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城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毒打和勒索的事实(续)

【明慧网2001年12月1日】曲艳秋,女,39岁。99年8月中旬她进京上访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没去信访局前,在旅店住时就被警察盘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说是。后被送入双城驻京办事处,十几名修炼人被非法搜身,有的被搜走几千元、几百元,警察从她身上搜走500元,至今不还。家人去要不给,说是到北京接她们的路费。后被送进双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之久。不写保证不放人,送劳教。后家人找公安吃饭,并被当地公安刘春阳勒索500元,才没被劳教。2000年4月从监狱出来没几天,她和同修交流时一起被非法抓捕,其中有70多岁的老人。又被非法关押45天,被看守所以“饭费”为名勒索2000元。

赵海荣,女,32岁。99年7月后邪恶势力不准在家学法炼功。她于2000年正月初七进京和平上访被非法抓捕,送至双城驻京办被强行搜身,连鞋都搜,同修们被搜多则几百元,少则十几元。恶警们说:“钱少了,给得不痛快。”还将她们带上手铐、罚站。来京接她们的领导在京游玩、下饭店、上长城,而将她们铐在办事处床上。后送回双城被非法关押41天,绝食后又转至公社敬老院非法关押50多天,不交钱就不放人,被单城镇政府安庆久、村干部郑艳国等人勒索2000元后放回。

2000年12月20日她再次进京正法,到天安门和平请愿。被警察连踢带打拖上警车,送至崇山派出所,被搜身、不给吃饭、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恶警对她们轮番审问,第3天被送至角门看守所。在那她们要求无罪释放并开始绝食,管教们指使刑事犯给她们冲冷水澡,光脚站在水泥地上强行灌食,后又把她们送到唐山分到各县看守所,她被逼问姓名地址,进行捆绑、毒打中失去知觉,后一科长骗说:“你说出地址,我就叫你立刻走,我给你找旅店,说话算数。”结果她说出地址后却被她送进看守所。1月5日被转送至双城看守所,1月21日,被送万家看守所非法劳教(上车后才知道被劳教了)。在万家劳教所,正月初八她们要求学法炼功,证实大法。在饭堂被恶警连打带拽,后被问能不能不学法炼功,她说不能。就把她送进小号,每天只给两次玉米面粥,一次只能喝两口就没了,整天面壁,被绑时而发生。没几天身上长出许多小红点,然后痒,整夜不能入眠,后又长出许多脓疮,重到不能自理,整天在床上痛苦不堪。现在万家大多数人都长这些东西,她长达8、9个月才好。

张荣芝,女,53岁。2000年12月26日她同另外3名同修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到天安门一看都是便衣特务,有一个同修拉开了一条小横幅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她就跟着喊起来“法轮大法好”,被赶过来的便衣警察连踢带打把她们拽上警车,在车上她们继续喊:“法轮大法是正法!”并向警察洪法讲真相,恶警们不听还毒打她们,然后用绳子捆上、嘴用透明胶封上,后在审讯中问她们地址,她们不说只好把人放了。2001年1月3日派出所武装部部长罗艳彬、乡政法委书记刘国平在敬老院问她:“上次去北京是不是你串联的?”然后对她大打出手,揪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问她还炼不炼了,连问3遍她都说炼。后又对她毒打,把她的手反铐起来。打她的脸部,脸被打变形,嘴不断的流血,一女干部拦住才住手,后把她铐在暖气管子上。这次她被非法关押17天。被乡政府刘国平勒索4200元。

林勤洁,女,38岁。2000年3月8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乡政府带回强迫交罚金,不交就收回承包田,并扣押房照。吴泽林到北京时毒打她,并威胁说:“我让你倾家荡产,劳教你。”以这种手段向她家人勒索6000元,并派人对她进行监视。

谭成强,男,40岁。99年8月5日进京上访。被带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乡政府到她家逼迫卖地和房子,并要罚金3000元,没有得逞,被双城看守所敲诈伙食费120元。99年9月5日再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抓,派出所进京接人,他被派出所恶警强行搜走200元。押回后被送哈市一面坡非法劳教2年。期间受尽非人折磨,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的迫害,家属交500元方可接见。一面坡恶警名单如下:管教员:邵明明。三中队长:孙福平。他用大锁头砸大法弟子的前额声称开天目,把脑袋砸个大肉包。一中队长:张殿君。张殿君和邵明明监督扛石头筐,一筐扛不动,再加一个,扛两个走不动,就用人拽着跑。摔倒就是一顿毒打,最后肩部的皮都砸没了。中午休息时,由邵明明看着开飞机,脑袋插在床底下,手朝天,由几个犯人看着,一个犯人手里拿着针,手一放下来,就用针扎手心,有时晕倒,有时用脚踢倒在床底下。2001年5月被非法抄家,妻子郭景兰被带走非法关押一天后放回,隋广成欲索要800元未得逞,最后拿走150元,无任何手续。

