游人可以自由进出,而且人流量也很大,就决定在这里正法,尽管这座桥通向长安街的出口处仍有几名警察把守。我走进门洞等候时机,同时心中发正念除恶以及保证正法成功和平安离开。大约10点钟的时候,我看到一拨比较稠密的游人从桥上走过来,就迅速地从口袋内抽出黄底红字的“真善忍”横幅,用力抖开,看好正反面,高举过头,昂首挺胸,大踏步地从正当中迎着人群走过去,同时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连喊两遍后,我已毫无阻碍地穿过了人群,走到了桥的另一头。这时,我见没有任何动静,便收好横幅,揣进怀里,目不斜视,以原有的步伐和速度继续坚毅地朝前走。走上长安街后,转身向西走。心情平静从从容容地走出一段路后,回头看了一下,未见有人或车追上来,知道在师父的加持下已脱离了险境,便继续朝前走,先后问了两个警察,找到了公交车站。顺利地来到北京西站后,又顺利地买到了返程的卧铺车票(座票和站票已全部售完)。在返回途中,我又向对面铺位一个在做生意的外地人通过聊天的形式讲明了真相。

在车上还有一个小插曲。我隔壁的包厢中的几个人因打扑克带金钱刺激,被乘警发现,说是赌博,要查身份证,并要罚款。为避免乘警借机查我的身份证,我就开始发正念,自然也就一切正常。在车上我还逢正点发正念除恶和保证平安返回以及帮助在天安门广场非法被抓的同修摆脱邪恶的控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