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记者采访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泽农(译文) 【明慧网】

明慧网记者采访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泽农(译文)

【明慧网2001年11月23日】

明慧记者:欢迎归来!

泽农:谢谢!

明慧记者:当我突然间看到你在天安门广场上的照片时,尤其是当我读到你临行前的声明时,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想给你一个热烈的拥抱,第二个念头是想尽快来采访你。

你现在能为明慧网的读者回答一些问题吗?

泽农: 当然可以。

记者:你修炼法轮功多久了?你是怎样走入修炼的呢?

泽农:我修炼法轮功已经3年了。我是1998年在互联网上找到他的。在练过功夫、太极、学习过中医和周易以后,我知道关于生命还有更多的奥秘,但是我沉溺于一些不良习惯而无法自拔。自从我找到了法轮功后,一切都变了。所有我无法找到答案的问题都得到了解答,我的生活目标变得明确了。当时我正想放弃在社会中生活,进山隐居。然而找到大法后,我决定用我整个的身心修炼法轮功来取代进山隐居的选择。我从一个因自己的问题去埋怨社会的人变成了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当我母亲和朋友们看到我的生命的变化后,他们也开始走上了修炼法轮功之路。

记者:你为什么去天安门?

泽农:我选择去天安门,是因为这样有可能使所有的中国人都能听见我的声音。我想让中国人民有机会知道法轮功在全世界传播的真实情况。在中国,人们被剥夺了具有个人的看法的权利。虽然,某些不同的看法有可能允许存在,但所有的看法都是建立在被国家控制的资讯的基础上,而该资讯往往不让人看到全貌,而且常常都是谎言。在法轮功的问题上,中国人被(江泽民集团)灌输了太多的谎言。其谎言之一是其他国家也在迫害法轮功,并造谣说国际社会认同中国的对法轮功的镇压。这造成了中国民众跟随迫害,并强迫无辜民众帮助政府犯下反人类的罪行。中国社会中各个不同阶层中都有许多人被欺骗了。我感到这是对一个如此美丽的文化所做出的最卑劣的事情。610办公室不仅仅在中国利用各级政府,法律,学术,医疗,劳工和安全系统攻击法轮功,它还一直在努力使民众参与抹黑这个世界上最古老和最富饶的国家的名誉。

从修炼法轮功中,我开始理解中国的文化是何等的博大精深。我也开始对中国人怀有深深的敬意。对于那些生活在如此令人羡慕的历史文化中的人们,我十分尊重他们。这就是为什么我去了中国。我想让人们知道他们被骗了。我热爱中国和她的人民,我无法容忍看到迫害的延续。我并不强求中国人民相信我。我只是要把真相告诉他们。他们知道在某些方面的资讯是受到封锁的。我请他们扪心自问,问问自己为什么。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思想和心。我尊重这一点。这是高层次的法的一部分在常人这层次的体现。我仅仅请他们别做坏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所有中国人都知道这一点)。不要对法轮功抱有恶念。不妨先等一下!等到你自己看到了再说。我到底是对是错,先别急,你会自己明白的。当你被允许听到和看到一切的时候,你自己就会明白。

我向所有具有自己的思想并且和我一样热爱中国的人,致以心底最深的敬意。合十。

记者:你的家人和朋友如何看待你这次北京之行呢?

泽农:我的家人看到我回家非常高兴,也非常支持我。我妈妈告诉一家报纸她为我感到骄傲。

记者:在中国,一些人说你们这30多个西方人并不修炼法轮功,是被收买了去天安门广场的。

泽农:我们都是真正修炼的人。我问你在你们的文化中,哪有一个历史上的修炼人喜欢钱财的?济公和尚从来不喜欢钱,张果老和吕洞宾也不喜欢。我们都是修炼人,这种从美国政府或其他人那里拿钱的说法对我们来说太可笑了。我们也不喜欢政治之类的事。如果我们喜欢,我们还怎么能真正地修炼?