孙秀春,女,31岁。2000年她进京上访证实大法,2000年三月初四她被非法关进双城看守所39天,敬老院非法囚禁9天,本大队非法关押2天。被双城看守所勒索食宿费340元。在看守所期间,村政府多次到她家骚扰,扣押房照,并向她的家人索要“进京接她们的路费”3000元,未得逞,后扣在农民欠款清单上。书记刘国平扣押了她姐姐的牛照,如她进京上访或炼功就把她姐家牛牵走。2000年“七一”前后她又被派出所强行办班。后由她父亲的工资保出,派出所扬言如果她进京就扣她父亲的工资。2000年腊月十五派出所问她:“法轮功是不是XX?”她说:“不是。”恶警就把她抓到敬老院非法囚禁11天,白天冷屋冻,晚上咬牙切齿的逼供,逼写保证书,后她姐夫用5000元做抵押才把她保出来。被乡政府刘国平勒索200元。

张立军,男。99年12月他依法进京上访,被乡领导接回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被双城市公安局张国富、刘春阳及乡政府刘国平等人勒索3000元。被非法关押期间被逼着写书面材料,让他说假话。他说:“法轮功教人向善,都不做坏事,对社会各方面都好,难道还怕好人多吗?”不法之徒说:“江泽民说不好就不好,就不让炼。”

2000年12月29日村干部无故将他送至乡政府非法关押1个月。关押期间,乡政府找来地痞(刘某、牛某等人)把他关在敬老院养猪场,放死人骨灰的地方或雪地里打、骂、冻进行迫害,对女弟子的迫害更严重。他们说:“不要这样,过份了吧!”不法之徒却说是上边的意思。被金城乡政府刘国平、罗燕冰等人勒索3000元(如要收据则加倍罚)。每次都是交罚款、亲人担保、家产抵押等才放人。

吴晓平,女,33岁。2000年10月26日她和另两位同修进京上访。10月27日被北京市丰台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抓捕,一中等个的胖警察做笔录,她对警察说:“我来北京是自愿的,不是你们说的受人指使,我是来向国家政府反映真实情况:法轮大法好。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我没犯法请马上放了我。”警察又问她住址姓名,她说:“我是大法弟子。”胖警察此时露出凶狠面目,对她拳打脚踢,鼻子流出了血,头部被打出大包,踢在她的胳膊、腿上,右腿外侧膝盖以上全是青紫色。恶警累的呼呼直喘着粗气,摸了摸踢瘪的皮鞋头嘴里不断的骂着脏话。后来她被送至双城驻京办,家里接到通知后,公安局的人欣然接受同往,因为家人来回自己买机票和火车票,从中他们有利可图。10月30日被带至双城市610法轮功专案组强迫签字。当天下午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说是拘留15天。这是不法之徒惯用的手段,其实是向家属要钱,如不交钱将无限期关押。被关押期间遭受非人虐待。每日两餐又黑又酸的窝窝头,带着泥底子的白菜汤,二十多个人用的便桶是50公斤重的塑料桶放在屋里,上厕所时只能半蹲半站着。女儿整天哭着喊着要妈妈。直到11月14日被610办公室张国富、金某等人勒索2000元“保证金”和伙食费后放回。

付伟华,女,33岁。2000年11月1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抓到北京前门派出所,后转至双城驻京办,在那双城镇领导叶福来、村警察周闽江通知她家拿1600元。还威胁说“如你家不拿,还给你送北京前门派出所。”就这样家人连夜东挪西凑才凑够了1600元。11月2日,她被送回双城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7天。释放当天11月20日,她丈夫不知何时释放就到双城市610询问,被负责人张士跃、金所长(女)以“保释金”为幌子骗去500元。到看守所后才恍然大悟,妻子已被释放20多分钟了。

