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创造了人间奇迹 师父给予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2001年11月16日】我是大陆一名女学员,今年37岁,原来是国营某大企业的一名职工。工作条件比较好,家庭环境也相当不错。然而在得法修炼之前我却有班不能上,有家没能力管。整天泡在病床上,在病痛折磨的死亡线上挣扎。

1995年我刚好30岁,30岁在人生的旅途中可算是个美好的年华,对于我来讲更是这样。我工作的单位当时效益不错,我的丈夫是本企业中的一名基层干部,我们还有个五岁的男孩,一切都显得那么心随人愿。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95年来我被查出了患有淋巴癌。随即被送往省城肿瘤医院。体查完毕就被抬上了手术台,然后是麻醉、开胸、查病灶……主治医师连连摇头,不能手术。随即抬下了手术台。其结果可想而知,病情比预料要严重的多。也等于宣布我是无药可治了,是被判了死刑的人,生命何时结束得看死神的意愿。听到病情后的精神压力,病魔给我带来的痛苦,化学放疗对肉体的折磨,一下子我显得苍老了许多,我的人生历程跌到了最低谷。然而天无绝人之路,正象师父最近《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人不是白白来在人世的,因为在过去,地球的这个环境当中是没有今天这样的人类的。大家知道我经常讲到外星人,我为什么要讲外星人呢?因为那才是过去真正的地球环境中的人,它们才是历史上不同时期、甚至更遥远的历史中这儿的主人。不管地球换了多少个了,每一期地球上的生命,人的形态都不一样,长相不一样,差异很大,但是它们都是这儿的主人。那么为什么这一期我们人类的形象变成了这样呢?因为大家知道宇宙的法将在这里传,在历史上很久远时就在奠定着以后洪传大法的一切基础,不能弄一些象动物一样的东西来听法,那是对大法的侮辱,所以神仿造自己的形象造了今天的人。”原来我们来到人世是为了来得法的,是为了返本归真的。

在住院化疗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到有人说法轮功《转法轮》。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本源生命中的灵性为之悍然心动,感到一股暖流通透全身,牢牢记住了《转法轮》三个字。出院回家后我已失去了往日的风彩,走路要人搀扶,诸多生活方面不能自理,丈夫上班顾不过来只好请了小保姆。在痛苦的煎熬中我对人生的一切都淡漠了,然而在那心灵深处一直惦记这《转法轮》,我渴望找到《转法轮》。为此凡是来看望我的人,凡是我能接处到的人,我都向他们打听《转法轮》。1996年6月,机缘成熟,我终于得到了《转法轮》。我知到这是我梦寐以求的,这才是我生命中最需要的。学法时间不长我的天目就打开了,我看到了许许多多常人看不到的另外空间,那真是无比美妙,殊胜,我深知那才是人最终应该去的地方,从而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心。尽管我很少能上炼功点去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但师父只看人心,决不会落下一个真修弟子。记得那是97年某月一天的下午,我从睡梦中醒来刚要起床,突然看见一个直经约有一尺左右的绿色大法轮向我飞来,响着美妙的嗡嗡声,旋转得象透明的绿色陀螺一样,飞到我左胸伤口缝合处,不停地转啊,转啊!帮我调整身体,清理病灶,一股股暖流通透全身,周身所有的细胞也都跟着转起来了,那种身心舒坦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美极了!当时我热泪盈眶,沐浴在佛光普照下的心情难以言表,是人生所从来没有过的真正幸福。法轮转了大约有一分钟左右然后飞到我寝室门的上方不见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当时我只感到师恩浩荡,身心美不胜收。

但是修炼的道路决不会是平坦的,每个人都会有要过的心性关,只要你修炼就得有人帮你提高心性,而如果你不知向内找,那就会一直僵持不下,非得把你那颗心磨掉不可。从97年年中到98年上半年我就遇到了这个情况。本来得法修炼了身体在一天天好起来了,可我脾气却越来越差,常常无端地和丈夫吵架,我总是挑他的毛病让他服从我,把我照顾得更好点,好象这个家就应该以我为轴心转,而忘记了我们大法修炼者,应该处处为别人着想。其实我还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应该受到无微不至照顾的病人。因为心性没提高上去,身体也每况愈下,我又被送进了医院,体检……化疗……迷迷糊糊地在这个圈子里转悠开了。身体越来越虚弱,走路又要人搀扶,头发全都掉光了……。即使这样师父也没有抛弃我,没有扔下我这个不知佛恩,不知精进的弟子,一直在点化我,一直在往回拉我……。当然我一天都没有放弃大法。通过师父的不断点化,通过不断地学法,有一天我突然明白了,根子上的问题找到了,心性也就突飞猛进的提高上去了。我是大法修炼者,我生命的意义就在于修炼,返本归真。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当你摆正了自己心性位置的时候,大法能够帮助你做一切事情,于是师父又帮我灌顶,帮我清理身体。

然而正当我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学法修炼之中去的时候,99年7月,江、罗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场空前的魔难铺天盖地的开始了。然而他们打错了算盘,宇宙的历史怎么可能按照邪恶之徒的意志发展呢?师父说“大法修炼的学员对于宇宙真理的认识是理性与实践的升华,人类无论站在任何立场上否定高于人类社会一切理论的宇宙法理都是徒劳的。(《再论迷信》) ”

当这场魔难来的时候,因为我已从那种困惑中走了出来,所以我没有受到影响,魔难对我只是更加精进的锤炼,而决不是退却或者停步不前。我并没有因身体还不够好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我就自己写信往政府有关部门送,向省、中央各部门邮,走路不行我就来回都坐出租车,后来出去挂横幅发真象资料我都是坐出租车去,因为我深深地知道我之所以能有今天完全都是大法给予我的。大法给予我很多很多,我就是要为大法说句真话,为师父说句真话,为自己说句真话。洪法、讲清真象是正法,是我们修炼的必不可少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我们得以提高的重要条件与环境,是锤炼自己的良机。

到现在我不但心性得到了提高,身体也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特别是2000年的整个夏天和秋天我都坚持不断的到离我家不远的小公园去炼功。我就是要让周围的人们都看看法轮大法给我带来的好处,让人们都看看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首先我的秃头现在已经变成了又浓又密黝黑的披肩发,其次从98年下半年开始到现在我再没进过医院,一次也没做过化疗,没再吃过一粒药,仅这一项就给国家节省了12-15万元;98年岁末就把小保姆辞退了,现在洗衣做饭操持家务全由我一人承担,真正成了家庭主妇;因为我已完全能够操持家务了,我丈夫已摆脱了家庭牵挂,连续两年被评为企业全系统的劳动模范,儿子学习成绩也良好;我可以毫不夸张地向全国全世界人民宣布:我打败了死神,我真的在大法中获得了新生。

为此我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给我家庭带来的幸福。但是我觉得光我周围的人知道了还不够,我要通过明慧网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也要让那些迫害大法、迫害师父、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都知道,他们歪曲事实嫁祸法轮功是错误的、卑鄙的,是注定要失败的。

正义必定战胜邪恶,法轮大法永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