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超越国界、文化、语言和种族

悉尼中领馆前的欢迎会及新闻发布会

【明慧网2001年11月23日】11月22日中午12:30左右,一百多位悉尼法轮功学员聚集在中国领馆前,举行了欢迎因11月20日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而被拘捕及强行遣返的三位澳洲西人法轮功学员的欢迎会及新闻发布会。多家澳洲电视台及报社的新闻记者到场采访。

三位学员分别做了简短发言,介绍了她们在天安门广场打坐、被抓、被强行遣返的经过。她们说,我们与其他十一个国家的三十多名西人法轮功学员于11月20日下午两点左右在天安门广场合影留念后,开始坐下来盘腿打坐。我们展开了一面横幅,上面用中文写着“真、善、忍”。我们刚刚坐了几分钟,警察就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警车也开到了我们身边。我们被强行带走,手举横幅的名叫CHRIS的澳洲学员遭到殴打,手背上留下了斑斑伤痕;悉尼的KAY和MYRNA的手臂上也留下了青紫和抓伤的痕迹。MYRNA还出示了被警察撕破的衬衣。

她们还说,我们被抓进警车后,被带到了天安门附近的一个警察局。我们被关在拥挤、肮脏的监室。有两名女学员被警察从二楼的楼梯上推下,一直滚到一楼;有至少五名女学员甚至遭到性侵犯。

之后我们被带到一个宾馆,关在一个大房间。我们的电话被强行搜走,警察到处都是,每个人至少有两人监视,连上厕所他们都有人跟着,并不许我们关厕所的门。我们就在椅子上坐了一整晚,没有休息。

让我们感到吃惊的是中国人民受欺骗的程度。当我们告诉这些警察法轮功学员遍及全世界四十多个国家,《转法轮》已被翻译成十七种语言、还有的语种正在翻译的时候,他们居然以为我们在骗他们。他们说中国政府告诉他们法轮功在世界各国都被取缔了。

当我们质问他们在天安门举起一面“真、善、忍”的横幅违反了哪条法律时,他们说“真、善、忍”这三个字现在在中国就是违法的。这让我们感到太不可思议了。

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曾被劳教一年的法轮功学员也作了简短发言。她说作为中国人,她为起源于中国的法轮大法在世界上得到如此广泛的传播和认同而感到骄傲,同时又为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不但得不到自己的政府的保护、反而受到自己的政府的迫害,而现在居然需要外国的同修来为他们请愿而感到悲哀。是结束这场残酷迫害的时候了!

四位学员致辞以后,记者们长时间围住三位西人学员,又详细问了许多问题。摄影师们则扛着摄象机,将学员们展开的横幅一一录下,过往的行人接下了传单。风雨交加多日的悉尼今天终于放晴了,灿烂的阳光见证了今日的一切。


下文是在悉尼学员欢迎从北京归来的三位西人法轮功学员的欢迎会暨新闻发布会上,一位来自大陆的华人学员的发言:

我是一名来自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曾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劳教一年。作为一名法西斯式劳教所残酷迫害的幸存者,我在此想代表中国人民,代表中国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代表千千万万此时此刻正在拘留所、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和“洗脑班”饱受摧残的法轮功学员向三位从北京天安门广场归来的西人学员说:我为你们骄傲!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历史将记住这一天。在中国的历史上,中国人民见证过鸦片战争的硝烟,见证过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留下的残骸,见证过日本侵略军的烧杀掠夺,当然也见证过西方的传教士到中国传播基督的教义。但中国人民从来没有见证过这样的场面:来自十二个不同国家的三十六名外国法轮功学员聚集在天安门广场,高举起千千万万中国法轮功学员举起过的同样的“真、善、忍”横幅,为一种起源于中国的修炼方法请愿,并请求中国政府释放它自己的人民。

我到达澳洲的第一个晚上,就去参加了当地法轮功学员的集体学法。参加学法的一半是中国人,一半是西方人。同一本《转法轮》,大家用中文念一段,用英文念一段,再用中文念一段……所有的人都念得那样专注,中、英文的衔接是那样的自然。在那样的时刻,语言、文化、人种、国籍的区别消失了,而我的心中则升起了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深深的自豪:有哪一本中国人写的书,在这样被不同民族的人以这样方式同时阅读?

作为中国人,我为十一月二十日感到骄傲,它有力地证实了起源于中国大陆的法轮大法所倡导的“真、善、忍”已经超越了国界、超越了语言、超越了文化、超越了种族、超越了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而走向了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但同时,我又有着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深深的悲哀:中国的人民,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不能受到自己的政府的保护,却要这么多的外国同修来为他们的自由奔走。我在此想提请中国政府注意的是:各种传统的修炼古已有之,她深深地根植于中国的传统与文化,有着悠久的历史和顽强的生命,与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没有任何关系;法轮功学员更无意搞政治,他们的要求非常简单,只不过是信仰“真、善、忍”的基本权利。

最后,请允许我再次对三位学员的归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并引用三位西人学员之一的申明《我为什么要去天安门》中的最后一句话来结束我的致辞:“我想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