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小故事

【明慧网2001年11月17日】
  • 大法弟子的智慧

  • “江泽民算个啥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反对佛法要下地狱的……”

  • 不干缺德事

  • 明智的家属

  • 真相材料供不应求

  • 讲真象中的一段经历

  • 大法弟子的智慧

    公安局在一大法弟子家门前不远的墙上贴上了反对大法的标语,大法弟子急中生智,告诉孩子你们装着打架把他撕下来。两个孩子去后吵一吵撕一条,闹一闹撕一条,一会儿给撕得干干净净。

    邪恶不服输,又在不远的一户做生意的人家墙上贴了一张。大法弟子到这家人买东西,跟这家人说:“你们家墙上贴这些东西,多碍眼,人家看了都不愿意来了,这不影响你们生意吗?”这家人一想也是,就给撕了下来。从此以后,邪恶再也不贴了。


    “江泽民算个啥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反对佛法要下地狱的……”

    一天中午同修老徐在市场上买东西,看到十几个人围着一个卖豆腐的唠嗑。有个人说:“法轮功真行,怎么打怎么压根本不顶用,你看现在到处是法轮功的宣传帖,真了不起!”老徐立即凑过去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人们的目光都投到老徐身上。“你们看我身体怎么样?我快七十岁了,买上一袋八十斤的土豆扛到六楼没问题。没炼功之前我得了脑血栓,吃饭都得我老婆用勺子喂。我学了法轮功以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是李洪志老师救了我。我炼功五年多了,从来没吃过药,这五年多连感冒都没得过。这么好的功法江泽民不让炼,他还不是大魔头吗?你看人家普京,比他能吧,你看人家小布什,比他能吧,人家都不反对,他却反对。江泽民算个啥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反对佛法要下地狱的……”老徐的一番演讲,博得大家热烈掌声。


    不干缺德事

    江泽民政府为了迫害大法弟子,阻止大法弟子讲真象,可谓费尽了心机,除了警察的监控、跟踪、蹲坑外,还动员了社会的闲散人员把守在院门楼口,。但是,法轮功真象材料仍然源源不断地走进了千家万户。明白了真象的人们也不再愿意跟着江泽民干伤天害理的事,有个居委会的大妈对法轮功学员说:“你别看我们戴个红箍,(谁)管那事儿呢,让转就转一圈,才不干那缺德事儿呢!”


    明智的家属

    有一大法弟子家属要办理出国手续,公安局说:“你的儿子炼法轮功,不能给办理签证手续。”家属很明智,没有错怨孩子炼法轮功,而是明确指出:“(中国)现在的公安局真不是东西。”并告诉儿子,在外做事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大法弟子的讲清真相已经使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使他们从对大法的怨恨中解脱出来,获得了生命的新生。


    真相材料供不应求

    大陆某地,每天两三千的真相手册,现已发出数万册还供不应求。由于真相手册的版式比较好,又不象单张的传单易丢弃,所以效果非常好,再加上真相光盘,和不干胶,正义的光明已经照亮了整个城市,邪恶无处躲无处藏,就连公安局的人看了之后都说:“这是真的,看完后就醒了。”在邪恶的迫害中,大法弟子的正义之举惊天动地,真正地是在用理智和智慧铸成永远不灭的坚不可摧的金刚之体。


    讲真象中的一段经历

    2000年10月6日,我把手里讲真象的信写完发走后,我来到商店买笔(原来的笔坏了),我挑好笔去交钱时,只觉得脚下一滑,我本能地用手去扶墙柱子,手没能扶住,胳膊肘却撞在了墙上。随后又把我弹出去,双手向前重重地摔在地上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过了一会儿才清醒过来,一看,旁边的收银小姐吓坏了,她看我动了动身体忙说:“您怎么样?真吓死我了。”我说:“没事,没事。”她把我扶了起来,当时我感到半边身子麻木。

    在往家走的路上,有一个声音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赶快上医院吧。我心里说:我是修炼的人,没那个事儿。回到家把信写好带上材料,我便试着骑自行车去发材料,快到下午5点时材料发完了。这时,腋窝、胳膊、手疼得不得了,胳膊肘肿得像小馒头似的。只好乘出租车连人带自行车一起拉回家。

    我想:今天做错什么了?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是消业,还是干扰?晚上,胳膊疼得不能入睡,我就学法,学师父的《心自明》以后的新经文。我明白了,这是邪恶在阻止我讲真象,不让我证实法。邪恶采用各种形式干扰破坏,不让大法弟子讲真象、助师正法。我没有把这个看成是消业,而是把它当成揭露邪恶讲清真象的新起点,不但要做,还要做得更好。

    当时丈夫出差在外,我要照顾孩子、洗衣、做饭,我每天都整理真象材料、写信。我指着胳膊和手说:“你别干扰我,我可不养着你,你们也要做讲真象的事。”我把胳膊放在写字台上,用手按着信纸。它好像听懂了我的话,尽管手掌、手指都肿着、还很疼,但慢慢地由疼变麻感觉不到疼了。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以顽强的意志写信、发材料千余份,并经常和学员联系、交流,传递师父的经文和明慧网上的材料,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一位功友说:“这次摔得这么重,说不定是邪魔来取命的吧?”我知道这是邪恶利用我有业力迫害我,不让我讲真象,但我不承认它们安排的这一切,而是在破除邪恶的过程中做我该做的,尽一个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