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汉川市党校洗脑班的邪恶


【明慧网2001年11月21日】在汉川党校洗脑班里,帮教干部用各种卑劣的手法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修炼。先是象哄小孩儿一样要大法学员们写所谓的认识,可是大法学员写的都是对大法的正见和正信。几天后,帮教干部开始厉声吼骂,当看到大法学员们的坚定后,开始罚学员们跑步、接着不许吃饭、被铐上铐子,夜里放在外面“喂蚊子”。在种种卑劣手法用尽都达不到目的后,它们恶毒地欺骗威逼学员的家属狠狠地打学员。有个学员的丈夫是开麻木的,儿子是开修理店的。帮教干部为了达到它们的目的,多次上门强逼他们打这个学员。她丈夫说:“我哪里愿意来打你,是它们每天去骚扰我,要扣留我的麻木,罚我的钱,我哪有钱给他们罚呢?”她儿子说:“他们每天不许我开门,不让我做事,我怎么情愿来打妈妈呢?”

最后那些坚定的大法学员被送入二看守所。在二看守所里,干部马火发不许大法学员与家属见面,家属想见学员得交“生活费”。有的学员家非常贫困,没钱交。有的家属为了见自己的亲人一面忍气吞声交了钱,接见时,干部马火发、所长李剑高、曾凡金总是骂骂咧咧,不停地唆使家属打学员。它们还经常殴打学员,对绝食的学员强迫打针。现在这些恶徒都遭到了报应:

——所长李剑高有一次看见大法学员炼功,就凶狠地命令男刑事犯打学员,该大法学员坚贞不屈,仍然炼功,他又命令犯人打,没过多久,他的胳膊、腿、嘴巴都摔坏了,特别是胳膊,结了很厚的黑疤。
——曾凡金因大法学员不配合邪恶,不报数而骂学员,还搬一把椅子端一碗茶坐在门口骂了半天,第二天就喉咙疼,发不出声,打了几天吊针。
——党校洗脑班的张宏才因诋毁大法,经常念诽谤材料而嘴巴烂到鼻子下,却还不知悟地说:“我嘴巴疼,几天都没跟你们说话了。”
——恶警肖阳明打学员,当时就胳膊疼,却一点都不知悟地说:“如果不是我胳膊疼我还要打。”
——一姓赵的恶警打学员,第二天突然不舒服并吃药,一刑事犯问他是否打了“法轮功”,他边摇手边小声说:“别说,别说。”
——恶警陈志强打学员,几天后被撤职。

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学习大法的人是想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众生啊!清醒吧,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一条永远不变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