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龙池桥派出所警察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1年10月29日】2000年8月15日下午2点之后,龙池桥派出所干警汤耀、尹X、陈园林副村长及肖XX等几人,把我从工作的地方诱骗到家里,无理地搜查。我质问他们:"拿出搜查证件。”他们不理睬我,因为他们根本拿不出证件。搜查了半天也没有达到目的,这时,我说:"我要去上班,我没有时间陪你们了,我的家人被你们闹怕了。"汤耀和副村长及肖XX说:"你上车,我们送你上班,带到上班那里去。"我说:"我有脚,自己会走,不上你们的车了。"他们几人硬是拦着,把我推上了他们的警车,把我和同村的一个同修一起无理地带到当地龙池桥派出所,时间大约是下午2-3点。

然后他们开车到我上班地方搜查了我的办公桌,他们从我桌里搜到了《转法轮》、手抄经文和真相资料往桌上一放,尹XX凶狠地说:"这是从哪里来的?"我说:"从宇宙中来的。"汤说:"‘国家’明文规定再不准炼法轮功。你为什么不听?"我说:"国家领导搞错了,你们有责任把这件事向上面反映,我们是和平请愿,而不是与国家作对,这是真实情况,你们应该向上反映。"他们说:"这不可能,国家领导人怎么有错呢?不管怎样,我们是听上面的,只听江XX的,你们不和我们合作,就是反江XX,再一个,XX党想做什么事一定办到,没有翻了天的。"

我说:"我是99年4月20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在短暂的一年修炼中,我身体有很大的变化,法轮功太好了,我们不仅炼功,还修心性,做任何事情都用'真、善、忍'去对照,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这怎么有错呢?难道做一个好人有错吗?你们要向上面反映,确实是搞错了。"

汤X说:"你为什么去散发传单,散发到哪里去了?"

我说:"国家赋予公民有上访权,言论自由权,你们剥夺了我们公民的权利,每天监督我们三天二天问我们在不在家,给家里人造成精神紧张,给我的小孩很大的伤害,剥夺我公民的基本权利。你们怕我上访。百般阻拦,我散发真相,目的是向老百姓讲清真相,救渡他们,再一个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他们几人凶狠地说:"传单哪里去了,什么地方来的?"

我平静地说:"我没有做什么坏事,更没有做损德的事,凭什么回答,他们都是善良的生命,我不能让他们受到牵连。"

这时肖说:"这关系到我的饭碗,你村干部的饭碗,明白吗?如果你不说,晚上叫行号的人给你上菜。"

他们吃完晚饭,用铐子铐住我的双手吊到审讯室的窗户上,脚刚好落地,我望了户墙上的石英钟,到了晚上八点十三分,这里屋里已经大约四五个人,一个肥胖的打手走了进来,大概有1.68左右,微黑,光着赤膊,走进审讯室,从桌上拿起风油精涂到我的双眼上,我的眼睛火灼灼的,眼泪一直往下淌。我难受极了,紧接着他又拿起墙上的警棍,凶狠地抽打我的下肢,打得我直跳,问我到底说不说。我心里呼道:天哪,这里是不是讲理的地方?我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不许我讲真话?为什么这样残忍地对待我呢?我是一个真正地合法公民啦,江泽民哪,你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败类,你好坏不分,善恶不明,把老百姓的生命当儿戏,手下的人都被你教唆成这样了。

我坚强的毅力使他们惧怕,胖子打手住了手,气急败坏地走了。外面有很喧哗的声音,大概是把复印资料的生意人也抓到关了起来,家人与他们吵了起来,他们都到外面去了。

片刻他们走进来,汤、尹二恶人轮着打我,我也不知道我被打成什么样子了,我还是不理他们,他们也打累了,对一个弱女子,他们竟有这么狠毒的心,太残忍,太残忍了!

这时,我已迷迷糊糊,我感觉这时大哥和我爱人进来又出去了,因为他看着我昏迷心里难受,又不敢说他们半句,接着我昏死过去了。等我醒来,我已在沙发上坐着,我哥说:"你说了吧!" 我心里直流泪,大哥被他们吓成这样了,我依然回答大哥说:"我没做错什么,说什么呢?"我爱人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叫我不要吃眼前亏,我对大哥说:"大哥,我没做错什么,我也没有丢你们的脸,如果你因我而受到牵连,那就不要承认我这个妹子。"我对爱人说:"你要把孩子看好,我今天可能没有命回去了,夫妻之缘可能到此结束了。"爱人含着眼泪而去,等家人走后,姓尹的不准我坐下,要我站着,问我到底说不说,我说这不简单吗?从宇宙中来。

姓尹的气急败坏,又拿警棍打我,我倒在地上小便失禁,他还不住手,我呻吟的声音越来越低,他又从地上把我拉起来要我站住,我勉强立直撑着身体,我还是不屈服。他们强行拉着我走到陵园管理辖区办公室,这时我再一次昏死过去。他们把我送到市中医院推了一管葡萄糖。

第二天暴徒们把我和几名功友无理地送到二所关押,在关押二十天里,没有任何人去问我的伤如何,身体情况如何,我肉体的伤残,没有任何人联系医务人员来治疗,家里人用了5000元,说了多好话才把我救回了家。

以上自述,都是我的亲身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