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劳教所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11月6日】我是一名普通的中国公民,因去北京上访,想说句真话,还没有到北京,话没说上一句,就被邪恶之徒带回。于1999年10月19日被非法判劳教一年。2000年1月17日把我送到某教养院女二所二大队四分队。

刚去时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都被逼迫下到车间做服装,定时定量,不完成不让休息,每天工作15~16小时。如果什么东西没有了,包括一切工具都要我们自己买。九月四日我正在机台上做服装,恶人赵国荣队长叫我,我随她走到接近门口时,我看见同修齐振荣坐在机台前痛哭流涕,耳朵、脖子红肿,全是大泡。我就知道是被她们用电棍电的。我到了大队办公室的门口,她没有让我进去,过一会儿,她们才让我进去,恶人李指导、盛大队长、赵国荣队长她们手拿着电棍、手铐,把我的双手背到后边去用手铐铐上,把我按倒在地上,用电线把我的双脚、脚脖子绑上,鞋袜被她们脱掉,光着脚。恶人李指导穿着皮鞋一只脚踩我的右腿,另一只脚踢,我的腿衩被她踢破了皮,都踢青了。盛、赵二恶人每人拿一根电棍电我的脚心,不停地电,电的我来回翻滚,撕人心肺地惨叫,她们还是不住手。她们又叫来普教(四防)的一个人按着我的头,另一个人按着我的胸,又继续电,直到电得我精疲力尽,她们才把我送回寝室。我的手全都肿了,胳膊用手铐勒很深一道沟,大手指麻木几个月。就这样精神恍惚一天天过去,我才知道她们怕出生命危险,每天夜里派人在我的床下轮流看着。接着又连续电了几个法轮功学员,其中有郑红、陈丽艳、张丽娟、孙秀华。

当一年期限到时,恶人盛大队长又对我说因我不放弃修炼,中央有政策,不让回归社会,说给我加期2~3个月。于2000年10月18日被调到楼下三大队。刚去时恶人张军(指导员)、董斌大队长和邵队长轮流给我洗脑,她们不让我休息,每天轮流做到夜间十二点。她们看我对大法坚如磐石,不听她们的邪悟,便想出了邪恶的手段来迫害我,每天从早晨7时~中午11:30时、下午12时~5时,让我面壁站着,不让和任何人说话,晚上6:30时蹲到夜间12时,寝室的人轮流看着我蹲在一块瓷砖那么大的地方,不许动。当我的腿又痛又麻动一点时,看着我的人便对我连踢带骂,还说你不好好蹲着我去报告队长用电棍电你。我忍受着精神和肉体的痛苦,全身浮肿,头昏脑胀,精神恍惚,就这样长达40多天,一直蹲到12月29日。有一天恶人董斌大队长找我,又问我还进京上访吗?我说:我还在教养院,想去能去得了吗?她说再给我加期半年。几个月过去,我才知道第一次被加期了四个月,第二次被加期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加期的。恶人翟丽丽队长找我说问我几个问题让我如实回答。一,进京上访对不对?我回答:“对。”二,政府对你们的宽大政策你感没感觉到?我回答:“没有感觉到。感觉到了对我们的迫害,电、打、蹲、站、90度大弯腰。”三,为什么别人做你的工作你不听。我说:“以法为师,她们说的是邪悟。”,问过几个问题当时没有按手印,她们把材料整理后让我按手印。我和学员宋桂云刚想看,恶人邵队长恶狠狠地说:看什么看,赶紧按手印走,队长还能欺骗你们是咋的。我俩没有看上一眼在她的强迫下按了手印。后来听说是做加期手续用的,就这样两次被非法加期将近一年的时间。

7月1日前后,我们每天下稻田拔草,早6时~中午11:30时,下午1时~晚6时的时间,稻田地里的水有的地方水都超过了靴子,无论怎么小心还是往靴子里灌水。几天过去我的脚都泡坏了,红肿、流脓,脚指全是泡,不敢穿鞋。我在该教养院被非法关了两年差一个月。由于身体被她们迫害的吃不了饭,这些邪恶之徒便说我不愿干活、装的,经医院检查后,她们怕出现生命危险,于8月24日将我放回了家。当我回家时恶人张军指导员还逼迫我写“保证书”,我坚决不写。她们逼迫我的丈夫写,恶人张还说如果你再进来就让你蹲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