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乳山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明慧网2001年10月5日】2001年9月5日下午7时许,由于叛徒的出卖,法轮大法弟子刘红东在乳山和平公园被潜伏在那里的公安人员非法绑架,未经任何法律程序直接送到乳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心虚的恶警甚至未敢通知其家人。

刘红东的父亲是一位退休的法官,善良的老人面对无辜的儿子――名优秀的大学生、一名曾在威海华威化工有限公司进行过多次发明创造、技术革新的专业骨干、优秀中层干部、九九年度作为唯一一名上报其主管部门的优秀员工,却因奉行“真、善、忍”坚修大法而被威海公安和其单位的双重迫害,不得不回到其乳山父母家中,又因时常遭到威海、乳山公安的骚扰和威胁而被迫流离失所。谁知,许久见不到儿子的双亲盼来的竟是乳山公安对其的非法抓捕和进一步迫害。

深谙法律知识的老人面对江氏集团的血腥镇压,既无法为儿子辩护,又无力劝慰体弱多病的老伴(已病休二十多年,身体非常虚弱)。自己悲伤之余还要安抚家人,夜深人静的时候只能一个人暗自垂泪,可想而知乳山公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给其本人及家人带来的是何等悲惨境遇!

目前乳山公安利用许多邪恶的坏人企图为刘红东洗脑,具体情况有待进一步调查。在此我们严厉谴责乳山公安的不法行径,同时提醒大法弟子注意,目前有几个叛徒(特别是电业局的宋XX、和平公署的曹XX)正被公安利用,到处诱捕我们的大法弟子。特别是向乳山送资料的大法弟子,请注意安全,不给邪恶任何空子可钻。

刘红东被非法关押再一次触动了我们揭发乳山市非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卑劣手段和野蛮行径。

乳山市自99年7.22之后即对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员进行严重迫害和严密控制。当地大量坚定的大法弟子被抓,许多外地大法弟子也被抓。去年国庆节后,原大法学员曹建国又经公安严刑拷打和多次灌输邪恶的谎言蛊惑下而邪悟,带领公安一次性抄走三台复印机,将许多大法弟子抓捕、劳教。由于乳山公安迫害大法弟子十分猖狂,我们在人员、设备等方面损失较大,因此外地大法弟子便及时向乳山输送师父经文和大法真相资料,然而又一再被叛徒出卖。这时乳山部分弟子方才意识到,往昔的站长徐占娥已经背离大法而正在做着助纣为虐的事。在知情大法弟子无法及时上网通报更多大法弟子此消息期间,更多的大法弟子不幸被抓。据说徐占娥因出卖功友“有功”受到了乳山公安的“表扬”。2001年4月,原乳山大法辅导站姜副站长因不堪公安长期24小时监控而被迫流离失所。

乳山公安局表面不动声色,暗中向各大法弟子单位施加压力,动辄就要求各单位派人对大法弟子24小时监控,或要求单位办班进行“强制洗脑”,许多单位怕受连累纷纷对大法弟子除名。只要坚修大法、拒写“保证书”或去过北京的全部开除,这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定,在乳山妇孺皆知,其中乳山双连集团一次就开除三人。

至今为止乳山公安已非法送去劳教几十人,并在乳山消防大队等地举办多次“洗脑班”,强行将他们认为比较坚定的大法弟子全部抓去洗脑。同时指使、收买出租车司机帮助他们监视打车及行走在街上的大法弟子,许多网吧、理发店等店铺外面的小型面包车内也大都是公安布置的特务、便衣,他们躲在贴了深色太阳膜的伪装得很随意的车内窥视着外面的人流。而真正标注“公安”字样带警报的车辆,你若仔细观察,会发现或有警察在内闲聊、睡觉,或携妻带子公车私用(越是节假日街上的警车出没得越频繁),或是抓住了真正的罪犯后狂鸣警笛抖威风。而抓捕大法弟子时却从来都是伪装又伪装,且从不敢声张,也从不用警车,全用未加任何标识的普通轿车,公安人员也从不穿警服。至于乡镇派出所就更邪恶,老百姓曾气愤地说:“乡镇派出所就是乡镇干部喂的狗,叫他咬谁就咬谁。”多么可悲呀,人民警察居然被人民称作“狗”,这难道不是乳山的极大悲哀吗?而且乳山政府、公安局公开下发文件,不惜动用高额巨款收买泯灭良心的市民举报、盯梢大法弟子(曾有一大法弟子下班后比平时晚回家半小时,就有公安人员上门询问迟归半小时的原因)。在乳山大地大搞镇压恐怖气氛,令人感觉惊惧和窒息,无形中让许多大法弟子的单位和家人因害怕迫害而管束炼功人。

