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母亲的呼唤:救救我的儿子!


【明慧网2001年11月19日】我是兰州大法弟子杨学贵的母亲。我的儿子因为坚决不愿放弃他至高无上的法轮功信仰,忍痛抛妻别子,长期流落在外,于今年9月被公安绑架。市公安局一处让学贵出卖同修,他一言不发,只轻蔑地摇头。恶警们兽性大发,用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他。儿子被打得体无完肤,眼睛被用拳头捣成青紫。这些衣冠禽兽们还把学贵的两手背铐,把小腿扳过来压在大腿下面,然后脚腕和凳子铐在一起,几天几夜就这样铐着……听到这些,我心如刀绞。作为母亲,我的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栗。我反问自己:儿子是坏人吗?他应该受如此残酷的刑罚吗?不!学贵36年的人生经历都在我眼前,历历在目……

儿时的事就不说了。82年儿子光荣地参了军,85年正赶上国家有难。他义无反顾地报名,要到老山前线去打仗。我心疼他,不同意。儿子说:“没有国家那有小家?我是父母生的,别人就不是父母生的吗?”听到这话,我流泪了。整整二年啊,我每天流着泪坐在电视机前,希望能看到枪林弹雨中儿子的身影。那时候,儿子被称作“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87年,儿子终于从前线回来了,分配在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总务科工作。新生活开始不久的94年,学贵得了严重的肝病。他所在的医院尽了最大的努力,病却不见起色。我们自己又想尽了一切能想到的办法,也无济于事。到最后债台高筑,全家人向隅而泣。学贵自己万念俱灰,偷偷地准备了安眠药打算自杀。就在这近乎绝望的时候,1995年10月,一个难忘的日子,我们得到了宝书《转法轮》!儿子如饥似渴地看书,忘了人间的一切苦恼。仅仅过了半个月,他身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病痛消失,能吃能睡能干活。不久,他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地上班去了。从此以后,儿子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不占公家一丝一毫便宜。那时候,同事们称他是“新生的杨学贵”。

今年6月,学贵他爸出了车祸,右脚被压伤了。儿子在外听说后,捎话回来:“我爸是炊事员,杀生太多,这是还了一大债。”又说:“不要给对方讲过分的条件,不要讹人家,讹了对自己不好。”我们按照儿子的意见做了,肇事方十分感动。当他知道我们是在按照炼法轮功的儿子的吩咐做时,惊喜地说:“法轮功真好!谢谢李大师……。”

但是,曾几何时,在“人权恶棍”江泽民标榜“现在是中国历史上人权最好时期”的今天,我的儿子却由“新时代最可爱的人”一下子变成了被在全省通缉的“逃犯”。法轮大法给了第二条命,被大家称之为“新生的杨学贵”的人,现在却身陷魔窟。儿子被迫失去了工作,在外颠沛流离,没有一分钱收入。当年为治病欠下的债至今重负在身,家徒四壁。就在这样艰难困苦的境遇里,他考虑的还是别人,在他父亲遇车祸的事上,反复叮咛我们:“不要给对方讲过分的条件,不要讹人家……。”在道德沦丧、物欲横流的今天,这是怎样的博大胸怀,怎样的大善大忍呀!也只有李洪志老师教导出来的大法修炼者才会有这样无边的慈悲!而当前这个鬼兽遍地的环境却容不得他,等待他的是铁窗和镣铐……。

我没有修炼法轮功,大法的法理也不明白多少。但是,作为母亲,我知道我的儿子冤枉。他只是感激救了他命的李老师和法轮大法,愿意按他师父的教导去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并且把法轮功的真相告诉被蒙骗的世人。他没有错,更没有罪,有罪的是迫害他的人。历史会证明这一切。

面对中国国家恐怖主义的迫害我放声呼吁:全世界主持正义的母亲们,请关注我的儿子杨学贵的遭遇,他冤枉啊!救救我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