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邪悟与转化


【明慧网2001年11月7日】我原来真的不相信一些弟子会在转化班上真正地被转化,可我看到了。

转化班里隐藏着一批“高手”,就是以前的护法积极分子,今日的国家帮教人员。他(她)们了解大法内容、能现身说法、且往往能抓住学员的弱点,有时候真能一击而溃。

那么这些帮教人员的“高明”之处在哪呢?

说白了就是利用了一个“私”字,用的办法竟然也是让学员按照他们的逻辑向内找——你为什么会炼法轮大法?然后告诉你其实你学法、护法中所做的一切挖到深处都是为了圆满、为了“私”,所以才会“被人利用,让亲人痛苦而无动于衷;扰乱社会秩序、对抗政府而毅然决然”。“政府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一心只想圆满、只为自己”,进而得出结论:这叫修炼吗?不叫。只是一个骗局而已。于是被误导的人全盘接受“政府”洗脑。

更让糊涂人迷惑的是一些洗脑班物质条件非常之好:住星级宾馆、好吃好喝好招待、每天有人与你耐心、细致地恳谈。“实在不转化的”才劳教。在很多人看来XX党可谓“仁至义尽”了,我们很多善良的炼功者在别人对自己不好的时候能努力地去忍,“政府”一对自己这样反而不知所措了。觉得理亏了似的。觉得他们比自己还善。最后弄得都不知道谁更“善”了。白骨精化为美女形象就能生出善良心肠了吗?

你真的那么糊涂吗?人中有一种心态叫“见利忘义”,人都有渴求别人对自己好的愿望,刚开始时是防备着,当被人戳到痛处,当想圆满的最后一道堡垒被突破的时候,那真是泣不成声、紧紧拥抱、感激涕零了……

对自己“关怀备至”的国家工作人员、自己的亲人都不爱,一心想着“白日飞升”,多自私啊!哪圆满去啊!我还不如雷锋、焦玉禄呢!他们做好事的时候没有想到自己,那才是真正的无私啊!要圆满也应该他们去。可什么是修炼、什么是修炼者呢?话到这一步,早忘到脑后去了。

“正法传,万魔拦,度众生,观念转,败物灭,光明显。”(《新生》)

“你如果能看到最后,你就会在这本书中圆满。”当年看到一个弟子满怀憧憬地说这句话时,我就对他的自信有过一个疑问:“有表面上的意思这么容易吗?”

不要怪邪恶出招太阴毒,十恶毒世加上背后的邪恶因素,这本身就构成了我们应该过的一个个大关。现在这一关关来时就是针对根本执著来的。放得下就能成为真修者,放不下只能被淘汰。大法中不要混事的人。没过好、没过去只能怪自己修得不好,或者是你在护法中私心太重而被击败;或者我们根本上还没弄明白修炼是怎么一回事。

师父发经文让我们放下圆满之心,因为层次不够、悟性不高而没有完全领会,那么利用这种形式暴露你的私心,让你摔个大跟头而从中悟道,有什么不好呢!一蹶不振者你怎么成为觉者?

为什么有人会被击败呢?我个人认为:

首先,你真的相信师父讲的宇宙结构、宇宙规律吗?师父近年来的经文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在不断开阔我们的视野。给一个常人他根本就看不懂。他的心没有那样的容量。

我们的心中应该有“天地”了。而不应还是一味地从法中捞取好处、为我所用了。记得当年一个弟子提问说师父在国外讲宇宙结构时觉得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师父回答说:“你学不到那儿,你的境界达不到那一层,你会觉的它与你没有关系。”(《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可今天的我们不应还停留在如何做好人、如何不得病、如何从大法中得到好处了,我感觉你如果还停留在这个水平上,洗脑班你根本就过不去。我看到一些没太高文化的老年妇女被那些“帮教”说得晕头转向的时候,我真的非常痛苦。

其次,我们缺乏历史观。纵观历史,基督教法难三百年。当年两个罗马帝国的妇女碰在一起都会说:“听说那些基督徒每个安息日都要杀一个孩子喝他的血,就为了博得他们那个上帝的高兴。”佛教的庙盖了拆、拆了盖;想当年堂堂国家副主席都能铁证如山地被定成特务,一个无权无势的法轮功又能有什么例外呢?

最后就是对“私”字怎么看的问题。

不错,《转法轮》讲的是修炼,为的是圆满。有错吗?没错。圆满不是私。整天想着圆满才是私,才是强烈的执著,才是私心的最大暴露。

我觉得为护法做出自己贡献而“有幸”进入转化班的修炼者,绝大部分当初去护法时,再执著也有很大为法的成分呢!仅此一点,就远远超越了今天所有的常人。当然,你还在常人中修,还有常人心在,不可能完全无私无我,可是你想一想,通过学法炼功,尤其事事对照,你是不是在不断地进步呢?你的私心是不是在越来越小、越来越少呢?这不就是修炼的伟大之处吗?

