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野蛮迫害


【明慧网2001年11月19日】我是刚从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出来的大法弟子。我要把自己所知道的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实际情况揭露出来。

99年7月20日大法受到迫害以来,我和老伴几次去北京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都没有找到说理的地方,还被抓回来拘留。最后没办法我就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警察抓住后在他们的谎言欺骗下我说出了姓名和地址,后被送到当地驻京办事处,然后转回老家非法关押,到2001年1月4日又被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只因到北京说了句真话,就遭受这样的迫害。

在万家劳教所,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受尽了邪恶的折磨。邪恶的管教为了让大法弟子放弃修炼,采用各种刑罚逼迫大法弟子。不让炼功、不让学法。我因为炼功,经常被邪恶之徒打得满身青一块,紫一块。前胸被打得呼吸都困难。

我记得在2000年除夕之夜,邪恶的干警让我们看电视,我们心在法上,宇宙大法被邪恶践踏,我们的师父在蒙受不白之冤,我们哪里有心看电视。大法弟子就集体背法,背《洪吟》。邪恶的干警气急败坏的把电视声音放大。全体大法弟子齐声喊“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们师父清白。”就在这时邪恶的男干警上来几十人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木棒子打,累得他们满脸淌汗,也没有动摇大法弟子这颗正法之心。而那些女干警吓得乱作一团,满身是汗不知如何收场。大法弟子金刚不动的正法之心,令邪恶胆寒,打不怕,骂不听。最后他们没办法,两个恶警架着一个大法弟子回到各自的房间。

为了正法,大法弟子在正月初八去大餐堂里吃饭时背《论语》、背《洪吟》,又遭到邪恶的男干警的毒打与残害。刹时间黑压压数不清有多少恶警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木棒子打,那真是往死里打。我当时被打断了一根肋骨,疼痛难忍。更为狠毒的是恶警们强迫坚定的大法弟子蹲小号、坐铁椅子、老虎凳,两手背到后边绑起来,脚尖着地开飞机。谁要说话,就用胶带封住嘴,不让上厕所。一天就给一碗稀粥喝。这时有一个大法弟子被迫害得脸肿得很厉害,眼睛也看不见走路了。

我记得在今年6月18日半夜听到一楼有惊人的哭叫声、打骂声。我们二楼其他的人不知实情,但有一个大法弟子用天目看见一楼有人被打死了。恶警后来知道她看到打死人的事,为了杀人灭口,给她买了四个好菜、大米饭让她吃。她刚要吃,耳边就有一个声音说:“不能吃,菜里有毒!”她就对周围的恶警说:“这么多我也吃不了,咱们一块吃。”可那些人没有一个敢吃的,所以最后她也没吃。后来不知邪恶之徒采取什么办法迫害这位学员,以后再也没见到她。

当时我们不知道大法弟子被打的真相,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邪恶狱卒让大法弟子们签6条所谓的“保证”。学员们不配合他们的要求,他们就按照江XX下的命令行事,往死里打,“打死人不偿命、不受处分”。有的大法弟子就这样被残害致死。当天半夜2点左右,警车就把大法弟子连死带活的,都拉到密室去了,第二天就象没事一样。

大法弟子出门不报数,就被逼迫到烈日之下曝晒。因为坚持炼功,大法弟子都被绑在铁床架上、罚站、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吃喝拉尿都在房间里。一椿椿一件件被迫害的事实说不尽道不完。大法弟子们为了抗议这种非法关押与虐待,200多人集体绝食30多天。邪恶之徒把我们封闭在房间里,天气闷热、屋里潮湿,又不见太阳,再加上绝食,所有的大法弟子身上都长了疥,痛痒得令人难以忍受,有的严重得生活不能自理。就在这种情况下大法弟子还以大善大忍之心向这些恶警们讲清真相:“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对你们不好。希望你们善良的一面能有所醒悟,不要再造下无边的罪业。只要你们生命能得救,我们承受的痛苦再大也心甘情愿了。”有的干警终于醒悟过来了。

后来我们为了争取学法炼功的环境,我就在号里炼静功打坐。开始号长往下搬我的腿,给她累得够呛也没搬下来,她就气急败坏地报告恶警。所里的三个主要的不法官员都来了,往下搬我的腿,也没搬下来。我跟他们讲:“由于你们对我们的非人迫害,又不让我们学法炼功,全身才长了疥疮。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没有大法也就没有我。如果你们不让我炼功,那还不如让我死了。只要我不死就要炼功。”后来他们也没办法,就对号长说:“那就让她盘一天腿,不许拿下来。”就走了。我也没听他们那一套,炼了两个多小时的静功,就把腿拿下来了。号长也没管我。从那以后我们基本上可以学法炼功了。这都是大法弟子用生命开创出来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