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北京新安劳教所的邪恶


【明慧网2001年11月1日】当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遭到严重破坏时,众多大法弟子走出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身为大法弟子,这是我们的历史使命。现在我将自己在劳教所的亲身经历写出来,揭露邪恶,让劳教所的“假、恶、丑”曝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我在宣武区凤凰嘴看守所期间,由于自己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迫害,遭到毒打。恶警刘狱医给我插鼻管,边灌边说:“吃不吃,不吃一天灌两次”还把管插下、拿出,来回做了很多次。最后我一出正念自己把管夺下丢到一边,被灌的豆奶吐了他们一身。恶警科长李光明恶狠狠地说:“我就是脱了这身衣服也要制服你。”并且带头打我,有个大个子预审把我右膝盖踢得成紫色,很长时间才消肿。

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下,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下,我被非法判劳教一年。之后我被送到北京市大兴县团河调遣处。在这里受到了非人的待遇。洗漱时间2分钟,上厕所2分钟,根本就别想上大便,也不准洗衣服。一个个象乞丐一样,浑身恶臭,而且永远都是低头抱手、不准抬头。听说调遣处是罗干在2000年6月成立的,专门为了打压法轮功的。恶警们就跟地狱里的小鬼一般,阴森可怖。用电棍电人就跟家常便饭一样,轻则“开飞机”(蹲下低头把双手交叉放于脑后),重则电棍电。打人最狠的是姓付的恶警。她还告诉我们:“都老实点,这是训练规矩的地方。”把我们这些好人当敌人一样来对待,这里真是不见天日啊!

来到新安劳教所后,迫害更加升级,如果不放弃修炼就不让睡觉,成天这样,直到妥协为止。大法弟子贺文因坚持对大法的正信而被无理延期6个月。恶警们指使吸毒犯何玉华不让她睡觉、不让她上厕所,她在劳教所遭受了很多折磨,挨打、罚站、吃窝头咸菜。有一次眼睛被打成紫黑色,所长来看她后,不了了之了。

在这里我还看到了明慧网提起的同修赵明,他被团河劳教所送到新安劳教所强制逼迫放弃修炼,吃了很多苦。今年3月份我看见他在掏垃圾。听他说他被延期了10个月,原因是坚信大法。听曾试图给他洗脑的人说:“赵明真行,我们轮番给他洗脑,赵明仍坚定地说:‘尽管使出你们的招数,我永远不会改变对大法的坚信。’”我曾同赵明在一起吃过一顿饭。当时邪恶之徒们说什么天象变化下应该动应该放弃修炼。”赵明非常正,他立即反驳:“如果象你们所说天象变化,那么当初岳飞明知大宋保不住了,为什么不跟秦桧同流卖国,而只因一身正气、千古留名。大法这么好,为什么要跟邪恶站在一边?”说得邪恶之徒哑口无言。据以前的功友说他及其他被非法关押在团河劳教所集训队的大法弟子们在元旦以前天天挨电棍电,而且超体力劳动,自从元旦以后情况有了好转。现在他虽然表面很瘦弱,可精神非常好。我最后一次在团河劳教所看见他时是7月份,现在情况不详。

国家法律规定: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江、罗流氓集团及其帮凶们置国家法律于不顾,公然敢知法犯法,权大于法,这是人民绝不允许的,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人不治天治!江、罗流氓集团及其帮凶们如其不悟,必将得到应有的报应。

在劳教所不准修“真善忍”,只准“假恶丑”,二队副队长韩秀英在走廊里开会公然教说假话:“如果上面来检查工作,只许说每天出工6小时,法轮功半天学习半天生产。”不让说真话。在检查团来之前一切都伪装好。其实6、7、8月份最多时每天工作11个小时,平平常常也得8个小时。七大队的工作量更大,每天从早8点至夜里10点才睡。小队长刘雅君骂人刻薄且狠毒。当时皮红丽还去找了大队长,事后,刘雅君罚皮红丽站了一上午,官官相护,没有一点正义,人民警察的形象荡然无存,完全成了地痞流氓。有一次丢了一根勾针,后来还找到了,在找到之后大队长程翠娥罚我们从2楼跑到操场上来回共7次,每次仅用2分钟,最后以68岁的张桂英昏倒而结束。私下那些刑事犯都骂她,老太太68岁了累得昏倒了,她竟没有一丝怜惜,可见邪恶到了极限。

他们对待大法弟子还采取送集训的高压方式,逼迫放弃修炼 。一次打扫操场听到里边传出可怕的喊叫声,声音非常痛苦。

我呼吁所有走过弯路的同修们赶快揭露邪恶,助师正法,彻底揭掉江泽民丑陋的伪装,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让有缘人得法,让有善念的人给自己留下一个位置,让更多的世人认清江罗集团的流氓行为。必须在正法时期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勇猛精进,要对得起主佛的慈悲苦度。“邪恶逞几时 尽显众生志 此劫谁在外 笑看众神痴”(《正大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