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用不着“心脏监视器”了!

【明慧网2001年11月10日】修炼前,我的身体糟透了。虽然才40出头,可全身到处都是毛病。最严重的是医院确诊我患有窦性心律过缓,间歇。当时医生讲,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白天好些,晚上得特别注意,很可能睡觉就睡过去了……听到这些,全家人都在忧虑之中。半夜,我偷偷地看着爱人用颤抖的手,打开我随身携带的“心脏监视器”的开关,我只能暗自无奈地苦笑。天天离不开汤药、药片。心脏不见好,又开始了头疼、头晕、上肢麻木,经诊断,是颈椎病变。医生吩咐多躺少活动,每天必须要做牵引,否则,以后会出现全身不听使唤。当时,我看了中医看西医,做完电疗做按摩。每星期要报销数百元的医药费。花钱多能治病也行,可是就是不好使。我想,身体的主件都不行了,我恐怕是来日无多了。唉!早晚也就是那么回事,活一天算一天吧。

想到几十年来我为工作为家庭奔波劳碌,如今竟没了希望,心中郁闷,于是每天早上出去晨练,想让心情放松一下。

一天早晨,锻炼时,我遇到一位从外地到北京探望女儿的人。她在炼功,我看着她炼,觉得很好,也跟着比划。她炼完功,我一问,原来她是在炼法轮功,她曾参加过李老师的传功讲法班。她当时也没讲治病的事,只是说,她曾尝试过许多功法,炼了法轮功后发现这才是最好的,是真正的正法修炼。那时没有书卖,我就借了一份复印的《法轮功》(修订本),我抱著书,看得入了迷。我知道这是一个好功法,是往正道上领人的,老师讲的每一句话怎么都那么对!从1994年5月起,我幸运地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刚炼功没几天,突然,我发现自己半边脸的肌肉又麻又木,症状像我的老毛病--面麻,以前发病时要进行针灸、电疗、吃中药,好长时间才能好。现在怎么又犯了?我炼完功回家的路上和老学员说这事,他们说这应该是清理身体的表现,是从根本上把病去掉……我想,我也没见过老师,没听过课,连书都是复印的,才炼了两天功,就见效了?这个功法真能这么神?我半信半疑,过了两天,果然症状完全消失,而且身体明显感觉轻松了,我兴奋极了,法轮功真好!李老师讲的句句都是真的!我继续炼功、学法,没多久,我忽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我的心脏不难受了,再也用不着“心脏监视器”了。身体有劲,精神饱满,脸色也变得白里透红,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变年轻了。我尝到了人没有病是什么滋味,可以彻底告别医院和药物了。

大法把我从在鬼门关前徘徊的境地中解脱出来,重新获得了生活的希望。我与大家分享自己的这段经历,希望能从这一个方面告诉人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如此珍惜修炼的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