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大法(译文)


【明慧网2001年10月7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已经一年半了。从童年起我就对所有的超常现象感兴趣。不知从何时起,我的思想里形成了一个明确的概念——修炼。从那儿以后,开始有针对性地从事一些活动,心里总想着一定存在着一些修炼法门,并从点滴的收集信息开始,以便将来能找到。我从没想过我会这么幸运地得到一整套功法和大法。当我读完《法轮大法》后,马上明白了这是多么伟大而高深的东西呀。从此把自己当成法轮大法弟子,开始积极地修炼。心中有一种得到了毕生都在寻求的无价之宝的感觉,并感受到,对我来说,一切都和这件事联系着。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改变,重新评价着事物。以前我觉得我的一生由互不相干的不同的时段所组成,现在我感到从童年到现在看起来零零散散的似乎很偶然的一件件事全都联成了一个整体,目的就是为了得这部大法,走上修炼的道路。我明白了这世上的一切都是有安排的,没有偶然的事情。以前我试图按照自己的观念改造外部世界,现在我顺其自然,对所发生的具体事情,我的认识是:这都是在这个世界上所形成的情、虚假的观念以及与此相联系的各种思想的表现,正是需要在修炼过程中去掉的东西。随着进一步学法,我的认识得到了拓宽,明白了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对人类社会和宇宙是多么的重要。

我在法轮大法修炼中所遇到的第一个关是个人生活方面的。在这之前我的家庭已经破裂4年了,虽然我们没离婚,但妻子带着女儿与我分居了。我以前认为人的夫妻生活不是由护照里的方戳决定的,而是由心灵上的婚姻关系所决定,所以如果夫妻之间连起码的相互尊敬都没有了,住在一起是不道德的,不值得互相破坏对方的生活。得法前,我和另一个女人住在一起,我把这儿当作是我的家,并准备近期办理与前妻的离婚手续,与她正式登记结婚。2000年3月份,这个女人带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于是开始修炼了。一切似乎都很平静,可5月份的一天,她却突然不让我进家门,家里住着另一个男人,她什么也不想向我解释。我尽力表现得象一个大法弟子,心里没有仇恨,没有报复的想法,只是挺难受的,有一种做错了什么的感觉,很遗憾本来能延续的幸福瓦解了。如果我不是大法弟子,我的反应就不会是这样了。

我成了单身。7月份,我开始例行度假,决定结束前一件事——办理离婚手续。可马上各种复杂问题就出现了,这使我明白了,我不应该为自己寻找舒适的生活角落,而应该恢复形式上还存在着的婚姻关系。下面的故事就不讲了。从那时起一年过去了,现在我的妻子和女儿都炼法轮功了。经过5年的分居,我们又从新生活在一起了。

下一个是消业关--牙疼。几天内牙疼加剧。我以前一直害怕牙疼,并且这次是牙疼加上对疼痛的恐惧一起折磨我。一天早晨上班前,我正在炼功,突然一阵剧痛,当时我正在做头顶抱轮,感到两腿发软,马上就要晕过去了,心里想:算了,以后再炼吧,就坐在了地板上;虽然没晕过去,但状态还是那样。一点点挪到沙发上,不光是牙疼,感到整个头部都在疼。过了一会儿,勉强支撑着到了单位,请了假;后来不太疼了,可下巴,舌头及嗓子都肿了起来,没法吃东西,说话困难。3天后全好了。后来牙又疼了几次,但一次比一次弱。当最痛苦的时候,我产生了一些怀疑:我到底是不是大法弟子,是不是我不配做大法弟子,我的病可能根本没给我去,我的牙疼只不过是常人的病,等等。如果用以前我学过的办法治,可能很快就能摆脱疼痛,不过我可能因此就失去了修炼法轮大法的机会。虽然有了疑惑,可还是挺过来了。后来读《转法轮》,读到了:“…佛法修炼你要勇猛精进的。”想着师父的话,我明白了:痛苦中是在还债,给我安排的难都是我能承受过去的,我只要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师父就会管我的。

修炼中遇到了很多事情,过了一段时间后,现在已不觉得过关很难了。每过一次关,我们的层次就有了提高,悟性和忍受力也在提高。

谢谢!

(俄罗斯第二期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2001-9-2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