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毒打和勒索的部份事实(续)

【明慧网2001年11月25日】李群,女,20岁。2000年6月进京上访,被双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被勒索1500元,被双城市看守所敲诈伙食费500元。2001年元月第二次进京上访,安全返回,后被村干部知道,强行勒索2250元。2001年元月3日我在家被大队书记骗到城镇街道办公室(双城秋林公司5楼),无理关押在办公室。他们将办公室的门换成了铁门,晚上睡在水泥地上,私设监狱。我们40多名大法弟子被关在一起,我们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在绝食的第四天他们强行给我们灌食。他们来了十个恶人把我按在床上,双手被按得死死的,把头按在床上,一个恶人手拿螺丝刀把我嘴撬开,另一个捏住我的鼻子,两人往嘴里灌奶,这时憋得我喘不过气来,一名同修被灌后恶心了二、三天。一次因炼功被一个所谓的班长打了十来个巴掌,后绑到椅子20小时之久。在被关押的3个月期间,城镇、村上强行向家人勒索钱财,还威胁说:不给钱就拉粮食,还以切断电源相要挟(因我家有加工厂),家人被吓着了,无奈把钱给了它们。在街道办关押3个月后强行转押到洗脑班,被强行洗脑1个月,因绝食后被释放。

佟凤英,女,56岁。我曾三次去北京和平上访,证实大法。第三次去北京,在天安门证实大法(2000年12月),被天安门恶警抓住,后被送回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9天后被放回家。回家后单位不给我开工资,党委书记王志要扣我3000元,说是公安局610让扣的,我找610询问是否有此事,它们说不管。就这样,我坚决不交。并向单位讲清:向政府反映情况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根本没有错!春节将到,单位为防止我在去北京,就天天打电话,每天早晚两次,连上亲属家串门都得他们批准,甚至挂电话核实我是否在那儿!搞得我家里的亲人都没有过好年!更有甚者,他们搞“株连九族”,春节后不让我儿子上班,逼他做我的工作,让我写什么“保证书”。在我们据理力争下,才同意孩子上班。春节刚过,单位到我家4个人强行逼我拿行李到市经委办的洗脑班,我坚决没去!没办法就逼我天天到单位参加“洗脑班”。但我要求,每天中午、晚上我必须回家给孩子做饭,不然我坚决不去,单位同意了。可党委书记王志却坚持把我送到看守所,说什么“这样咱们就省心了,免得再给单位找麻烦!”我利用每天各科室轮流看管我的机会,向广大职员洪法,讲清真相,这样大部份同事认为我炼法轮功真的没有错,而且是做好人,更好的人,所以向领导反映情况。就这样,在大法的强大威力下,在我多次反复讲清真相下,才没被非法关押。“五一”后,我干脆不再听邪恶的安排,就再也没去单位,直到现在。我的体悟是:只要我们有强大的正信、正念,邪恶的旧势力就任何办法没有!

陈永兰,女,23岁。2000年12月12日,我和妹妹进京证实大法,在北京天安门被恶警抓住,后被送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17天,被双城市朝阳乡李跃利勒索400元。到家后的第9天被朝阳乡政府非法抓到朝阳乡敬老院强行参加洗脑班,我要求无罪释放绝食4天后被放回家。在家呆了2天又被带回敬老院非法关押62天。在此期间我绝食7天,被插管灌食2次。他们雇用社会流氓恶徒对我进行殴打,强迫我放弃修炼,我没屈服,被朝阳乡李跃利勒索5600元,并非法扣押我家的房照。

邰亮,男,30岁。2000年2月我与母亲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要求还大法清白!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被单位从天津火车站带回,强迫我写保证书不再上访,否则开除我公职。我坚信大法,被单位开除公职,开除党籍,至今已20多个月。在此期间我找过有关部门多次,他们根本拿不出任何证据和相关材料。他们说:“上面怎么说的我们就怎么做,上面说的就是政策,你不要对着干。”公司经理郭学群还说:“没有什么手续,我就是开除你。除非你爸来我就让你上班。”(注:我父亲以前是副市长)这就是以前电视媒体谎称的炼了法轮功就不管家、不上班的背后的真相,他们编造谣言欺骗世人。2000年12月我再次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恶警强行拽上警车,用胶皮警棍对我进行毒打,后被双城驻京办人认出,把我带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我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关押15天后将我放回。在这期间,我弟弟的单位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威胁他:“你不能说服你母亲和哥哥不炼法轮功,你就不要上班了。”我和母亲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他们没有达到目的就停发我弟弟1个月工资。这就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株连九族的又一真实写照!这也是人权恶棍江泽民鼓吹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

