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嘴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野蛮迫害


【明慧网2001年11月7日】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那里迫害大法学员的方式是极其邪恶、残酷的。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其邪恶的内幕,认清邪恶的本质,现把一些知道的情况写出来,公布于世。

一.精神摧残

黑嘴子劳教所六大队非常邪恶,凡是被绑架进那里的大法弟子大多数都要先送进六大队强行洗脑。每个被送进那里的大法弟子,管教都命令那些叛徒用她们邪悟的语言轮番地围着讲,不听强行听,不写“决裂书”晚上不让睡觉,也不让其他人睡觉。白天不让坐着,面壁站着,站着读叛徒的“揭批”材料。大队长恶警李桐把师父经文背下来进行歪曲。劳教所里还多次组织看所谓的慰问演出,邪恶从情入手来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劳教所里还多次逼迫学员看诽谤大法、污蔑师父的录像。邪恶势力迫害无辜的大法弟子反而贼喊捉贼,反诬陷大法弟子不顾家人。

二.酷刑折磨

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不但在精神上进行摧残,还在肉体上进行残酷的迫害。每个被送进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进屋不多时马上就遭到围攻,管教一刻不停地逼迫其写所谓的认罪认错,写所谓的决裂。坚持时间长一些就被叫到管教室去承受耳光,电棍,拳打脚踢。往往不是一个管教打,而是几个恶徒一齐上,边打边骂:“你们真的善吗?你们做好人为什么做到这里来?”邪恶之徒面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还说她们不真不善不忍,不是好人。每当管教室传出狼嚎般的叫骂声和电棍的吱啦声,就是又有大法弟子挨打了。2001年春节过后,也就是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后,六大队有几个学员不写决裂书,被挨个提到管教室用刑,她们每个人回到寝室脚带着伤,脸红肿,脖子被电棍电得一道道红肿的印子带着水泡。有一个学员被踢得站立不起来;有个学员被打得半个脸青肿,一只眼睛充血,脖子上一道道红肿的被电棍电的印子。这个学员的家属来接见,由于她带着伤而不让她的家人见她。还有一个学员家在外地,她的家人和当地公安局来帮教她,由于她带着伤而不让见。六大队的恶警朱大队长和刘大队长是打大法弟子的凶手,在那里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经常受折磨,恶徒们还把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送到别的大队,小队,让那些所谓的“帮教能手”轮番围攻。今年3月份从楼下被带到楼上一个学员,她被邪恶折磨得面容憔悴,恶警们还骂她,说她家里扔下只有两岁多的孩子和生病的婆婆。是邪恶势力把她关到监狱里进行迫害,究竟谁恶谁邪?邪恶之徒还把坚强不屈的学员关到小号里。还用重体力劳动来折磨大法弟子,有的大队折页子,晚上干到十一、二点钟,早上三、四点就起来干活,白天一点儿休息时间也没有,吃的又不好,很多学员躺倒了。

三.人格污辱

恶警们把大法弟子不当人看,把单纯善良的大法弟子叫傻子。在走廊里大法弟子只要见到管教就得马上贴墙站住不能动,等管教进屋再动。学员去食堂打饭,从楼下往楼上抬,抬着很重的菜桶,饭盆,管教一上来就得贴墙站住等管教过去再走;在厕所里不管学员便没便完,走廊那头一喊管教要上厕所,厕所里的人马上就得全起来到走廊里贴站着,等管教上完后再接着上。

一位七十岁的老妈妈,她坐在家里警察把她抓到派出所,问她还学不学,炼不炼,她只说一句“学,炼”就被送到劳教所。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的高尚行为大肆诬蔑。而这些大法弟子恰恰是为了挽救更多的人才抛家舍业;她们去北京只是为了维护宇宙真理,向政府,向世人说一句心里话:“法轮大法是正法!”

以上仅是个人了解到的一点情况,希望受迫害的知道内情的人都能揭露邪恶,让善良的世人认清邪恶的本质,制止邪恶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