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正念闯关 柳暗花明又一村


【明慧网2001年11月7日】2000年11月10日我们一行十二名大法弟子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来到北京,晚10点分两组从昌平县出发徒步走向天安门。

我们这组最大的65岁,另一组最大的68岁。大法弟子有的发放真象材料,有的贴大法标语,有的用油漆喷大法标语,有的拿气球(准备在天安门拉横幅)。我们穿过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的庄稼地、河沟,从一个村到另一个村。大法标语一夜间在公路的电线杆上出现了无数。

深夜,当我们在一村口的电线杆上喷标语时,一辆警车停在了我们身边,当时我们心中没有怕,照喷不误,车便开走了。当我们在另一街口喷大法标语时,车又从村里出来从我们身边过去。我们看到车开进了远处的一个院子里,好象去叫人了,我们一组6人迅速离开此村到对面的麦田低洼处躲起来。刚蹲下,警车又返回来,好险啊!

另一组大法弟子被盯上了,但大部分弟子摆脱了跟踪,一68岁的老弟子走不快,手里还拿着气球,被警车追上,巡警问她:“你是干什么的?”大法弟子说:“赶路的。”巡警又问:“那你跑什么呢?”大法弟子回答:“我看有车追我,我以为是坏人才跑的。”巡警无奈地说:“那你走吧。”

另有一个大法弟子跑掉了鞋,光着脚一直走到天亮才买了一双鞋穿上。

天亮后我们在天安门会合,在华表的两侧升起了带有三条大法条幅的气球,无数双眼睛注视着突然出现的神奇场面。我们5位大法弟子带着殊胜的心拉开了7米长的横幅“法轮大法镇邪灭乱”,其它大法弟子每人打开了一个小横幅“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齐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恩师清白”。我们纯正的呼唤引来了很多生命的关注,“大家千万不要被电视电台谎言欺骗,法轮大法教人向善是救度众生的。”警察企图把我们打散抓走,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同时保护着大法横幅“法轮大法镇邪灭乱”,警察想从我们手中夺走横幅,我们拼命护着就是不松手。横幅把我们大法弟子连在一起,我们呼喊着,激动的泪水充满了双眼。我们和警察相执了20多分钟,几次被打散,我们又重组。有的大法弟子被警棍打倒拖走了,我被警察打晕拖走。在这期间我们看到生命在觉醒,有人说“看到法轮功真好”,“这么多人命都不要了在这护着”……。我们为了生命的这一念愿付出一切。

我们后来被非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铁笼子里,很多大法弟子只能站着蹲不下,大法弟子大声背《转法轮》,高呼“还我恩师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恶警拿警棍隔着铁笼子打大法弟子,人民警察应该爱人民,可人民警察却打人民,也有些有善念的警察默不作声。

天黑了我们大法弟子的呐喊声传得更远了。我们又被非法迁押到密云看守所。当晚有的大法弟子的脸被打得青黑变形了,一个长春大法弟子被打得两眼圈黑黑淤血,我被公安打了一耳光,他们看我也不怕很无奈。第二天早晨听他们公安自己说,当天晚9点一个打大法弟子的警察突然暴死。我们知道这是现世现报,有力地震慑了邪恶。

虽说天气寒冷冻得不能入睡,但我们仍坚持学法,坚定正念,我们大法弟子在一起交流,认识到师父讲的“一正压百邪”(《转法轮》(107页)。我们集体绝食,不允许迫害大法弟子,要求无条件释放。修炼者放下生死邪恶是最害怕的。大法弟子的正念纯正祥和,正念不足的弟子在交流后心性也上来了。

长春一位第一次出来证实大法的弟子为自己觉醒晚内疚,我说你不要这样,你用你的心去和警察讲真相,没有为自己的任何想法,他会听进去的。她真的去做,并做的非常好,她纯善的语言把一个警察给讲哭了。我为她修出了善心而高兴。

有大法弟子有怕心执著亲情,在正念场中也冲出来了。我对非法审问我的那位警察说,我们谈谈大法真象对你是很幸运的事,迫于压力他有些害怕了,他说他不想说,我说那就什么也别谈了。他问我哪儿的人,叫什么,我说我没罪不能接受不公的审问。我说你们应该去抓江泽民,是江泽民在祸乱法律,迫害好人,国家提倡法治不但治民,更要治官,我们指控江泽民犯法,我们做得最正,我们反倒被抓,这是什么道理。他没有胆量和我谈下去就说:这样吧,你写上你的号按个手印总行吧!我说不行,这号是这里强加给我的,和我没关系,手印更不能按。他无奈说:你走吧。另一个警察喝酒眼都红了光想发火,我不火他也火不上来。他一会儿让我坐,一会儿不让我坐,我跟他讲真相他也不想听,他说:“我不管你对不对,我们是工具,上边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我说,我们大法弟子是来救度生命的,我看你是生命,你却说你是工具。你为什么不珍惜你自己?你要不珍惜你自己我就不和你谈了。我能看得出他的心也在动,可是不情愿显出自己是错的,还在掩盖着。

我们大家经过二三次和警察的交锋都表现的很好。我们集体绝食互相鼓励,第五天我们被无条件释放。我们彼此不知姓名但我们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整体闯关,窒息邪恶,其乐无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