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法弟子在江苏大丰农场劳教所受迫害的情况


【明慧网2001年11月20日】第一阶段:

一、劳教所的管教恶警用邪恶的理论攻击大法:用尽了最恶毒的语言,用造谣诬蔑等各种手法欺骗大法弟子和群众。编写了许多专门的邪恶材料,但都被大法弟子识破。

二、用人的各种情来打动大法弟子,但大法弟子没有动心。

三、用威胁手段,以上二种不行就专门连夜出台几十条规定,以加期来威胁,并给大约5名大法弟子扣分(扣分后可以加期,可以严管,关禁闭)。有一次有部分大法弟子因不写“记录”,被恶警留下不许吃饭,后因大法弟子说:“那我们就不吃饭。”恶警们就慌了手脚,马上给吃饭。有一次有几人没按它们要求写回答的问题被扣2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上去签字,使邪恶的企图落空。那一阶段大家都没有按邪恶的要求去做,使它们感到了问题的棘手。

第二阶段:

北京的二男二女的邪说暂时迷惑了一部分人。那些不受叛徒歪理邪说影响的大法坚修弟子被分到组内劳动。劳动中恶管教叫劳教人员整大法弟子,实际上是体罚式的劳动。3名大法弟子在挑土时被加得挑不起来,但硬逼其挑,结果摔了一跤,但逼人的那个恶劳教人员当时得到了报应。也摔了一跤,扭了脚,很长一段时间脚走路都一拐一拐。6名大法弟子被整得肩上破皮,耳朵上破皮,专门用人加满巴斗叫他一个人上肩还要快跑,天天这样。4名大法弟子体力不行,天天被整得不行,晚上还要从6点站到10点半。一名大法弟子提出站不动,第二天早上被电棍电。除了白天劳动是体罚式的,晚上没有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天天从6点站到10点半才让睡觉,一直到十二月中旬以后才结束(省上有人来调查后才没有这样)。一名大法弟子天天被恶警逼迫站操一站就是半天,不许动,下午吃过饭再是半天,晚上也要到10点半。到后来因他一直没有写一句什么任何保证,被无理延期3个月。2名大法弟子有时白天体罚式劳动,晚上到深夜2点才让睡觉。另7名大法弟子在劳动中被整得脚走路一拐一拐。50多岁从没有参加过劳动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不但不给休息,反而被加大劳动强度。5名大法弟子因没有按恶警的要求写“材料”而被打了5个多小时电棍,双手铐住,三根电棍同时打,打完了电,充了电再打,一直从7点多到中午12点多才住手,被打得脸上的眼皮都肿了起来,双手破皮发紫,全身都破皮。过后大法弟子感到法轮在调理头及全身。下午劳动中还叫干重活,而且被专人逼迫快跑。下组劳动后更是恶劣,天天出工,收工拿二人的工具(大约三十多斤)走三四里地。

一名已经53岁了的大法弟子在劳动中被专人逼迫干活,有一次100斤的化肥扛了约四里地,手里还要拿几个脸盆,天天这一身泥一身水,但晚上回后不准与其他劳教人员一起洗漱,要等到看守他的劳教人员到后才能洗漱。中午,晚上别人休息他要站着,不准休息,就是这样那些邪恶的警察还要求加大强度。在劳动中,宿舍里,每个人都任意辱骂他。有一次在恶警的唆使下,那个看守他的劳教人员只许他三天一次大便,不准小便,开口骂人闭口骂人,还用粉笔在地上写了我们师父的名字硬逼着他叫他去踏。但他没有去踏。恶警天天逼他写“材料”放弃修炼。因为恶警如果逼迫一名大法弟子放弃修炼,不但可以得到400元奖金,还可以升官,这样官、钱都有了。2名始终没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被解教后又被恶警直接送到精神病医院看守起来,到现在都没有回家(大约4月份解教的)。

第三阶段:

