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给我带来的一些变化


【明慧网2001年11月5日】我生于民国50年,担任过国中教师、在一家报社担任记者。我是个爱好运动的人,我身上留下了无数的运动伤害,手腕挫伤以致右手掌无法正常伸张、两脚膝盖风湿成了湿度计、坐骨神经痛……同时,记者日夜颠倒、吃喝过度的生活,也让我身体变得很差,眼睛长期看电脑和电视后产生飞蚊症,胃因不堪我拚酒及饮食过量而溃疡,工作压力则导致甲状腺机能亢进,这些病痛加上运动伤害,真是让我生不如死,感觉人生无望。

学炼了法轮大法后,真正了解气功的内涵及人生的真谛,不再担心自己的身体。心性的提升是如此真实,双腿也时有一股热流潺潺而过,以往的病痛不知不觉地好了,家人也不再为我担心了。

得法之后,我知道了人活着的目的是为了返本归真,返回自己的先天本性;生活中的磨难仅是业力的轮报,同时提高自己的心性。人活着的目标清楚之后,心中的不平、牢骚顿时少了许多,日子也变得轻松、自在起来,心中不再对工作中主管不利于自己的安排如此愤恨不平,遇事不再满腹牢骚,看到同事的成果也不再妒嫉了。

最能觉察到我心性上变化的是我朝夕相处的太太,在得法之前,由于汲汲营营于名利,家事很少去做,也不愿多待在家里陪陪家人,总觉得做这些事很婆婆妈妈,也浪费时间,不是大男人应该做的事,这些时间若拿来应酬、打高尔夫球,经营人际关系会更值得。得法之后,我知道这些心都是自私的,会造下很大的业力,更是修炼路上最大的障碍,于是我尽量排开不必要的应酬,尽量将时间腾出来做家事、陪小孩,观念改变之后,我看到妻子、孩子们的笑容变多了,也更喜欢接近我了。

1999年4.25事件之后,看到江泽民政权邪恶地诽谤大法,我哭了,一个能正人心、挽救世人的大法,竟遭此奇冤,太不公平了!想想以前的我,酒色财气样样精,学了大法之后,我戒酒、戒赌、不再出入不好的场所,朋友、同事都说我改邪归正了。我也深信,江泽民暴政残害忠良的倒行逆施,在不久的将来,都得如数偿还的。

我知道,自己生生世世造下了无数的业,在修炼路上所有的干扰与磨难都是需要面对、承受的,今天能得此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宇宙大法,我不仅要坚持下去,勇猛精进,更要坚信大法,成为一个真正的法轮大法弟子。

(2000年6月台湾北区法会发言缩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