这是无耻的谎言。所有监视我们的警察都看到了我们炼功。他们甚至说他们知道我们是好人。他们说“如果法轮功对你们有好处,那么你们就炼,但是你们不懂中国的法律,所以别到这里来”。我坚决地告诉他们你们不能制定法律迫害民众。我们提醒他们这些“法律”违反了他们自己的宪法,以及他们签署的国际公约。他们坐在那里张口结舌。他们的谎言都是空话。现在那些遇到我们的警察可以在他们读到那些(诬蔑)报道时看到那些诽谤法轮功的人的本性了。他们将看到他们所有的同胞都被骗了。所以我又说了一遍:别做坏事,别动坏念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等着吧,你将来自己会明白的。

记者:能描述一下你在天安门广场上的经历吗?

泽农:我加入了来自13个国家的35名法轮功学员,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我已经认识多年。不必多说,我们都明白我们在为中国做什么。每个人都穿着整齐、面带微笑。一位年轻的女士捧着一束白花站在第一排,以纪念在被(江泽民集团)迫害下死亡的法轮功学员们。这是个庄严的时刻。我们集体合影,然后席地打坐。我在后排帮助举起一个美丽的金色横幅,上面写着真、善、忍。

在10秒钟之内,警察蜂拥而至把我们用警车围住。警察试图夺下我们的横幅,但学员们保持着勇气和力量。

当横幅被夺走时,我在打坐。我感到平静祥和并充满了很强的能量。我挺奇怪没有人着手对付我。我睁开眼睛看到警察在我周围但没有人靠近。我决定不要坐等包围。于是站起来从警车后面跑出来并从我的T恤衫底下拉出一面我自己做的横幅。上面用中文写着“法轮大法好”。我于是高喊,“欧洲知道,美国知道,加拿大知道,全世界知道,法轮大法好。”三个警察把我打倒在地,然后把我带回警车围成的圈里,我非常坚定地用中文告诉警察,“你知道法轮大法好”。我重复着这句话,一直到一个高大强壮的男子打在我的脸上使我的鼻子软骨变形。他继续打我的头和身体,强迫我进到车里。在车里我看到另一名年轻人被打在脸上不省人事。当他躺在那儿时,这个高大的男子用脚猛跺他。,后来我得知他来自瑞典。一名法国年轻女士的喉咙被捏住窒息。当我看到时,我把这个警察的手从她的脖子上拉下来。那个打我的高大男人变得非常恼怒并要再一次打我,但一位女警察劝他不要。另一名来自澳大利亚的男士被打得比我还厉害,他的手都断了。

记者:在你们被拘留后都发生了什么?

泽农:我们被关在天安门广场警察局的一个房间里。然后他们把我们放到一个约6英尺宽、15英尺长的带铁栏杆的牢房里。我们中的一些人拒绝进入,这使警察很难办。然后他们说他们将把我们逐个带出去谈话。我们就手臂挽着手臂连接起来,这样他们就必须把我们所有的人一起带走。我知道至少一名在美国读书的以色列年轻男子被单独押进一个小房间里遭到殴打。然后他们把我们带到旅馆,并把我们分成两组。每一组关在一个会议室里。他们给我们送来食物和水。但这只是为了给我们录像,以显示对我们的“人道待遇”。我们拒绝了但说谢谢。尽管他们试图制造对我们好的假象,他们仍威胁我们说,如果我们不在他们的中文声明上签字,就不让我们离开。一些人因为没有签字而又一次受到暴力攻击,被劈头盖脸地打在头上,踹在肚子上。经过24到28小时的等待之后,我们全部被送回国。

记者:根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今日所言,你们得到了“人道”的待遇。你对此有何评论?

泽农:我的回答很简单。他们在撒谎。对于他们的这个说法,我一点也不惊讶。我们只需要回顾一下“天安门大屠杀”和“文化大革命”,就可以看清他们所谓的人道概念。今天,为了所谓的“维持社会稳定”,无辜的人民就要遭到酷刑折磨和杀害。江泽民正以其歪理邪说和邪恶的权力控制,竭尽全力败坏着他的国家。江泽民、罗干、“6.10办公室”和那些帮凶都终将被绳之以法。中国历史在真、善、忍的光芒照耀下,将会再次焕发出光彩。中国有如此之多的善良人们,这一时刻终会到来。

记者:请谈谈你认为中国为什么迫害法轮功?

