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帮我重新加强正念


【明慧网2001年11月25日】我是黑龙江省法轮大法修炼者,以农为生,99年7月20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造谣陷害法轮大法,诬蔑诽谤师父,残酷打压法轮功修炼群众,无中生有,栽赃陷害,宣传机器谎言连篇。全国到处是白色恐怖,真是有天塌之势。

7.20后镇政府同派出所多人到我家抄家搜书,强迫在他们事先印好的表格上签字,我没被他们所带动。我们走的路都非常正,没有任何错。这些日子里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使我喘不过气来,我在思索着,政府里的那些人为什么要那么做?我应该为大法和师父讨回公道,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

99年11月份我进京上访履行公民上访权,在信访部门被抓。我感到很震惊,也感到很奇怪,信访部门怎么还抓人呢?宪法和法律中规定允许有不同见解的人上访,我们上访是为了向政府讲清事实,这本来是件非常好的事情,政府应当感到高兴才是,可他们蛮横无理地不允许我说话,把我转送到驻京办,非法押回当地看守所关押2个月后,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非法教养一年。期间遭到残酷的迫害和虐待,用语言难表述这种邪恶。

2000年4月份由“马三家劳教所”传来一个邪悟的人写的信,我由于自己没有找出根本的执著顺其邪悟,让魔钻了空子,也跟着邪悟,还觉得是在理上,6月22日写下了耻辱的“保证书”,而后一直被魔控制着不能自拔。在这过程中思想始终矛盾重重。8月份被解教回家。

我回来后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使我慢慢地清醒过来,特别看到师父的《窒息邪恶》经文,师父讲:“马三家劳动教养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那里的管教人员绝大多数都是地狱的小鬼转世,所谓被转化的人,历史上就是这样被安排迫害法的。不论他过去被抓被打表现得如何好,都是为了他今天跳出来迫害法、迷惑学员做准备的。希望学员不要听信它们邪恶的谎言。这也是我有意叫它们暴露出来,叫大家认清他们,从弟子中清除这些隐藏的毒瘤。”我一下惊醒过来,自己简直处于绝望之中,那种无比的痛苦、悔恨、自责的心情无法形容。恨自己在关键时为什么把握不住,不但没有正好法,反而给大法抹黑。心里在痛恨自己。泪水止不住往下流。师父啊!像我这样的人您还度我吗?我还配做师父的弟子吗?师父说:“我要的是堂堂正正修炼的弟子、金刚不破的伟大的神。”(经文《排除干扰》)。那绝望痛苦在笼罩着我。就在这时,我看到明慧编辑部2001年1月1日发表的《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的文章,师父在文章后面签上那慈悲的金光闪闪两个大字“同意”。是师父在给我们这些没有做好的学员一次机会。也是给了我们生命的曙光。我不能错过这难得的机会,我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要多学法,多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铲除邪恶,抹去自己给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洗去自己的污点。

我决定再次进京正法,在天安门打横幅喊一声“法轮大法是正法”向世界人民证实大法好!哪怕就是死在那里我也无遗憾了。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终于来到天安门广场,实现了我压在心里当初的诺言。当我站在天安门广场上的那一刻,是我生命中最神圣的时候。我心静如水,地球是那么的渺小。仿佛回到我那久别的家园。慈悲伟大的师父在向我微笑。我展开横幅喊出了震撼宇宙之声:“法轮大法是正法!”这声音在宇宙中回荡。面对警察、警车、便衣特务我没有丝毫惧怕。他们抓我时,我平静的向他们洪法、讲真相。被他们带到北京办事处,我同20多名同修被关在一起。为了不让邪恶带走,我们不报姓名、地址。恶警将我们分到大兴县各派出所,对我们审问并遭毒打,冬天很冷,他们拿来凉水从头上往下浇。我们的内衣都湿透了,恶警还逼迫我们将鞋脱下来,站在外面雪地里,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不许动。有的大法弟子被扣在电线杆上10个小时进行冷冻,逼迫大法弟子报出姓名、住址。这种非人折磨是可想而知的。这些恶警真是惨无人道,完全没有了人性。他们对一位68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恶警让我跪下,说我站的太舒服了。我不跪,我想我只能给一个人跪下,那就是我的师父。今天就是打死我也不跪。恶警用脚踢了我腿一下就走了。恶警折磨我们3天后一看没有什么结果,就将我们送到大兴县看守所分别非法关押。

我一进去就开始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邪恶的管教就强行给我输什么液。管教从号里叫出来男刑事犯强行给我戴上脚镣、手铐,然后将我架出后绑在床上,打5~6瓶盐水和输液。又将我架回监号,邪恶的管教指使凶狠的刑事犯毒打我和其他大法弟子。我们被打得伤痕累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邪恶之徒们往死里折磨我们。有个恶警管教对我恶狠狠地说:“你不说出姓名、地址也好,哪天我把你整死了,火化掉谁也不知道。”我听了这话里有话,我们有许多同修失踪不知下落是不是他们采取这种办法给虐杀掉了呢?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是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的。我对恶警管教说:“你整死我,我师父知道。”他说:“你师父在美国。”我说:“我师父就在我身边。”他二话没说扭头就走了。我决心用生命证实大法。绝食抗议55天后,恶警将我无条件释放。我们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痛苦是世人都无法想象的。

以前出去正法家人对我看得很紧,我现在悟到是自己没有圆融好大法,是自己没有修好的那部分在阻碍着自己。没有真正修正自己,使得各方面都来干扰我。只要正信、正念、正悟就能排除干扰,闯过各种难关。从常人的业力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去掉人的各种观念,融入正法中来。更好地走好最后的每一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正法弟子,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铲除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