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选择工作方向

大法工作修炼心得点滴(3)

【明慧网2001年11月15日】我觉得对大法的同化不在于“工作量”的多少,“危险程度大小”,“受到迫害大小”,而是在于:“对正法这件事情用的心大小,存在着同样的差异,只是环境上不一样。”(《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无论你是走上天安门,还是走街串巷贴传单,还是你突破网络封锁,还是在国外见政府官员,还是你干脆就是明慧网编辑,都存在这样一个问题——“用的心大小”。

师父在《路》中说:“学法修炼是个人的事,但是往往有很多学员总是把别人作为榜样,看别人怎样做,自己就怎样做。这是在常人中养成的不好的行为。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如果真有铺好的路与顺风车的话,那也决不是修炼了。 ”

据大陆消息,兰州的几个学生弟子因在高速公路上刷标语而被迫害。同时我们知道清华大学的多名博士、硕士等因贴传单被抓。这些同修走出来讲清真相骁勇可嘉,同时我也想,在这一世不是人人都有机会上大学,更别说学成博士。那么这些安排是偶然的吗?宇宙中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正法来做准备,“在宇宙形成的初期就在为最后的大事做安排了,那么很多事情都可能是为今天末劫时,最后一次传正法安排的。”(《法轮大法义解 ·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既然这样,我们是否应当站在如何对大法最有利,对邪恶打击最大的基点上来考虑问题呢?如果人人都从这个角度考虑问题,邪恶一定会更早地被除尽。

从大法基点上考虑工作方向,找准方向后破除一切困难去突破,是需要相当用心的。这需要对天象正确的认识,对自己有正确的认识,摆正自己与法的关系,摆正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我在网上看到六七十岁的老者、或学历较低的弟子,为了把明慧消息带到当地,自学网络技术的事,心中很感动。但是有不少弟子有意无意地用“在大法工作中失去多少”来衡量大法工作的意义,我觉得这种想法有些片面。不执著于常人名利,不一定要放弃名利;不执著于个人安危,不一定非得陷入危险。世间的人身自由、名利、地位、钱财、知识、技能都可以成为我们参与正法可以利用的资源。全盘考虑如何最大限度利用这些资源参与正法,抱着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的态度,用好师父为我们安排的一切物质条件,是当前正法进程中对我们弟子提出的更高要求。深入发掘自己的能力,将自己空间场范围内的一切都投入到深入讲清真相,参与正法中去,体现了我们正法弟子的理智、智慧和慈悲。当然,这绝不是因为执著常人中的物质而找借口不参与正法,我们不能混淆这完全不同的两种基点和做法。

具体说,我看到有很多弟子喜欢做那种马上就能看到“结果”的大法工作,有的弟子喜欢去做表面上轰轰烈烈的工作,而不去考虑自己能否以不同的方式更深入,范围更大地铲除邪恶。

如果将大法利益放在首位,为能充分发挥自己的特殊技能和资源耐心准备,比去做“立竿见影”的工作重要。那种有“成果”的感觉,到底是真正对众生救度的成果呢,还是自己认为的,能从参与正法中得到的“成果”呢?如果总是有意无意从个人修炼中得失的角度去看自己的工作方向,常常是短视的,而且结果总是辜负了师父苦心安排我们“历史上已经给了你们一切最好的”。比如有的人懂技术,有的人善于搞协调,有的人耐力大……等等,如果不分青红皂白,别人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常常会带入人的因素。更严重的是,如前所述,有的人内心用“失去多少”来衡量大法工作的意义,那么你求这个“失”,你也许会真的失。而你失去本可用于参与正法的种种物质利益(包括人身自由)后,会发现其没有用于参与正法。

我还认识A女士,她是著名高等学府的学生,会开车,她原来和B女士一起贴传单。我也找她去谈。她同意和我们一起搞印刷、将真象告诉世人。就在做关键的工作的同时,她多次要出去贴传单,似乎不贴传单就无以证实自己在修炼。凡事走了极端,其实都会被邪恶钻空子。我们多次劝她,每次都劝住了,但是这次,最终,她还是再次去了天安门(以前她去过天安门、进过看守所等等)。经过了毒打、绝食、三次以生命抗争,被无条件释放。回来后A女士认识到:对自己而言,还有对邪恶打击更大的方式。

