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中闪光的粒子

一位同修的自述

【明慧网2001年11月12日】九月中旬的一天赵君到单位找我,当我看到赵君时被吓一跳,他瘦得骨瘦如柴,被剃光的头上刚长出头发,身上粘着泥土。他告诉我他是从派出所逃出来的,已经几天没吃没喝了。他很吃力的带着极其痛苦的表情,讲述了他从魔窟中逃出来的经过。以下是赵君的自述:

一天早晨突然有几个公安警察,把我押到附近一派出所,那里的恶警们往死里打我,逼着让我承认上网的事是有“组织”干的。我否认这一切,我说这一切从下载到散发,张贴都是我一人做的。他们便更加狠毒的打我,打得我大小便失禁,全身剧痛无法行走,当天晚上他们看我快不行了,两人架着我开车送我回家。我妻子(也是大法弟子刚有身孕)看到我被打的样子,随口说出“他们打你了。”恶警们听到后,气急败坏的把我和我妻子一同又押回派出所,从那以后我再也没了我妻子的消息了。

他们更加恶毒的打我,直到快把我打死的样子。我实在难以忍受,感到生不如死,但我悟到自己生命存在的伟大意义,体悟到了恩师对我们正法弟子生命的珍惜。就在这时我听到恶警们之间说:那个屋的死了。

被打死的是另一位大法弟子。当时我想我不能那样被他们打死。我要从魔窟中逃出去,便发正念要打开手铐和脚镣。但因正念不强怎么也打不开,就在这时我发现桌上放着钥匙,我拿钥匙打开了手铐脚镣,逃出了派出所爬到山中,我不知爬了几座山。现在不知有多少大法弟子被打死了,家属都不知道。你一定要把这个真象告诉世人。

听完赵君这段讲述后,我俩立即分手,我迅速搭上了公交车,不一会上来两名警察,一男一女,巡查时车开了,男的瞅着我问女的:是他吗?女的从衣兜里掏出不知是什么看了一眼说:是他。在他们俩小声嘀咕时车到站了,我趁他们没注意下了车,躲过了他们的跟踪。赵君是否也被跟踪这很难说,从那以后再也听不到赵君的消息了。

是正法弟子的使命把赵君夫妇结合在一起,7·22上京上访就是他们的结婚日,他们曾三次上京上访,两次顺利返回,一次被捕,被捕后他们不向邪恶妥协,在邪恶势力拿他们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放了他们。他们就是这样全身心做着讲清真象、救度世人这一伟大而神圣的事。

赵君,同修们寻找你们,等待着你们的消息,正法中多么需要你们这样闪光的粒子,赵君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