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湖北狮子山劳教所的见闻


【明慧网2001年11月9日】在湖北狮子山劳教所,凡是被送进的人员都要发一个胸牌,劳教犯人带的牌子是属于“普管”,而给大法弟子胸前带的牌子是“严管”。这不难看出江泽民犯罪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了。

近来又有大法弟子不断地被非法关进来,都是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了几个月才转到劳教所来的。大法弟子由于长期遭受非人的待遇身体都很虚弱。这个劳教所每个班有20个左右的劳教犯人,而每个班有一个牢头,而这个牢头都是管教干部的得力帮凶,所以任何事是牢头说了算。

每当有大法弟子分到班里来,就由牢头安排六个犯人包押一个大法弟子,而包押人员要选择凶狠的人才合格,否则就要换掉。当上了大法弟子的包押人员得很多“好处”,比如:不搞训练,有东西吃,做所谓的工作有“成绩”的可提前释放。因此为了能得点“好处”,这六个包押人员就想尽办法来整大法弟子,邪恶的管教们就可以不用出面了,就由每个班的牢头和六个包押人员来对付一个大法弟子。他们都是计划好的,首先一步是逼迫新被非法关押进来的大法弟子贴墙,两脚靠墙站拢,两眼平视前方,前方只准望墙,两手贴在身体两侧,不准动,不准看人,更不准讲话,上厕所要批准才准去,否则不准去。如果动了一点,这六个包押人员都围上来打,有的把头发抓起来往墙上撞,这六个包押人员都是争先恐后的干,都怕自己没有尽到“职责”而被换下来。他们对大法弟子的打骂、欺压、非常随便,这里就是坏人迫害好人的地方。经常听到打人的惨叫声。大法弟子不管是上厕所、睡觉、吃饭、贴墙都在包押人员监管之中,没有一分钟的自由。在走廊里走路大法弟子之间望了一眼,包押人员的一拳头就上了身。大法弟子如果不吃饭,他们就拿去吃了。夜晚睡觉是他们六个人换班睡,反正每天24小时不放松。

每当牢头来逼写“三书”,大法弟子如果拒绝,他们就想第二步来整大法弟子,贴墙时间增加:第一个星期是上午贴墙4小时,下午从1点到晚上10点止,共14个小时;第二个星期从凌晨4点叫起来罚站,一直到夜晚转1点,即使让你睡两三个小时,也不让入睡,刚睡着包押人员要来打醒你,每天贴墙19多个小时。这样还不算,另外这六个包押人员其中一个人拿来一张纸,撕成六小张,放一张在头部叫你用后脑去压住墙上的纸块,其余五张放在关节的活动部位靠墙夹紧,发现纸块动一点,这六个包押人员找借口围上来拳打脚踢,并说:“不怕你站不好,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贴墙,这是我们的职责。”这六个包押人员是换地方打大法弟子,旧伤未好添新伤。这些被安排的包押人员整天想办法折磨大法弟子,目的是要大法弟子放弃修炼。他们轮番围攻,昼夜不停威逼这些坚定的大法弟子放弃修炼。被逼贴了墙的大法弟子全身疼痛,手脚肿得不好拿东西,两腿肿的很粗穿不进鞋,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走不稳,但丝毫也动摇不了他们修炼大法的坚定信念。

有一天管教叫楼上各班的包押人员把大法弟子带到教室里来上课,黑板上有三个问题要大法弟子答出来,其中有“政府为什么要取缔法轮功?”管教说:“有人回答就举起手来。”在这样充满邪恶的气氛中,有很多大法弟子纷纷举起手来要回答。管教一看,只能让一个人站起回答,这个大法弟子连忙站起理直气壮大声回答说:“因为法轮大法太正、太正、太正了,所以邪恶的江泽民政府就要取缔法轮功。”这句话真能起到震邪的作用,全教室60多人顿时没有一点声音,管教也不知怎么说才好。

外面的学员发真象资料,劳教所所有的职能部门都看过。江泽民一伙流氓集团看到学员揭露真象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就针对这种情况,不但不引以为戒反而不断地变换手法、制定更残酷的办法来整大法弟子,封闭消息,不准学员讲话。他们口口声声说只留一口气,不让大法弟子死得太痛快了。在所谓的“团结、帮助、挽救”的幌子下,江泽民一伙刽子手真是杀人不见血。世上哪有这样的“团结”方式?

江泽民一伙制定一套高压和欺骗手段欺骗大法弟子,在劳教所里经常放一些诽谤、污蔑大法的电视,使一些不明真象的犯人,对大法弟子产生仇恨,从而加重对学员的迫害。劳教所成为犯人攻击好人的场所。尽管这样,学员们并不恨他们,只觉得这些人太可悲了。

此外,在劳教所内的“610办公室”的邪恶之徒,不但强行剥夺大法弟子一切合法权益还强行剥夺大法弟子家属探望的权利。在接见日逼迫大法弟子的家人要明确表态咒骂法轮功,对不骂大法不骂师父的家人,不管从多远赶来一律不准接见。这些邪恶之徒说:“你不服,你去告吧,你们愿上哪去告。”

在这里,有学员被逼得精神失常,有学员被折磨瘫痪了,有的被转走了生死不明。我所了解的这一点只不过是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很小部分,也是真真实实的事实。写出来请善良的人们思考谁善谁恶谁正谁邪。

天理昭彰,善恶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