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恩感恩


【明慧网2001年11月24日】在感恩节即将到来之际,我向大家讲一个真实故事。以使我们都能知恩感恩。

在人们的眼里上海男人是持家、敬重太太的好手,而我这个上海男人却不然,每天的做饭家务非但从来不管还脾气非常暴躁,动辄就向太太大发雷霆,且有着嗜烟、酗酒的恶习。人家一天三顿饭不吃不行,我是每天两顿酒不喝不行,家里来人我总是以酒代茶招待客人的。由于我生活无度又常发火大动干戈,终于使妻子无法忍受,于是带着孩子离开了我。家庭破裂后孤影相吊的凄凉使我一蹶不振。真是祸不单行,也许心情不快及生活上无人照料的缘故,我患上了中、西医都叫不上名的拉肚子怪病,每天数次泻肚如水。一连几年每天全身无力痛苦不堪,访遍中、西名医及偏方都无济于事。一次不慎我又把腰椎创伤,真是雪上加霜。我便每天借酒浇愁,结果愁更愁,生活对我真是苦不堪言。

95年一位朋友向我推荐法轮功,当时极度痛苦的我已是有病乱投医了,什么方法都去试但自己也不报太大希望,反正炼法轮功也不花钱,于是我便每天跟大家一起炼功,渐渐人有了些精神,我把《转法轮》这本书看完后,觉得非常好,自己内心也开朗了许多。随着不断学法我认识到了吸烟酗酒是强烈的执著,而且严重地损害着身体健康,逐渐地我也没有感到什么痛苦就把吸烟酗酒的瘾好戒掉了,人的脾气也不那么暴躁了,也不易着急发火了,几个月下来拉肚子和腰椎病也不治自愈了。法轮功使我摆脱了长期的精神和身体的痛苦,已离婚的妻子发现了我的变化后说:“你若早学法轮功,我们就不会离婚了。”

后来我来到澳洲,由于刚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切从新开始,加上身体健康,也就忘乎所以了,法轮功就扔下不炼了。听到中国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消息,心里非常明白坏人又是在制造冤假错案,但考虑到家人在国内,还是不露声色为佳,所以对此事漠不关心。

一天,在街上我接到一张法轮功学员派发的《明理》报纸,回家睡觉前打开准备看上一眼,可看着看着,报纸上众多学员因为上访,为法轮功讨公道而遭受迫害以致被虐死的报道及照片使我这不惑之年的男子汉泪水夺眶而出。常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而我眼见曾使自己身心受益无穷的法轮大法遭诬蔑却不闻不问,法轮功到底好不好我是有过亲身体验的啊!但我却对邪恶诽谤法轮功无动于衷,我不由的用手摸了摸我的心口,我的的良心在哪里啊?我怎么竟是如此的忘恩负义?此时我的心象是被撕碎的痛。一时脑海里思绪万千:

记得以前学法讨论时,对师父给见义勇为基金会捐款一事我不太理解,几年来我未学法炼功但此时却突然明白了:修炼是从做好人开始,师父鼓励那些见义勇为的人是因为有正义感的人才是真正的好人啊。

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文革时我那当厂长的爸爸被打成反革命投入监狱,我妈妈被逼走投无路,投黄浦江自尽,留下我和弟弟相依为命的凄惨情景……。看着这份报纸我看到又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们正在遭受无辜的迫害,当年的文革悲剧又在重演啊!看着看着,报上每一个被关入狱的学员,我感到好似我当年在狱中的父亲,每一位被迫害致死的学员又象我那被逼死的母亲,国内正在遭受磨难的法轮功学员是我的亲骨肉啊!

我,一个文革的深深受害者看到文革又卷土重来;我,一个法轮大法的亲身受益者听着邪恶对大法如此诽谤,我在哪里呢?我内心陷入深深的自责!我痛心疾首的后悔!过了一会儿我平静下来想,后悔过去不如奋斗将来。于是我发誓:我要继续修炼法轮功,但这次我不只是向法轮功索取,而是要回报法轮功对我的再造之恩。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积极参加法轮功的各种请愿活动。我虽然不会英语,但我会用心去征集签名,一天也可签上几百个。我几次请假参加长途步行SOS呼吁等活动,有人对我一个“新学员”却如此地投入而不解,求“圆满”?说实话这么殊胜我都不配想;求“功德”?我有何功何德?我只是在用实际行动报答大法对我的再造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