2000年1月8日上午11点,镇领导、村干部和城郊派出所一共二十多人,带两辆马车气势汹汹来到她家说要交上京费用,她说:“我们已交了1600元了,还要什么钱?”不法之徒说:“你交的钱不够,今天交不交也必须马上凑齐,否则,就按镇里的决议家里有什么拉什么。她说:“我犯什么法,公民有上访权利,我没有钱。”就在争辩时,不法之徒已经把她经营的水果强行往车上装。邻居见此情景非常气愤,把她丈夫找回来,又借1102元才算了事。大冬天上哪挣钱呢,本来就贫困的日子更艰难了。大年初四镇里、街道书记和4名警察又来到她家,问询是否炼法轮功。她说是。他们显出很关心的样子说:“如果你现在骂你老师几句,我就不带你去见我们领导。”她没有顺从。就这样她和她的丈夫被骗到镇领导那里。后丈夫被撵回,她则被非法关进洗脑班40多天。3月10日被双城镇政府叶福来、刘玉华勒索700元。期间吃不饱,上厕所不随便,不法之徒不高兴了就体罚她们。她丈夫由于几番迫害,多次高烧卧床不起,孩子也想妈妈,往日幸福家庭不见了。

岳宝学,男,35岁。他自从炼法轮功,多种疾病痊愈,家庭和睦。99年7月22后红旗派出所以宁云生为首的恶警到他家翻大法资料。他只因说了一句不许把大法资料带走,就把他强行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他妻子(修炼人)事后找派出所问:“为什么把人带走?”歹徒们说:“妨碍公务。”不肯放人。1个月后被双城市看守所勒索饭费200元后放回。

99年底他又被无故强行带走,他妻子去找610办公室张国富、张士跃问情况,他们说:“听说岳宝学要去北京上访,就把他关起来了。”多次去找也不放人。这一关就是半年,后被转至城镇办的“洗脑班”,其实就是“第二监狱”。镇长刘玉华说:“在这班办得先交300元钱”,妻子说没钱。就天天送饭。后他绝食7、8天后才被放回。被看守所勒索伙食费400元。

从那以后,大队负责人和红旗街派出所经常到家骚扰,有时半夜熟睡时,用电筒往屋里晃,敲门,不得安宁。几个月后说是又要抓岳宝学去看守所,他毅然踏上进京上访的路,向政府说句公道话,为大法洗清罪名,还李老师清白!只因上京说句公道话就被非法判2年劳教!据知情者说,他在监狱受尽折磨,被610派的打手打昏过去多次,用尽各种刑具。后被送往长林子劳教所。在那里也受尽了苦。现在他在劳教所里面被邪恶迫害的身体长满了疥,说是保外就医,现在也杳无音信了。妻子去看过多次,劳教所往里送吃的都不让,说是改了就随便送。那里特别邪恶,家属去看都得让签字,弄的家属都造业,令人担忧。

2001年春节前的第八天,镇长岭十几个邪恶之徒,雇几辆车,由大队负责人把他妻子从市场找回来说是交上京费用。他们说;“快把家门打开,再不打开就撬开。”妻子说:“你们赶上强盗了!”其中一个恶人骂骂咧咧的。他们乱翻一气见没什么拿的(他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把别人寄存的双人床搬到车上,还要拧井头,搬大缸。妻子坚决不让,他们说妨碍公务,要将她带走,她没跟他们去,强盗们就走了。

没几天,妻子被强行从菜市场抓走,说是办“洗脑班”,到那后问她炼不炼了,不炼了骂几句师父就可以走。她说:“不骂人”,就这样被非法关押起来。后家人拿1000元钱才答应放回。在这种高压迫害下,又有放不下的执著,她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情,现在她非常痛悔,并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所说所写的全部作废!重新跟上正法进程。并郑重告知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李洪志老师是清白的!

梦醒,女,51岁。2000年4月3日她进京上访证实法轮大法,在两办门前十几个便衣逼迫骂大法,不骂就是法轮功学员,就被抓。结果她被送至双城驻京办。被驻京办恶警姜延辉、王胜利强行搜走29.5元,被铐三天三夜,后被单位接回非法拘留40多天,被双城工委唐志忠、郭仁民勒索1000元。

2000年8月7日正在家午睡,突然公安局刑侦三中队赵晓良、李东亚、李文奇、东风派出所慕业新闯进她家进行非法搜查,并将她骗到公安局。赵晓良、李东亚满嘴污言秽语,狂喊乱叫也没问出什么。第二天,把她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4个多月。

2000年12月22日她再次进京上访在哈市火车上,因不骂大法,被认定是法轮功学员,被强行赶下车后被非法关押。后转至哈市收容遣送站等地。2001年1月21日在无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送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