她适合做那种需要耐力、枯燥而不需要和人协调的活。近百万张双面印刷的资料全部都是出自她的双手。在印刷方面另外弟子给她准备耗材、电子文档,其他弟子负责运输和交货。冬天其他弟子去给她修工作间漏水的小暖气,替她挂工作间的窗帘,因为她个人自理能力不够,大家分工、配合得很好。

C从学校被休学时才20岁出头,没有社会经验、没有工作经验。样子显得非常学生气。她不适合做那种到处联系的工作。她虽明白法上的道理,但是在交流时不能很好地理解对方话、表情、手势的含义,人心的险恶就更是一无所知。后来,也是由于不恰当地选择工作方向,发资料的人以及发资料的协调人全损失了,我们的工作无法继续,就把机器给了能继续工作的弟子。她到处去联系,希望能重建我们的联系网。但是我认为她不合适。但是那时我又担心自己“是否有怕心啊”,担心我的执著限制了别人的提高,也不敢太拦着她。逐渐C变得不听意见,鲁莽武断,很快就联系上了特务,被骗了以后还认为其“心性高”。不理智地将住处和工作间暴露给特务。结果是人员、钱、设备全部损失。其中包括一位非常精干的弟子,造成一定范围内大法工作一蹶不振。幸亏关键设备等事先转移,但无法和损失相比。

后来从监狱里传出消息,她经历了非人的折磨,头被打得变形,胸部被打坏,指甲盖都被摧残掉了,很长很长时间不让睡觉,转过多个监狱。但是她凭着对大法的一颗心,凭着大法赋予她的坚定意志,全都闯过来了。邪恶妄图摧毁大法弟子意志的邪恶企图被粉碎了。她什么都不说,更没有接受洗脑。在警察审问她时,她将警察知道的所有情况都揽到自己身上。

听到她的消息后,我心中象是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

师父说:“因为旧势力的目的就是破坏,学员有很强烈的执著时、严格地说那时的行为根本就是魔性的表现、是感情带动下的行为、不是理性的、所以邪恶才会出现。”(《理性》)。而当这种执著以参与正法工作的形式表现出来时,以“可以放弃一切物质利益”、“不怕抓、不怕打、不怕死”的外表表现出来时,就更具隐蔽性和危害性。片面强调某些心的去除实际上是对修炼中某一层次的执著(根源还是“私”,对自我的执著),是对那个被去掉的心的迷信——迷信去掉执著心后的状态。要记住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我们是“真、善、忍”同修。

无论你原来有多么良好的意愿,修炼就是实打实的,什么外表的华丽和“轰轰烈烈”和冲动的感情都不会使你不放的执著带来的损失有所减弱。我们在修炼中各种不理智的行为已经给大法和修炼带来了很多不必要的损失。“教训应该使你们更成熟。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

走正自己参与正法的路,师父《路》这篇经文是我们修炼道路上的新的开示。我的体会,找准自己的工作方向,不被自己以各种形式隐藏的执著所带动,是我们当前修炼中应予以关注的课题。在这个问题上,我希望各位弟子能交流一下自己的心得以及经验教训。

最后,我用明慧编辑部文章《更加全面深入细致地向中国人民讲清真相》中的话结束我这篇体会:“当前我们要更加充分地利用各自自身和外在条件的优势,通过各种渠道,(尤其是社会上现成的广泛的信息交换、商业活动、文化交流、经济合作、旅游往来、媒体宣传、联谊团体、社交网络),采取各种方法,(如广播、电视、录音、录像、报章、杂志、电话、传真、信函、电子邮件、网上讯息、论坛、标语、传单、广告等等),坚持不懈、百折不挠、理智智慧地设法把真相带给尽可能多的人,(包括个人、集体、社会团体、政府职能部门,大法弟子的家人、朋友、同学同事、街坊邻里),帮助人们认清真相、识破谎言、摆脱邪恶的影响与控制,并从内心深处升起对大法的敬意和对真善忍高尚境界的向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