另据许多大法弟子家人抱怨说无奈中向政府及公安人员行贿以保其修大法的家人被“释放”或被“关照一下”、少受皮肉之苦。善良的乳山人民啊,你们再也不要这样糊涂啊,你们的家人被非法关押,而你们还去求他们,你们被按所谓的“规定”勒索巨款后,暗中又要拿自己的血汗钱去给他们送礼行贿,这是助长邪恶、助纣为虐啊。众所周知,乳山财政入不敷出,却动用大量纳税人的钱去收买、“奖赏”迫害修炼法轮大法善良好人的恶人,而你们的送礼和央求无形中更增加了他们迫害你们家人的力度――不抓捕、迫害你们的家人,谁还会给他们送礼、送钱?望你们三思啊!让我们共同来抵制这场邪恶吧,不要给他们任何市场!

“告诉大家,中国大陆上所有发生的一切天灾人祸,已经是针对那里众生对大法犯下罪恶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灾祸就将开始。”(《大法坚不可摧》)。在此想提醒乳山市各级政府及公安人员,不知你们还记得当年王建智书记领导官方走私甚至动用武警“保驾护航”,最终被青岛海关将走私船只截获,小小的乳山因此而上了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而王建智被判死缓,至今在莱西农场服刑赎罪,商业局长张起山被枪毙,公安局长刘同晓及商业局副局长李乃明潜逃外地被通缉20年。而他们所做的坏事给乳山人民带来的又是什么呢?花巨资在北京召开的招商引资洽谈会招引的许多在谈项目立即中止,甚至许多外商撤资,大量度假村、别墅群孤寂地躺在沙滩上……。刘同晓、李乃明逃到外地后将当时王建智布置走私的讲话录音邮寄给威海专案组从而给王的定罪提供有力证据的事你们还记忆犹新吧?!不知你们想过没有他们两个为什么要偷偷地录音为自己留后路?因为他们知道所做之事是坏事、是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事,他们更明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以东窗事发是迟早的事。而你们现在为了一己之私、为了保住小小的乌纱,知法犯法,替江泽民流氓集团卖力、助纣为虐、残害法轮大法弟子及其家人,你们知道这也是在残害你们自己及家人吗?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为自己留了后路了吗?醒一醒吧,切莫为了自己暂时的私利再充当江泽民的魔爪,去做泯灭人性的恶行,更不要因为你们的罪行再为家乡人民添灾祸。多灾多难的乳山人民也无法再承受太多的苦难。且不说历史上乳山县的归属问题几经周折有多复杂,也不说前些年的水荒(九四、九五年)给全市工、农业及人民生活带来多大的损失和恐惧,以及那几年的暴风雨及干旱带来的欠收灾情,单说那非法走私曝光后就给欲将腾飞的乳山带来了无限的冷寂和萧条,还有拉关系、走后门上任的厂矿企事业单位一把手非法经营、不善经营等等把多少红红火火的企业引向倒闭,市政府广场多少次被无钱吃饭的工人坐满?有多少乡镇教师发工资时拿到的是白条?有多少单位及政府官员到附近县、市借未发工资?……而市委、市政府、各乡镇、厂矿领导从不找自身原因,动辄就“掉风水”、“换门面”、“改名字”……甚至一市之长在市委书记被判刑后竟荒唐地认为是马路对面的雕塑“牛”冲了风水,因而将其撤掉。

