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老家看到和听到的

【明慧网2001年11月17日】(一)戒备森严

11月4日,我回四川老家,从北京站上的车,一进站,果然像大家说的那样,警察把守在进站口,旁边摆着计算机,乘客每个人都要被检查身份证,将身份证输入电脑,检查合格后,在身份证上盖上章才允许进站。返京的车上,也有警察挨个检查身份证,没有盖章的一律进行登记。

(二)乘客的声音

在列车上,与同一卧铺车厢的几个人交谈,谈到法轮功时,只听北方某市的一个乘客说:“法轮功还真厉害,我姐姐都70多岁了,炼法轮功后一身毛病都没有了,还能扛一袋子米上楼,平常走路比我们走得还快。”他还说:“我见到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屈服的,没有一个反悔的,你就是闹翻天、下岗、离婚,你怎么整都扭不住人家。”“现在我们那里横幅、真象传单铺天盖地,连警察也不管了。有的警察看到后就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们也得干工作,你等我们走了再挂吧’……”

(三)抓住机会讲真象

回到老家,我给家里人讲真象,让他们看《天安门自焚真象》光盘,一家四代十几口人都有不同程度的醒悟。其中我老叔比较固执,一天,他跟我说:“你爷爷病了一年,都是因为炼功炼的。”我说:“爷爷是去年生的病,可是你99年7.20后就不让爷爷炼功了,你还收了他的书,你要是让爷爷坚持炼功还会这样吗?”老叔愣了一会儿,不再吱声,以后再也不提这事了。

一次,爸爸说:“你们兄妹炼法轮功,现在让人家整得有家都不能回了,你爷爷年轻时要不是修道,说不定那时就当厂长了。”他话题一转,突然说:“不过那样的话没准儿文革被整死了。”我说:“是啊,不能只看眼前,我姐要不炼功现在是蹲监狱(修炼前搞经营时有违法行为,修炼后及时刹车并向上级说清了问题,而另一搞经营的人后来被判了刑),我要不修炼可能是吃、喝、嫖、赌、抽,我妈要不炼功早死了(以前一身毛病,精神状态不好)。爸爸您是最大的受益者。”爸爸不吭声了。

(四)

我的一个堂妹今年考上了一所著名的医科大学,在入校时学校给每个学生发了一个表,让家长的单位盖章证明家中有没有炼法轮功的成员。现在她要入党,写入党申请书时被告知必须对89年6.4、99年法轮功表态方可通过。这种文革式的株连政策令人啼笑皆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