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天安门广场护法是一个正法弟子的荣幸

【明慧网2001年9月19日】我从劳教所出来后,有一次遇到一位功友,他说他要在7月22日那天到天安门证实大法,我劝他留下来做另外一些事更好。他回答道:“不行,你说的打动不了我,当我一想要去北京时,我有和当初去广州得法时一样的感觉。”

和他一对比,我就知道自愧不如,说实话,这还是我第一次阻止一个从法中正信正悟的功友去北京(他以前一直因为各种原因没去成)。我就问自己:在劳教所每当师父的生日、“7.22”,“10.25”,“10.27”,新世纪元旦等日子你都能公开在坝子里集体炼功,为什么出来后反而以各种借口阻止自己和别人去北京呢?难道自己在劳教所无数次梦中神往的北京之行就因为自己好不容易出来,怕再一次被抓,被关而化为泡影吗?难道认为自己已经做过,承受过就自满自得了吗?难道以自己还有事、有工作要做就可以成为不去北京的借口吗?(况且我以前虽去过天安门,却没达到证实大法的目的) 全国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太多了,想去北京又因被非法关押着不能成行的也太多了,我既然能幸运地出来,就更应该实践自己的诺言――如果能出去,一定上天安门!我还应该带上所有被非法关押又想去天安门的功友们的心愿上天安门!

7月22日上午,我来到广场,发现一个打横幅什么的大法弟子都没有,我有点犹豫,可最终决定走进去。下午,我带着准备好的横幅,“还法轮大法清白”选了广场中间稍微空旷的地方,一下扯开,口里高喊“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等口号徐徐前行,整个广场的人渐渐围上来。大约5分钟过后,便衣拉住了我的手,我继续对着人群讲真相:讲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已有250多人;讲马三家,万家劳教所的暴行;讲千千万万被迫流离失所生活窘迫的大法弟子;讲大法弟子虽然遭受如此大的迫害,依然坚持真理并且抱着善心克服困难讲真相;讲坚信“真、善、忍”做好人无罪;讲善恶有报,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没有好下场……当我说到:善良的人们啊,请你们了解和支持法轮大法吧,千万别受电视里邪恶宣传的蒙蔽呀,我的泪一下子流了下来――为师父的慈悲苦度,为功友们的巨大承受……这样大约过了几分钟吧,我叫便衣放开我的手腕,后来,我果然挣脱了,便向人堆里去,却忘了回头叫他们定住,当然不久又被抓住(后来我深深认识到,不是事先想好怎么做,关键时就能怎么做的。正念除恶的能力是修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只有一个时时刻刻都把自己当作神看,正念很强的大法弟子才能自如地应用他的一切能力)僵持了数分钟后被抓上警车。经过八天的绝食绝水,他们释放了我。

回来后,我看了《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再一次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记得今年5月在劳教所有一次写信写道:我从未那样深刻感受到自己就是大法中的一粒子,正在挥刀斩剑,劈向那宇宙间残存的邪恶;正在仰天长笑,傲视那些败坏生命:你们失败了,真正的大法弟子们都堂堂正正地走了过来。当初99年12月在看守所时,我只要写一个不去北京的保证就可以释放回家过千禧元旦,当时我说:“我再去不去北京是另一回事,可只有做错事才写保证不做,我去北京没错。”到如今来看,邪恶势力虽然因我不写不去北京的保证非法关押了我一年半,可还是没能阻止一个正法粒子去天安门这一宿愿的实现!由此可见,邪恶真的什么也不是!

走在去天安门的途中,我真的发自内心地感到我正在要做一件我本性中最最愿意做的事;那种涌自心底的真切渴盼令我脚步轻快。拉开横幅前几秒,我脑中只有一句话:这是我――一个正法弟子的荣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