另据百姓反映通缉犯刘同晓早已潜伏回乳山,并在银滩大摇大摆地公开利用非法走私所获钱财开饭店,而乳山公安居然视其为合法公民不闻不问,其中的交易自然不言而喻。试问乳山公安局:惩恶扬善、除暴安良是一个警察的天职,而你们难道只会抓好人吗?乳山每年的大案要案、杀人命案你们自己破获了几起?真正的歹徒你们抓不到几个,却对一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真正的好人──法轮大法弟子。这样的现状真的令人十分担忧,抓好人反而受奖励,而且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必担心人身受到攻击,又不必担心日后遭报复;而抓坏人和歹徒则是份内工作只拿基本工资,而且他们大多穷凶极恶,甚至狗急跳墙,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即使你们装备优良也还是见到歹徒胆小怕丢命,若不幸因公殉职,最多追认个“烈干”的虚名,得到一次性数量有限的怃恤金。长此下去你们还会去抓坏人吗?还会记得你们在警校所学的功课吗?我不知道到那个时候人民将怎样看待你们?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还好意思戴你们那佩有国徽的警帽?我不知道你们的孩子的同学让他讲述他的警察爸爸是如何抓坏蛋时,你们的孩子将如何回答?而你们面对孩子的询问又会不会支吾和脸红呢?你们还记得你们从小立志当一名警察最初的愿望来自什么吗?是不是来自小时候影视作品及生活中的“大盖帽”给你的美好印象及你自身除暴安良的热血奔涌?回首过去,你如何面对你少年时代的壮志豪言?……

时值八月十五即将来临之即,这是新世纪第一个仲秋节,也许你为父母及亲朋备下了厚厚的一份佳节礼品,也许你正筹备着一个阖家团圆共同旅游的计划,也许你正绞尽脑汁遐想一个别具一格的过节方式……然而不知你想过没有,被你们抓捕在狱的大法弟子及其家人是怎样的心情?而且你们还正在图谋国庆节前抓捕更多的人,而对这许多的妻离子散、骨肉分离、家破人亡,难道你真的无动于衷吗?难道你的良心已泯灭至此,竟可能视若无睹吗?你真的可以做到把大法弟子都送去劳教然后心安理得地携同家人欢渡节日?那些泪水如无语的河一样流淌在大法弟子家人脸上的悲惨竟不能令你心动吗?在午夜梦醒的时刻你轻抚自己的胸口你真的能做到无悔吗?

我也是一名深受江泽民及你们迫害的大法弟子,虽然你们打过我、骂过我、迫害得我失去了工作,有家不能回,然而想想你们这样无知地在毁灭着自己及家人的未来时,我还是泪水潸然而下,可怜、可悲的生命啊!你们依然是被江泽民迫害的一分子啊!而你竟不自知!回想一下,自99年7月22日以来,你们在江氏的高压下过了几天轻松日子?你因迫害大法而获得的提拔或者“奖赏”真的就是你们梦寐以求的吗?你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憎恨是发自内心还是江泽民、你的上级施加给你的压力?

“无论什么人在世上干了什么坏事,都得自己偿还。”(《排除干扰》)你们知不知道破坏大法的罪业将使你们永远在地狱中沉沦?我相信你们已经听到、看到了大量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恶人纷纷遭到恶报的事实,特别是来自于你们公安系统的,我相信对你们不能说不是一个警示。近日,被文登公安毒打致死的大法弟子刘玉凤的家乡草庙子一带爆发一种瘟疫,一旦传染即无药可治,这正是对文登市紧随人权恶棍江泽民疯狂迫害善良的法轮大法弟子的恶行的报应警示。我们非常不愿意看到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乳山,所以奉劝你们为了自己及家人以及家乡父老乡亲的未来,停止一切迫害行为,不要成为别人手中一根打人的棍子,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做一个真正的你自己吧!你们有幸见到许多大法资料与报章,又经常与大法弟子接触,这是你们何等的福份啊,我真的觉得在很多方面你们受到了上天更多的慈悲和垂怜,真诚地希望你们能够珍惜。我真的不愿意相信你们是明知故犯。这是一个大法弘传的时代,触目所及、侧耳倾听,到处都是与大法有关的事情,在善恶是非面前你必须做出明确的选择。“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是你们面前。”(《再论迷信》)套用一句你们常说的话:悬崖勒马吧!立即释放所有被你们非法抓捕关押的大法弟子,停止一切迫害行为,否则大法不容。

另外,请广大大法弟子齐发正念铲除乳山市的所有邪恶,支持乳山刘红东等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用正念和功能破除邪恶的迫害,冲出魔窟,帮助乳山的大法弟子加快正法的脚步,跟上正法进程。

乳山市公安局副局长倪XX,主管迫害法轮功工作。

乳山公安局刑一科科长冷XX,刑一科主要负责迫害全市大法工作,由此可见乳山公安把迫害大法放在什么位置了。冷XX原是公安局长的小车司机,而且是工人身份,根本不符合当民警的基本条件,更别说提拔当干部了,至今可能仍是以工代干,公安专业自不必说了,但迫害法轮功却很卖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