王淑华,女,38岁。2000年6月1日进京正法,在双城火车站被抓,送往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被朝阳乡政府赵秀霞勒索1000元,被双城看守所敲诈伙食费500元。2000年12月21日再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在长春火车站被抓,由于我不配合邪恶,被长春火车站站前派出所恶警毒打,由于别的同修报了住址和姓名我被一同送回,被诚乐村政府刘振东勒索300元。2001年2月19日第三次进京正法。在天安门被恶警拽上警车拉到偏僻地方扔下,这时已是深夜我高喊正法口诀。2001年春节期间我被朝阳乡政府抓到敬老院强行参加“转化班”,我不承认他们对我的迫害绝食10天,被强行插管灌食3次,被恶人刘喜臣强行面壁、辱骂、用手打我的后脑。非法关押22天,被朝阳乡政府李跃利勒索1000元,并强行扣押房照。

刘彦峰,男,32岁。99年7月22以后,乡政法委找我参加洗脑班,我不去。我修炼大法没错,没有理由给我们办什么班。他们说:“你不参加班就拿300元钱”,后被他们勒索200元。第二次又找我强行参加他们办的洗脑班,在非法关押期间,他们逼着我写决裂书,我没有同意他们的说法,他们就动手打人,使用一些残忍的手段,并威胁要将我劳教。被朝阳乡政府李跃利勒索2000元。

郑桂茹,女,39岁。2000年12月19日进京上访,在昌图火车站被抓后转入双城市驻京办,被双城看守所接回的路上遭辱骂,被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绝食4天,后被朝阳乡政府李跃利勒索1500元。2000年3月晚8时朝阳乡政府刘喜臣、曲德民等人闯入我家从被窝里拽着我的头发,4、5个人连踢带打把我抓上车,原因是我没写保证书,我被关入冷屋子里。我爱人在外打工得到消息后赶回向他们要人,请求交500元钱赎金,由于没有钱打了500元欠条才放人。

程少年,男,40岁。2001年3月13日在学校上课时被强行带到朝阳乡敬老院非法囚禁,原因是在某同修那发现有我抄写的师父经文,借此政法委书记李跃利唆使手下恶人曲德民和刘喜臣对我进行刑逼和虐待。14日晚,刘喜臣用塑料管子猛击我颈部,当时李跃利也在场,致使我刹那间休克。它们逼我供出是谁送给我的经文,在哪取的,并答应说出后就放人,因我不配合,他们就把我扣在暖气管子上2宿,扣在床上4宿。后朝阳乡政府李跃利无视法律向我家人提出索要1万元,未遂后,勒索3000元,不给开任何票据。2000年6月被朝阳乡政府李跃利勒索500元。

蒲春茹,女,56岁。2000年正月初六进京正法,被北京信访办抓到双城驻京办,被强行搜去170元,后被押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绝食4天后被双城看守所勒索850元后放回。2000年12月12日再次进京正法,在天安门被抓,我不报地址姓名被他们拳打脚踢、扇嘴巴子、抓头发往墙上撞,问不出什么就把我放了。2000年12月23日从家中以谈话为由被骗到城镇,非法关押在双城秋林公司。关押期间,城镇书记闫善力连续多次酒后无故体罚大法弟子站到半夜12点左右。一次酒后气势汹汹将大法弟子提到走廊,挨个问炼不炼了,说炼就打嘴巴子,问一句打一句。恶警们极其嚣张每天除打大法弟子外就打麻将,一直到深夜。非法关押4个月后逼我签字,我不签就又被骗到党校强行参加“洗脑班”,1个月内经绝食抗议无条件释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