举几个我的个人感受:

去年七月,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当有一次看到“你看到来了一个又高又大的大神仙。这个大神仙夸你两句,然后教你点什么东西,你也要了,那你的功就乱了套了。……你看见这个大神仙,真激动!欢喜心一起,你还不去跟他学吗?”(《转法轮》)。但是当时我根本就遏制不了我那“想要东西”的心情。我对《转法轮》很真诚,真是抱着一种很虔诚的心境在看,自己反映出什么心我都觉得是我自己的,然后去分析。刚开始我只知道有那个想法不对,可就是说不服自己。当不断地在日常生活中去同化真、善、忍,有一天忽然领悟到自己“想要”的心情,表面上看是人的不由自主,实际上不就是一种贪吗?把好东西都占为己有,越多越好。

你本来无所不有,就是因为私、因为贪才落到常人境地。

过了这一关,我的心较以前踏实了许多,平静了许多。

近两年一直在弘法,在自己独处时,学法时有什么新的领悟总会假想面对一帮常人用深入浅出的语言去告诉人家,帮人悟道。

当时也是控制不了自己。这是多大的“善举”呀!何况我从得法之初就强烈地想救人,让人得法。可那颗躁动的心总让我感到哪不对劲儿。

也是有一天突然间明白了那不就是隐藏在“大善”后面的强烈的显示心、名利之心吗?

真心地对别人好是一个生命应该具有的状态,今天的人不好相处,难得信任,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自我意识太强,层层剥层层有,有的埋藏得很深。自己在滚滚红尘中很难意识到,甚至还把它当成是人性的必然。

有很多天机是不修炼的常人永远都不能知道的。当超越了迫不及待地把天机像普罗米修斯盗火种一样地告诉常人、以博得众生敬仰的心境后,我发现我能用更理智、更绵长深远的慈悲去对待别人了。

大道至简至易。法轮大法处处落在实处。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哲学思辩。真心修炼,立竿见影,这是令每一位真正的修炼者信服的地方。“无私无我”在大法修炼中也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海市幻影。那些因为根本执著不去而被转化的人,只不过你在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的同时,还想通过一时的壮举而人间、天堂兼而得之。抱着这样的私心,最后你说受了谁的骗,其实不过是得到了自己真正的选择还不愿承担责任而已。

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在实践中看懂。

真的从本质上变好,自己一定有感觉。古来圣贤书都讲如何做人。可在今天这种色欲、物欲满天飞的时代,能让我从根本上回升的只有法轮大法。

当然这里还牵涉到一个“信”的问题。

因为在迷中,这个信在程度上或多或少有一个盲目的问题。我觉得在这巨难中能走到最后的是那些坚信《转法轮》这一整套理论的人。其他的虽然你有缘分进来可你未必能坚持到最后。

你在多大程度上去同化这个法,现在看来真是关键问题了。看书两百遍了,师父说的:多看书,圆满近。(《安心》)。可遇事儿呢?还是不能按照法的要求做或者说还是与法对你的要求相距很远。那么充其量你也只是在学理论,在绞尽脑汁让法为我所用,目的只有一个:在自己认可的范围内提高自己。所以很多实质的内容你根本就看不出来。不是你的智慧不够,而是你的私心障碍了你的大智慧。

“你的修炼提高层次才是第一位的”(《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这是师父说的。可你现在看到的假象是,为了自己圆满而抛家舍业的弟子有些折在劳教所或转化班上了,私心说:那就别出去!可是不出去你都没机会圆满!你可怎么办呢?

我们现在真到了应该从宏观上考虑这件事的时候了。有句话叫“事不关己,关己则乱。”修炼是庄严神圣的,是严肃的,在修炼这件事上为自己苦心努力一辈子你也很难有大丰收。很难看清一个事件的真相,何况宇宙中最大的事呢!

有人总说:“我的慈悲心怎么就修不出来呢?”我理解他说的是大慈悲心。一个是带着那么多私心和情你出不来,一个是你心里真的有别人吗?你真能很多时候都能替别人着想吗?你用了多大的力气、下了多大的工夫去改正已经发现的缺点,执著心呢?那是需要正念和恒心的。

在人间得宇宙大法,最大之幸也。得法后没勇猛精进,是不是最大的不幸呢?

只有勇敢地、坚韧地去放弃执著,才能不断地发现新的执著,才能腾出时间来真正地去关心别人,才能去掉情生出慈悲之心,才能真正地跟上正法进程,才能让转化者望你而生畏生敬。

大法对我们的要求很高啊!远远超越了个人修炼,无私无我不是什么玄而又玄,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不是什么一个绝对化的精神理念。

反过来说,那些帮教最后都会告诉你共产主义精神才是最高的。因为优秀党员没想圆满嘛!其实他偷换了一个概念。党员再遵守党章也不过是一个常人,他不修炼,所以是不可能达到圆满的境界的,不是想不想的问题,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根本与圆满无缘。

马列主义哲学体系是什么呢?虽然它显得朴实无华,就是正的吗?你觉得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为人民服务没有错,可是你按照那个学说去做,你让人民这辈子吃得好、住的好,物质极大丰富,少受罪、多享福,这就是最正的吗?一个常人可以这么想,你能吗?生生世世欠下的债谁还?不吃苦业力怎么转化?业力那么大怎么可能幸福?

那些邪悟者很多都以为自己还在“修”,但绝不再是大法了,在我看来无异于“狂禅”——否定一切修炼形式,为了无私而无私,乱七八糟瞎悟一通。

你能跟着他们一帮哄吗?

什么叫无私?你自己那些不好的七情六欲、各种执著全修没了,修成了一个纯洁善良、总能为别人着想、行为做事合乎宇宙法则的生命。圆满是通过修炼不断去除私欲而达到的结果。有形也罢、无形也罢,那只不过是层次的差别。

末法时期的人思想太复杂、私心太重、观念太多、还老想标新立异,独领风骚。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就要自己跟自己斗争好多年。

不是人一点不明白,是人的私心太多,把眼前的近利看得太重。

…………………………………………………………………………

很想写一个光明的结尾。但想想后决定,还是让我们用实际行动去展现一个大法修炼者的光辉境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