欺骗是骗不长的,暂时放弃修炼的人通过一段时间(大约2个月),从法上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纷纷在劳教所内向警察写“声明”,表示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他们经过一番与邪恶艰苦的斗争。11月16日邪恶们不得不宣布失败,把前一段暂时放弃修炼的人全部分配到组内用强体力劳动来迫害。这个过程也是很紧张的,邪恶之徒们也住到了监舍(二个邪恶的警察,到后来那个教导也住了进来),不许大法弟子讲话,收掉经文,不接收大法弟子的“声明强化洗脑作废”,最后那个邪恶的教导员不得不讲:“今后我也不讲法轮功,到这来就是劳教,下组劳动。”

当然大法弟子的劳动环境与劳教人员是根本不同的,劳教人员讲:“如果这里来了一百个法轮功,我们就不要干活了,都叫法轮功干了。”因为一个法轮功学员白天被二个劳教人员看守,晚上专门有一个不干活的看守。就连有些良心的警察都说:“这是一场政治阴谋。”

不管邪恶用尽了心机,用尽了手段,使绝了招法,想尽了恶念,动尽了坏念头,大法弟子终于都过来了。现在第一批被集中迫害的大法弟子除极少数外都以极其坚定的态度继续修炼着。有的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有的被二次非法送进劳教所,有的已解教,不管邪恶怎样猖狂,都永远地动不了大法弟子坚修大法的决心。

在恶警不准大法弟子声明他们的“强化洗脑作废”后,已解教的大法弟子写了集体声明信直接送省及北京司法部,这样使邪恶们没有了任何遮盖了,他们的强化洗脑彻底破产。

恶警用电棍电坚修大法弟子,用不让人睡觉,有的八天,十几天不准睡觉,其手段极其恶劣。有一个大法弟子亲耳听见邪恶的警察说:“如果不放弃修炼,就可以打一种针,打了以后几天死掉,没有任何痕迹。”须知恶有恶报,想出这种阴毒杀人方法的人自己必然会死得更惨,而且死后有受不尽的苦行、永不得超生!

下面是恶警迫害大法的具体事例:
1:有一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后被恶警迫害性的插管灌食,被插到了肺部,引起肺水肿,肺出血,而被放回。
2:有一女大法弟子在派出所,被恶警双手吊铐铐到肉里去再毒打。
3:有一位大法弟子在男看守所被二十个人(犯人)天天打了二十一天。后打人者得到报应,肚子痛、手痛、脚痛才停。但大法弟子已被打得遍体鳞伤。
4:在北京看守所有一位男弟子被冷水浇身达3个小时(3月份)。
5:有的学员被直接用交流电施以电刑。
6:有一位大法弟子(男,36岁左右)被打死,恶警赔了3万元钱给家属,还不许家属讲。
7:恶警利用不明真相的大法弟子家属恐吓大法弟子,以到达逼迫他们放弃修炼的目的。
8:强制性办洗脑班,已办了三期,侵犯大法弟子人身自由,派出所要求大法弟子外出要向它们请假。
9:大法弟子不能三人在一起。层层保证,省向中央,市向省,县向市,镇向县,村向镇保证看守好在家的大法弟子,不然,官帽不保。
10:连坐法,一人炼功,全家株连。
11:其他穷的地方办洗脑班的钱逼迫大法弟子自己出,拿不出就逼卖家具,粮食,……
12:对大法弟子当天抓当天就非法送劳教所。
13:恶警打死打伤大法弟子还有“功”。对大法弟子没有手续,抄家当家常便饭。
14:恶警在劳教所内逼迫一个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得4000元“奖金”。在洗脑班内如果逼迫一个大法弟子放弃修炼,一个看守除了可得1000元“奖金”外,还有每天30元工资(共40天),没有人放弃修炼,只发每天10元工资。
15:有一名警察指使犯人在看守所打断了大法弟子二根肋骨,结果那个恶警半个月后遭现世现报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