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袁江被迫害致死一案给甘肃省公安厅打电话


【明慧网2001年12月1日】11月30日凌晨6点多(大陆时间晚上8点多),给甘肃省公安厅打电话如下:

A(弟子):“您是公安厅吗?”
B(公安厅):“是啊,有什么事啊?”
A:“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报导了袁江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您能给我讲一讲是怎么回事吗?”
B:“不行”
A:“为什么不行?”
B:“没为什么,就是不行。”

没等我开口,电话挂断了。

以前打电话对方总要恶狠狠地问:“你是谁?”“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等等。由于忙别的事,我有一段时间没打电话了。今天重新拿起电话才发现,邪恶之徒已是心慌意乱地发抖,无招架之力了。也许是我心性提高了一点的结果。以前打电话,我的心中是对邪恶的愤怒,但不纯,夹着对恶人的恨。而现在,指导我打电话的心是“在悬崖边上拦截每一个生命”,是师父教给我们的纯善。这才发现,邪恶最怕的是善。他们有明白的一面,明白他们犯下的罪。

但愿他们能悬崖勒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善待法轮功,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接着我又拨通了兰州市电信局的电话。当我请问对方的名字时,他不愿意告诉我,只是问:“有什么事啊?”我还没来得及介绍自己,对方一听到“袁江”的名字,立刻打断我的话说:“我不知道,我才来这儿上班两个月。”并重复说了好几遍:“我才来这儿上班两个月。”我又问:“你们那里有谁知道吗?”回答是:“我们这里谁也不知道。”电话又挂断了。连我是谁都不问就说“不知道”,说明他是知道的。

“不知道”是假的,“知道”是真的,因为真不知道的人会听我把话讲完,不会对“袁江”二字如此敏感。“袁江”二字的背后有大法弟子的威德,也隐藏着一段大法弟子被灭绝人寰地迫害的血泪史。邪恶是最怕被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的。

其中有一个电话号码可能被我拨错了,是住家的。当我说到“法轮功”三个字时,传来的是一个小男孩惊讶的大叫声:“法轮功?!”电话立刻给了他父亲(也可能是别人)。一个中年男子紧张地说“不知道,我们不知道这个事。”不管我说什么,对方的回答都是胆胆突突的“不知道”。我惋惜没来得及告诉小男孩“法轮大法好”。由这次通话可见很多大陆民众在江泽民流氓集团的高压统治下,仍然对法轮功已是谈虎色变。为此,更说明我们应该抓紧时间,加大力度向广大中国人民说明真相。

我发正念清除邪恶的控制。也希望更多有条件的同修在不影响其他大法工作的前提下,用更大的智慧接着打电话,为袁江,为遭酷刑折磨的大法弟子,也为正走在悬崖边上的每一个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