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简阳市恶警对我谋杀未遂的经过


【明慧网2001年11月23日】我是四川省简阳市大法弟子,于2000年7月14日第二次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北京公安通知当地公安接我,在火车上我想不能让恶警带回去再非法关我,还有许多功友没走出来护法,还有许多事等着我去做,于是到出站口就走脱了,又回到正法中来了。到11月份在一功友家被叛徒告了密,当地广兴镇派出所所长刘远志开来警车,进门不问青红皂白就拿手铐铐我与另一功友。我们拒绝戴铐,没铐上就推我们上警车,留两人看守我们,其余的去搜功友家有无大法资料。我在车上微闭双眼,约十多分钟后见一人拿东西向我头部打来没看清什么东西打的,只感觉后脑勺痛,一下就昏过去了。

后来才知道本来是他们是要把我打死,按照江泽民政府政策可以“打死算自杀”。功友对恶警说我是公安家属,恶警才没有把我打死(这是我后来才听说的)。

恶警怕我死了给他们找麻烦,就将我送到广汉市医院,在医院昏迷了七天七夜。恶警怕我死,就先对世人说我跳车想自杀等,从不说是他们打的,用这种方式来掩盖他们杀人犯罪的事实。医院CT诊断是:1.右侧额中脑内血肿;2.左枕部硬膜外血肿,与11月3日比较略有吸收;3.左颞骨骨折;4.左顶枕部头皮血肿已基本吸收;5.少量蛛网膜下腔出血。刚回家几天,广兴镇派出所所长刘远志通知再交1000元钱去,但没开发票,连收据、白条都没有一张,当时我不知道,后来才听说。

2001年1月18日在我被打还没有恢复正常,面部神经萎缩,嘴角向一边歪,一只眼不活动的情况下,简阳市“610”办公室大队长鄢义全又带领几个人到我家非法抓我进看守所关押。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棍,江泽民犯罪集团的走卒他们还是人吗?他们逼迫我背叛大法就可以回家过春节。我想大法这么好,千万年才等来今生今世得法,我是不会当叛徒的。

春节后,他们见我不说不写,就把我作为当地的重点,要判我的刑。无论恶警怎么对我,我的心里就记着师父的一句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特别是我刚进监狱大门时犯人们看到我被打后的样子很可怕,半月后身体恢复正常了,亲眼见我没吃药却好得很快,都感到很惊奇。我就借机给他们洪法,在他们了解了大法的真相后,有人得了法,有的人明白了站在大法的一边支持大法会得好报,骂大法骂师父会遭恶报的道理。

在7月24日恶警在押室里挂出诽谤大法的图片,并叫我们说出看后的感想。我和另两个功友看到这些图片挂出来又要使许多人受骗,我们就向犯人们讲清真象。等谈出感想时有个犯人说:“我只知道他们炼法轮功的是好人。”我想,就这一句话,这个生命得救了!有个犯人是判的死刑,在牢里已得法一年,后改判死缓,这就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威德。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7个月后,我决定想办法出去助师正法,不能受邪恶的控制,我就绝食。在第13天时他们怕我饿死,于8月30日就找我丈夫用公职换我出去。

回家后,一个多月里家人把我看得很紧,他们怕被株连开除公职,不许我与任何人接触,软硬兼施,又打又骂,我就给他们洪法,他们不愿接受,我说是政府中的个别恶人在迫害大法,电视里说的全是假的,目的是为了使善良的人不明真象而仇恨大法与师父。但他们不愿听我说,只想把我拉回常人中生活,家人团圆,不受牵连。我想他们暂时不能接受,现在还有许多善良的人不明真象需要我们去讲清真象,挽救他们。我不能为了小家庭的安宁,而不去挽救更多的家庭和世人,那我还是大法弟子吗?我要“助师世间行”!我们大法弟子是宇宙的护法神。

就这样,我又离家了,为的是去兑现那千万年的誓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