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惨绝人寰的一幕 【明慧网】

万家劳教所惨绝人寰的一幕

【明慧网2001年11月23日】2001年6月18日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召开的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加减期”大会上,20名大法弟子(一部分带着手铐)被40余名佩带电棍的男女恶警抓肩劫持走入会场,百余名恶警布满整个会场,邪恶恐怖笼罩着万家。

犯罪所长史英白、卢振山在会上大肆谤佛、谤法,并吼叫:“不‘转化’也得‘转化’,强行‘转化’!”有7名女大法弟子站起来证实大法:“法轮大法是正法!你们不配说我们师父的名字!”正义之声此起彼伏。恶警们凶狠的冲向大法弟子,拳打脚踢、电棍击,瘦小的大法弟子高淑彦被恶警打倒在地,不停的拳打脚踢,狱医还强行地给她打了一针(不知什么药)。佳木斯大法弟子左秀云被一恶警按倒在地不停地用脚踢胸口,打得她几乎休克!然后两男恶警把她拖到后面走廊扔在地上。

54岁的许丽华(双城市大法弟子)被头朝下,从二楼拖到楼下没人的地方继续殴打,许被打得鼻青脸肿、嘴流血。

大法弟子赵雅云(双城市乐群乡人,54岁)等6人被拽到走廊后,一男恶警对她们大吼:“你们谁还敢说法轮大法好!”赵雅云大义凛然地回答:“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举着电棍对她的头部、脸部、胸口处乱击。大法弟子王芳被戴手铐,大法弟子陈雅丽被电棍击伤。

会后暴徒将三班的8名功友与被非法加期的16名功友,关进七队禁闭室(小号)关押。

6月19日下午恶警全明浩说,所里的官员要来小号检查,让小号里的大法弟子都站起来。大法弟子杨秀丽因有伤起身慢了,并跟全明浩解释,恶警全明浩不听,开门将杨拽出来,光着脚反绑在监门上。对门的大法弟子芳芳从门缝中扔给杨一个塑料袋垫脚,恶警全明浩看到后将塑料袋踢开,拽出芳芳绑在监门上。

晚上开饭时,我们大法弟子一起要求恶警将两名功友放下来一起吃饭,恶警不答应,大家也不吃饭。恶警全明浩挨个的问:“吃不吃饭?不吃的都绑上!都出来陪着!”说完他打电话叫来5~6名男恶警,将13名功友架飞机似的绑吊,不许说话、不许穿鞋,谁说话就是一顿毒打。

晚上9点多钟,大法弟子杨秀丽要求上厕所小便,恶警不答应,还辱骂、恐吓一番。后来杨秀丽要求管教放下她,恶警们不听,还拿绳子捆她的腿,拿胶带封她的嘴。杨实在憋不住,就地解了小手,恶警把她按在地上,一边骂一边用她的身体擦尿,用拖布往杨秀丽的脸上擦。恶警李民过来用两脚夹住杨的身体,抓住她的头发往暖气片上撞,说:“我帮你死!”撞完了,又把杨绑起上吊。用电棍不停击她的身体。抓住她的头发吼:“你看着我!我就是专门收拾你们大法弟子的!”然后,把气味难闻的胶带塞进杨秀丽的嘴里,再用胶带缠了几圈把她的嘴封上。晚上10点邪恶的所长史英白来到小号看了后,对管教室的恶警说:“要严管!”管理科的刘伦对小号的大法弟子吼叫:“谁不老实就收拾谁!让男刑事犯收拾你们!”女恶警吴宝云说:“都给你们定X教了,都老实点!”大法弟子朱纯荣祥和地告诉她:“把法轮功定为X教,是江泽民在国外不负责任的乱说!”恶警吴气急败坏地找来一只拖鞋,指着朱纯荣吼道:“我让你闭嘴!”朱纯荣说:“我告诉你的是真象!”恶警吴不由分说,轮起拖鞋照朱纯荣的脸打了几十下!把朱纯荣打得鼻口流血,脸打变了形,恶警吴打累了,又用胶带把朱纯荣的嘴缠了数圈。

午夜后,迫害开始升级,恶警原来说只要吃饭就可放下来,可现在又变口说要遵守所纪所规才能放下来(包括不炼功、不背经文)。

哈市54岁的大法弟子潘宣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恶警们强迫她参加生产劳动,潘说:“我无罪!判我劳教是错的!”一年多来,潘的大部分时间都被关在小号,戴过手铐、坐过铁椅、睡过光板地。这次被关小号,恶警李民多次掐她的脖子,使劲往下按,潘宣华难以忍受时发出声声惨叫,大量的汗水,滴湿了地面。恶警全明浩说:“你只要答应不在所内炼功,我就放你下来!”潘宣华没答应。李民就煽她的耳光,煽出血后,用纸擦干,然后塞到潘宣华的嘴里,不准吐。大法弟子潘宣华说:“我就是不活了我也不说违心话!”女恶警吴宝云对恶警全明浩说:“下个班交给王恩光,他行!交给别人弄夹生了!(注:恶警王对大法弟子非常凶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