泽农:正确的说,在这个问题上毫无疑问要分清的是究竟谁是中国。中国人民没有迫害法轮功,也从未迫害过法轮功。事实上,正是由于中国欣然拥抱了法轮功而遭到江泽民犯罪集团的迫害。罗干的“610办公室”被授予了凌驾于中国各级政府之上的权力,并在各级中国政府都设立了办公室。整个社会中的政府和一切机构团体都被用来迫害法轮功,因为一切组织机构,以及社会各阶层,都有人们在修炼法轮功。

炼功者的人数之多吓坏了中国国家主席。XX主义的存在是为了“解放全人类”。但是江泽民却以此为借口,来掩盖他对名利的追求。他以此来为自己谋私利,因此他正在为了一己之欲而出卖整个国家民族。

法轮功启发人觉悟(开慧,开悟),但是只有那些能够真正达到无私无我,并且能不畏艰难,在修炼道路上坚定地走下去的人(修炼真、善、忍并非易事)才能够达到大自在(解脱)。就是因为中国社会中有众多杰出的人们,所以才会有超过一亿的人认识到法轮大法的强大威力,并开始修炼这非常严肃的功法。

李洪志先生一直在向人民付出和给予,镇压前,这个事实在中国已经是家喻户晓。一个利用人民为自己谋私利的领导怎么可能使得法轮大法的受欢迎程度持续上升,修者日众呢?这不是正好暴露出江泽民自己是一个腐败的领导人吗?所以,他在罗干的协助下建立了“610办公室”,并为迫害作辩护,已超过了两年。然而,一旦真相大显、迫害结束时,江的邪恶本质就将曝光于天下。

他们至今都无法铲除法轮功,这是因为法轮大法是真正至高无上、崇高而伟大的,而且,这也是因为那些能够认识到大法的博大精深的人们有着足够坚定的信念和足够清晰的头脑来维护如此珍贵的东西。

历史上从未有过如此博大精深的法理如此迅速地传遍整个世界,而且对人民只是给予,毫无索求。当这部大法令年长者恢复生气,为年轻人指引了方向,推动了科学的发展,以大善之心面对迫害,以坚定的立场捍卫真理,人们都会看到他,希望得到他,并学习他。这个情况已经在大规模地发生了,对大法的尊重在整个世界上日益增长。我为那些能够认识到他的珍贵的人们而高兴,为那些被欺骗的人们而伤心,为那些失去机会的人而落泪。

记者:气功在中国一直很流行。中国有许多不同门派的气功,你认为是什么原因他们特别地把法轮功称为“XX”呢?

泽农:我过去练功夫,气功,和太极等等的时候,我的老师曾经告诉我不要免费教给我的朋友(尽管如此,我还是免费教过朋友)。他们虽然也在谈论道或法,或者一些气功低层的理论,但他们却是为了名利在做事。他们的做法并不真的是先为别人着想。

然而当真正纯净的东西出现的时候,就会威胁到他们的存在。对于那些身在中国的人来说尤其如此,因为那里有许多人能够识别真正的道或法,并想得到真正的修炼。但有些人忘记了他们试图修炼的初衷,因而不能真正的修炼,反而试图维护起他们的个人利益。他们攻击和诽谤法轮功。原则上讲,这与江泽民没什么区别,仅仅是他们的权力很小而已。

记者:你现在从北京回来了,还有什么要对中国的人民说的吗?

泽农:我非常幸运,因为我是一个拥有思考自由和做事自由的年轻人。但从某种意义上讲,你们比我更幸运,因为你们能够出生在中国的土地上。然而正如你们所熟知的,你们所处的环境十分复杂。对那些能听到我的声音的人,我为你们高兴,并想给你们一个坦诚的微笑。对于那些不相信的人,这是你们的选择,我尊重这一点,因为你们有你们自己的思想和心。但是我确实想对你们说,当你们为自己做决定时,不要做坏事,别动坏念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耐心等待,你们自己将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